諮詢組織開放渠道汲納社會聲音

葛萬金倡設選舉自薦名額 廣集民意為政策提供參考

269

  【本報訊】現時本澳有44個諮詢組織,但一直以來在反映和汲納民意方面成效不理想,引致很多政策出台後衍生社會爭拗和矛盾。社會綜合研究學會會長葛萬金認為,現時諮詢架構組成上存在缺陷,以致諮詢機構發揮不到應有作用,他促請政府對諮詢組織作出改革,組成不應只有傳統社團代表,應開放更多途徑,包括設一定名額,讓有意參政議政的人士,可透過選舉、自薦制度,汲納更多社會聲音進入各諮詢組織。

  曾擔任公務員薪酬評議會、高等教育委員會成員的葛萬金表示,以他曾參與過的兩個諮詢委員會為例,都較為專業專項,公務員薪酬評議會每年6月至8月召開會議,就公務員明年是否加薪展開討論,組成方面包括工聯、3個公務員團體、中華總商會和政府代表,其他時間都不會開會;高等教育委員會則每3個月召開會議,並分專項小組就高等教育問題向政府提出意見。回歸以來政府諮詢確有改善,亦發揮一定功能,惟仍存在不少缺陷,以致令現時的各諮詢委員會工作成效不大。

  多急就章討論 難以收集民意

  他續說,現時成效較顯著的,只有行政法務司轄下市政署的3個社區諮詢委員會,因為相關委員會的召集人都是市政署副主席或主席,市政民生事務較容易直接由市政署接手解決。其他諮詢組織,經常出現委員不清楚政府取向,只在開會前幾天方收到政府文件,時間上根本不容許委員收集民意和展開討論,且在委員會構成方面亦不全面,傳統社團往往是諮詢組織的當然代表,社會上不同聲音,基本上難以進入這些諮詢組織。更甚者,社團代表並非相關範疇人士,對行業認識又不深,難以發表專業意見,為政府政策提供參考,從而改善施政。

  葛萬金指出:諮詢委員會的成立,目的是希望把公共政策民主化,令到社會更多不同人士、團體、專業人士,在相應範疇問題上發表意見,從而協助特區政府推動新政策實施。但公眾往往感到,政府對諮詢意見不重視,諮詢組織意見沒有約束力等,每每令到諮詢委員會會議變成「走過場」,政府推出的新政策更經常引發社會爭議和質疑,包括火葬場和臨時危險品倉庫的選址、的士車載機、道路交通法中有關違規處罰等,最終大部分措施均在市民強烈反對下被推翻。

  擴委員會權限 充分反映民意

  他又提到,近年有不少諮詢委員會成員,會透過傳媒表達對會議的意見,他形容相關情況並不正常,反映委員可能在諮詢委員會上反映意見渠道不順暢,或意見得不到重視,以致相關委員只能透過傳媒,引起社會關注。上屆政府在民政總署(現時的市政署)諮詢委員會中推行自薦制度,選拔部分市諮委,但相關制度被批評不透明,當局更沒有公布如何選拔專業人員加入市諮會,更令人遺憾的是,今屆政府直接委任上屆市諮委成員,沒有再透過自薦制度推選新委員。他希望政府在諮詢架構方面踏出一步,除汲納青年、傳媒、社團代表和學者加入諮詢機構議政參政,更應開放渠道,讓其他市民、專業人士有機會參與政府諮詢組織,從而令社會上不同階層人士的意見,都可以直接在諮詢組織上得到反映。

  諮詢委員會只是諮詢組織,其意見沒有約束力,以今次南灣湖CD區兩幅法院、檢察院用地建築物被社會指為遮擋主教山景觀視廊為例,政府已有既定立場,城規會會議變成「橡皮圖章」,如何扭轉相關情況?葛萬金認為,應加大諮詢委員會的權限,包括在開會前有權預先取得會議議程,以便委員會有充分時間展開會議準備和搜集開會資料、收集民意等;他又建議在諮詢組織內設立表決權機制,當一些問題,反對票佔大多數,或者民意反對意見佔多數時,便可以推翻政府的決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