訂比例擴參與增諮詢會代表性

718

  【本報訊】本澳政府設立的諮詢委員會過多過濫,又難以發揮溝通政府和市民作用,一直為社會詬病,議員林玉鳳表示,不同諮詢組織有不同功能,但現時諮詢組織的代表性不足夠,政府應優化諮詢組織的構成,就不同民意代表訂定比例名額,同時應擴大民主參與度,推行自薦制度,增強諮詢委員會的代表性。

  林玉鳳形容,澳門回歸祖國以來,諮詢組織功能「起起落落」,有時做得好些,有時做得差些,這與諮詢組織的組成結構有關,包括諮詢組織內由甚麼人士組成、當局如何委任等,此外,更與主政官員對諮詢組織態度有關,若主政官員較開明,諮詢組織亦會較開放,例如開放讓傳媒入內旁聽,以及會後向傳媒披露會議情況和回應傳媒提問等。她又提到,眾多諮詢組織中,以市政署的3個諮詢委員會諮詢功能較強,由回歸前已形成1套公開會議制度,然而其他諮詢委員會至今仍未建立公開會議制度。

  她指出:政府透過諮詢組織進行政策諮詢,主要是想聽取民意,不過民意也有分公眾民意、持份者意見、專業意見等,為此,她認為,政府在諮詢組織構成方面,應訂定各種民意代表的比例,如諮詢委員會中,有多少名額民意代表、多少席是相關業界,以及學者,令諮詢委員會代表性更廣泛。「以前無咁多專業人士,你淨係搵社團代表,都無乜問題,但而家多咗好多專業背景的人士,所以應增加番專業界別代表。」

  要有機制表達 官員須聽意見

  每個諮詢委員會委員任期為2至3年輪換一次,林玉鳳表示,不反對輪換,但若整個委員會全部成員都更換,則不利新舊交接,應分批更換委員。她又以城規會為例,市民對城規會委員很多都很陌生,新委員又不知過去如何開會,從而影響會議成效。城規與居民生活息息相關,相關委員會也較為專業,城規會委員應是懂城規的人士,要有城規師、建築師,以便討論時可以從專業角度提供規劃意見,而進行城規時,城規師也需要聽取不同界別人士的意見,所以,除了城規相應人士外,城規會亦應包括文化、藝術、教育界、經濟產業人士,惟現時城規會的代表性並不足夠。

  有意見認為應在各諮詢組織預留名額,讓市民和社會上有志參政議政的人士可以進入這些諮詢組織。林玉鳳對此表示認同,諮詢委員會應擴大民主參與,例如推行自薦制度,開放心胸,提高公眾參與,讓年輕人和有意服務社會,又沒有參與社團的人士有參政機會。此外,也要有機制方便委員反映意見,主政官員亦應重視諮詢委員會的意見,否則只會令諮詢委員會的會議變成「走過場」。對於「走過場」的諮詢組織,大家應「杯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