調升最低工資難同步加管理費

3個月開業主會加費有難度 勞方籲盡速推全面最低工資

523

  【本報訊】立法會小組會完成討論修改物管清潔及保安僱員最低工資法案,建議最低工資時薪由30元調升至32元,並建議於9月1日生效。勞資雙方對此意見不一,勞方認為檢討過程過慢,促請盡快推行全面最低工資;資方則坦言清潔及保安僱員工資增加,將導致管理費調升,但要調升管理費需召開業主大會通過,憂慮不足3個月時間內通過加費有難度。

  澳廣視電視台時事節目《澳門論壇》昨邀請物業管理專業人員協會會長周嘉進、中小企業聯合總商會副會長李國輝、政治經濟研究協會理事長唐繼宗、工聯權益委員會副主任甄民捷、街總離島大廈管理資源中心助理主任趙俊源等出席,探討調整大廈清潔及保安最低工資會否增加管理糾紛問題。

  期間,有市民發言時批評,發展經濟目的是為改善民生,但許多基層市民薪酬普遍較低,工資不足以應對通脹,認同要適時調升最低工資,並應在法律中設恆常、科學的調整制度。也有市民建議從社會福利著手,解決通脹引起的生活問題,也不用因調升大廈清潔和保安人員薪金而將經營成本轉嫁消費者身上。他又以公務員加薪為例,指加薪後不見得政府行政效率有提升,加了薪不代表服務會更加好。有市民反映,香港最低工資時薪是37.5元,澳門時薪只是32元,會否太低?建議參考香港最低工資政策。

  籲加快勞動立法分享發展成果

  甄民捷批評說,一行業兩工種最低工資自2016年起生效,政府用了3年檢討需否調整,希望盡快推行全面最低工資。政府在推動勞動範疇法律立法的工作並不積極,去年立法計劃包括解決勞工法中有關疊假、新增男士有薪侍產假、調整產假等,但現時是「舊年的今年仲未見到下文」,他促請政府加快勞動範疇立法,令澳門居民可以分享經濟發展成果。

  周嘉進支持調整最低工資金額,因為人資薪金稍具競爭力,管理公司亦較易請人。他坦言清潔及保安僱員的工資增加,將導致管理費調升。若要調升管理費需要召開業主大會通過,但按現行法律程序,涉及要通知業主開會、召開業主大會、審議及表決不同報價等,擔憂要在不足3個月時間內通過加費有難度。他希望政府加強宣傳,讓業主未雨綢繆了解調升最低工資可能要調升管理費。

  另外,勞工界反映,按現行法律,月薪僱員的時薪加班費不足30元,低於最低工資金額,是合法不合理。周嘉進表示,管理公司亦不想員工超時工作,但面對人資不足,希望政府給予重視。他又指若政府部門早點告訴業界超時工作的計算方法,管理公司願作出配合,並把相關資訊及加幅轉達小業主。

  李國輝認同最低工資要適時檢討,但認為推動調整金額的速度太快。他又指增加一行業兩工種最低工資,將導致管理費調升,勢必轉嫁小業主身上,甚至影響社會物價成本,最終市民生活、日常用品支出會增加。他呼籲市民應把焦點放在社會其他問題上,推動政策構建安居樂業城市。

  最低工資且多點支援弱勢家庭

  唐繼宗表示,勞資關係和諧才能推動經濟發展,勞資關係不應是對立的,而是互相合作。他認同要支援弱勢家庭,惟幫助基層家庭不止單靠最低工資方法,亦可透過其他社會福利制度多點支援,如食物銀行及各類津貼等。最低工資制度是出於政治和社會需要,多於經濟需要。澳門特區政府成立以來,居民收入中位數升幅較大的時間,並非實施最低工資時間,而是有賴經濟增長。他以2004年自由行開放前為例,居民收入中位數是4800元,自由行開放後收入中位數上升至1.3萬元。「點解會見到隔離個朋友賺多啲,而自己賺少啲,微觀嚟講同生產度和貢獻度有關」。

  他認為,應從不同制度照顧不同需要的人群。參考德國,推行的是多元最低工資制度,就不同產業、職業、區域、企業規模制訂不同最低工資,例如對中小企業,利潤可能不多的,調整最低工資幅度可能會較少,大企則調升幅度會較大,這樣就不同水平、不同工種作出不同幅度的調整會較為合適。調整最低工資幅度應謹慎和合理,過大可以激發社會矛盾,令中小微企關閉,最後引導僱員失業,更加沒有尊嚴。所以調整最低工資前要廣泛諮詢,勿閉門造車,同時要有清晰的檢討機制,避免紛爭。

  趙俊源認為,全面最低工資立法,會影響市場經濟,政府應做好溝通、政策配套等,讓僱員可以享受最低工資,分享社會發展利益的同時,也可以從消費者角度考慮問題,有利社會接受全面最低工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