議員促修法勿一刀切殺衛星賭場

財爺重申回歸法律本位 細則問題待委員會討論

377

  【本報訊】廣受社會關注的修改《娛樂場幸運博彩經營法律制度》法案昨獲立法會一般性通過。多名議員發言集中關注法案建議衛星賭場須設於承批公司的不動產內,將影響衛星賭場員工就業及周邊社區經濟,籲政府勿一刀切。列席會議的經濟財政司司長李偉農重申並非扼殺或取締衛星賭場,而是回歸法律本位,又指細則問題留待委員會再行討論。表決中只有議員林宇滔投反對票,他狠批政府沒有在一般性討論時公開清楚交代社會關注的問題,細則性會議不向公眾開放, 故此投反對票。

  李偉農引介法案時表示,《博彩法》由生效至今實施約20年,博彩業的經營模式亦不可同日而語。無論法律的實踐,抑或對博彩業的監管都存在不足及滯後,為此有必要作出適時檢討及修訂。特區政府經公開諮詢,充分考慮及分析所收集的意見後,擬定是次修改《博彩法》法案。

  法案的主要內容包括:經營娛樂場幸運博彩須在維護國家及澳門特區安全的前提下進行,促進特區經濟適度多元及可持續發展,以及配合特區打擊跨境非法資金流動及預防反清洗黑錢的政策及機制等;訂明經營娛樂場幸運博彩的批給數量最多為6個,明文禁止轉批給;規定經營娛樂場幸運博彩的批給期限不得多於10年,在例外情況下,可延長最多3年,總期限不超過13年;新增規定以行政長官批示訂定經營博彩桌及博彩機的總量上限,以及每張博彩桌及每部博彩機於每年的毛收入下限,讓承批公司善用獲批准的博彩桌及博彩機;規定博彩中介僅可為1間承批公司提供服務,並規定僅可收取佣金。

  法案同時建議加強對承批公司、參與博彩業活動人士及公司的資格審查和監管機制,包括:將承批公司的資本金額由現時的2億澳門元,調升至50億澳門元,以確保其具備足夠的財力;並規定承批公司在作出重大財務決定前,須通知特區政府;限制承批公司或其屬控權股東公司的上市流通股比例不能超過公司股份的30%,使承批公司的業務與澳門建立更穩定的聯繫等;訂定行政違法行為的處罰制度,違法者除可被科處10萬至500萬澳門元的罰款外,視乎情況還可被科附加處罰,包括關閉全部或部分博彩區為期1個月至1年,以及公開處罰決定。

  訂定承批公司須承擔的社會責任;引入基於危害國家及特區安全,以及承批公司不具備適當資格等原因,可撤銷娛樂場幸運博彩的經營批給;規定娛樂場必須設在屬於承批公司的不動產內,為此對現狀設定3年的過渡期,使再取得幸運博彩經營權的現有承批公司可於合理期間內,處理相關娛樂場的問題。

  一般性討論期間,議員關注的焦點集中於法案要求所有娛樂場須設於其物業內,承批公司需於3年時間內處理衛星賭場的問題。議員梁孫旭、李靜儀均關注衛星賭場員工就業的問題,憂慮衛星賭場於新法實施3年後不能再經營,衛星賭場的員工將會失業。

  冀採用舊人舊制新人新制處理

  議員梁安琪、施家倫、李良汪則關注倘關閉衛星賭場,將影響周邊商舖經營。施家倫更指,衛星賭場僱員加上周邊商圈加起來牽涉幾萬人的就業問題,他強調一刀切處理衛星賭場對中小企是致命的,屆時牽一髮動全身,質疑法案沒有考慮中小企微企生存空間,希望細則性討論法案時有更好安排。他又指,政府處理衛星賭場時,可收回的應是免批租土地的物業,但不少衛星賭場不屬免批租土地,問及政府如何收回?他又希望政府用舊人舊制,新人新制方式處理。

  李偉農回應時重申,新增條款並非扼殺或取締衛星賭場,而是回歸法律本位,因衛星賭場屬於政府財產,在承批期屆滿時須歸還政府,設3年時間是留有時間讓承批公司和業權人作出調整。他又指除衛星賭場的物業外,其內部的員工,包括監場、莊荷或相關工作人員,都屬於承批公司,承批公司須保障員工就業,他又指細則問題留待委員會再行討論。

  對於梁孫旭關注會否延長現有賭牌年期,以至賭牌重新競投時間?李偉農承認有延期安排,但具體問題稍後再公布。

  限制上市股份比例保股東穩定

  另外,梁安琪問及為何要將承批公司的資本金額調升至50億澳門元,又希望政府清晰承批公司上市的流通股比例不能超過公司股份的30%。李偉農回應指,增加資本金額、提升將常務董事擁有承批公司的公司資本比例,是要承批公司能保持一定財力,因為2002年賭收僅160多億元,僱員1萬人,2019年賭收達2900多億元,僱員8萬人,有關的增加是要與產業規模發展相適應;至於上市流動股份比例上限三成的問題,並非阻止有關公司合法融資,而是要確保七成股東的穩定性。

  其後,議員林宇滔明顯不滿意政府有關衛星賭場的答覆,促請政府交代有多少間衛星賭場,更強調不同意在小組會才討論相關問題。李偉農重申衛星賭場的問題已作出回應,待小組會時再討論。

  法案表決時,30位議員投贊成票,僅林宇滔投反對票,法案獲一般性通過,將交小組會細則性審議。

  林宇滔在表決聲明中解釋投反對票的原因,他狠批政府不在一般性討論期間,向公眾公開清楚交代諸如衛星賭場等社會關注的問題,而因細則性會議不向公眾開放, 他對此表示失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