資方籲政府包底搞掂最低工資

調升低收入補貼至6240元 孭起2800人僅年花4000萬

136

  【本報訊】政府正就全面最低工資法案公開諮詢,勞資雙方對推行全面最低工資制度存在嚴重分歧,當中尤以資方反彈最大。資方代表憂慮全面推行最低工資恐引發骨牌效應,令企業成本上升,通脹壓力加大,削弱員工提升能力的意願,整體將影響澳門競爭力。認為若解決2800僱員低收入「咁細」問題毋需為全面最低工資立法,倡議政府「包底」把最低收入補貼上限5000元調升6240元,便可以令這2800人享有時薪30元的最低工資保障,政府每年也只需4000萬元公帑,非常值得。

  澳廣視電視台時事節目《澳門論壇》昨邀請勞工局代局長吳惠嫻、社協資方代表王世民、社協勞方代表李振宇、政府經濟研究協會理事長唐繼宗等出席,共同探討推行全面最低工資問題。

  全面最低工資催升通脹削澳競爭力

  王世民稱,認同要保障最低收入人士,但諮詢文本中提到,至2016年底,時薪低於30元的本地僱員人數只有2800人,要幫這些人達到最低工資水平不一定要全面最低工資立法「咁大動作」去解決「咁細的問題」。現時政府的最低收入補貼一直都行之有效,員工每季度收入違不到1.5萬元者,便可向政府申請補貼至平均每月5000元水平。

  他建議政府將最低收入補貼的上限提升至6240元,便可以完全覆蓋上述2800人,透過簡單行政便可以解決到問題。按2800人調升補貼至6240元計,政府每年公帑支出約是4000萬元,就可以解決社會爭議較大及為企業帶來較大經濟壓力問題,很值得。

  他又表示,他們根據大廈物業管理員和清潔實施最低工資的經驗,物業管理員薪酬調升和每家每戶有直接關係,物業管理費因此平均調升了20%,若全面實行最低工資,影響面更大,即使僱員時薪調升至30元,也不能解決低收入而引致的生活困難問題,因為會令企業成本上升,通脹壓力加大。

  他認為員工績效表現才應該與薪酬掛鈎,最低工資會削弱員工提升能力的意願,整體將影響澳門競爭力。他稱應該以現行工作收入補貼政策,協助低收入人士。

  他謂:「當澳門不斷有工資的硬性推升的話,自然會產生通脹,而羊毛一定出自羊身上,變咗企業負擔唔到,自然要轉嫁畀消費者,變咗澳門物價會不斷上升,但競爭力就提升唔到。」

  唐繼宗認為從不同工種調整較合理

  李振宇則對資方的言論不予認同。他舉例香港實行最低工資後,沒帶來通脹和競爭力受損,現時應參考例如通脹和維生指數等更多數據,討論最低工資的適當水平。他又強調,現在討論的重點是如何就全面最低工資立好這個法,而不是討論應否就全面最低工資立法;因為《基本法》及就業權益綱要法、國際公約都規定澳門需要以立法形式推行最低工資。

  會上,也有不少發言市民支持政府推行全面最低工資,認為可以為低收入人士提供基本保障。有支持全面最低工資的市民反映,全職員工有心有能力做,但面對物價不斷上漲,若沒有一個最低收入水平,會令他們生活困難。也有市民批評政府官僚思維考慮問題,現時「一行業兩工種」的最低時薪是30元,形容「計埋一個月都唔夠交租」,又認為推行全面最低工資後,未必會出現骨牌效應,當市民對人資有需求自然會調升薪酬。

  唐繼宗表示,從政策、政治上,澳門有需要就全面最低工資立法,目前低收入人士以非技術及低學歷人士為主,貢獻能力決定工資水平,故他認為要從不同工種調整會較為合理,同時建議政府可以從職業培訓着手,透過提升他們的技術和學歷水平,幫助他們脫貧。

  也有反對推行全面最低工資的市民稱,如果社會樣樣都要立法,只會令人「綁手綁腳」,失去競爭能力,政府在研究全面最低工資時只考慮勞資雙方,忽略了民居及退休人士的權益,因為當全面最低工資立法後,物價必會提升,影響居民生活。

  吳惠嫻表示,是次諮詢期至12月27日止,諮詢期已過半,目前勞工局共收到38份書面意見,她再次呼籲市民在諮詢期間踴躍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