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政長官立法會答問撮要

583

  01、議員何潤生:日前政府公布調整後的電子消費優惠計劃優化方案,優惠計劃推出後會否推高通脹,政府如何穩定物價?會否推動電子平台和商戶配合是次計劃,提供更惠民的價格,以加大計劃的成效?會否對受疫情影響的中小企和僱員提供精準援助?

   行政長官賀一誠:經濟部門和消委會將密切關注情況,去年的8000元消費補貼,全年通脹率為0.81%。相信有良心的中小企會做好有關物價監督,政府亦會監察,但主要還是靠市民監督。

  02、議員黃潔貞:何時能確定夾心階層住房及長者公寓的具體申請細則,讓有意購買或申請入住居民及早準備?而因應五個置業階梯的構想,未來將如何制訂各置業階梯的房屋規劃與數量,讓社會各階層人士都能居有其所,擁有美好家園?

   賀一誠:夾心階層住屋的公開諮詢總結報告於本月底公布,若大家基本同意,便會進入立法程序,亦會按城市總體規劃研究夾屋用地。城市總體規劃將於今年內公布,再制訂分區詳細規劃,有關進程不妨礙公屋和夾屋用地,但公開競投土地興建私人樓宇,則需待分區詳細規劃完成後,才會有部分土地撥出公開拍賣。

   今年下半年一定會推出新城A區5000多個經屋單位開隊,明年再推5000個經屋單位,未來4年新城A區規劃2.4萬個公屋單位,其中2房廳佔八成五,另有4000個單位未規劃房型,留有調整和迴旋空間,防止公屋規劃失衡。

   本澳人口只有68.1萬人,去年資料顯示房屋住戶有19.9萬個,全澳現有23萬間房屋,加上政府計劃推出的4萬個公屋,澳門需要多少房屋要計清楚。

   希望於6月或7月展示長者公寓的單人房及雙人房示範單位,看看是否符合長者要求。長者公寓屬試驗性質,希望符合居住在唐樓、有經濟能力的長者需求,會抓緊時間推出。

  03、議員崔世平:國家早前出台「十四五規劃」,明確支持澳門一中心一平台一基地的定位,澳門特區第一個五年規劃去年已結束,第二個五年規劃何時出台及收集市民意見?統籌編寫期間發現甚麼瓶頸和問題?

   賀一誠:第一個五年發展規劃內容主要屬指標性,第二個五年發展規劃內容一定是現屆政府要完成到的事,會是施政報告的延續,如果要講「瓶頸」就是如何評估確保「寫得落規劃就要做得到」。政府不會把五年發展規劃的編製工作委託外面人做,其實各個部門人員最了解澳門實況,亦有經驗完成編製工作。

  04、議員王世民:疫情持續1年多,不少中小企元氣大傷,政府日前公布電子消費優惠計劃優化方案,對高度依賴旅遊業的行業作用有限,針對如手信業會否推出更精準扶持中小微企的政策,五一黃金周至暑假有何措施加大力度吸引旅客來澳?

   賀一誠:疫情衝擊全球旅遊業,手信業經營有一定困難,因為買手信的主要是香港旅客,至於內地旅客就算再多,亦較少購買手信,未必能立即帶動手信業復甦。目前本澳正與港府積極溝通聯繫,待香港疫情可控,兩地恢復正常人員往來,相信手信業就會復甦。正與內地磋商接種疫苗互認,在廣東省先行先試,若能實現與內地疫苗互認,相信除可減低市民做核酸檢測的成本,亦可便利旅客來澳。未來特區政府將在重慶、成都等西南地區城市推廣澳門旅遊。

  05、議員葉兆佳:金融業近年在澳門經濟的比重不斷提高,要加快發展現代金融業,加快發展人民幣證券市場,但實質進展不大,有何全盤政策措施,推進建立人民幣計價結算中心?

   賀一誠:金融業不是一件簡單的事,同時有很大風險,第一步不會立刻建立證券市場。至今年2月底,本澳銀行已發行43隻債券,發行價值整體約1300億澳門元,信託法的框架基本完成,下一步將開展證券法、基金法的立法工作,完善金融法律體系。政府目前亦正分別與內地的中央登記系統,以及國際上的中央證券託管系統(CSD)商討有關互聯工作。

  06、議員梁孫旭:目前本澳經濟疲弱,加上新一屆畢業生面臨職位稀缺,造成結構性失業問題。另外,失業人士即使參與了培訓都難以順利進入職場,現時職業錯配的問題影響轉介的成效。當局能否進一步制訂政策措施,為他們創設更多職位和職業發展空間,並保障本地居民優先就業的權益?

   賀一誠:結構失業問題的確存在,當局正就1萬多名失業者分析就業需求,若有合適的建築工作適合聘請本地工人,會持續協調和配合。現時澳門隨著博彩業綜合體建設基本完成,建築工程處於青黃不接階段,還未進入裝潢時期;在P地段、都更等公共工程合約上都以本地人優先。

   至於目前有多少本地僱員正在放無薪假和建築工人清單,希望議員能提供相關數字和名單供政府配對。

  07、議員李振宇:疫情之下暴露了本澳人力資源結構難以適應經濟發展,出現結構性失業問題,已經影響經濟進步和發展,如想推動多元經濟發展,請問特區政府是否制訂適合本澳多元發展經濟的培養人才計劃以推動產業多元?

   賀一誠:對於如何推出新的人力資源培養計劃,當局已交由人才發展委員會討論,設立可行性及與鄰近地區相近的人力資源培養機制。目前本澳要發展大健康、金融、文化、科技的4大產業範疇,都需要引進高端人才帶動新產業,將會就方案作諮詢和立法,並推出優惠條件吸引人才。本澳產業目前發展過於單一,當本澳的旅遊業和博彩業調整後,將會多出人才資源,這就涉及操作性的人力資源。

  08、議員馬志成:比賽是運動員提升自我水平的機會,但疫情下本澳運動員停止集訓,雖然目前已逐步開放,但也造成一定影響。特區政府將如何幫助運動員度過難關,為未來的體育比賽作準備?

   賀一誠:明白疫情之下本澳運動員減少了很多出外比賽的機會,明年內地舉辦亞運會,希望各體育會加強在澳門的競賽;另外,大灣區9市同屬低風險地區,建議本澳總會與大灣區9市多舉辦友誼賽和競技賽,體育局會大力支持。

   目前本澳已有不少運動場所,過往也有參與東京奧運會的乒乓球隊在澳門進行長時間集訓。目前要到香港或東南亞比賽則是不現實的想法。

  09、議員李靜儀:2019年經屋需求眾多,供應即使有新城A區等計劃,偉龍也減少了單位,希望政府能提供公屋及長者公寓明確的土地數字,最後是否能滿足需求數量。另外是否有制度監管公屋質量?

   賀一誠:房屋問題是政府工作的重中之重。現時本澳土地資源充足,偉龍由原先的6000多個單位減到4000多,目的是希望大家住得舒服點,而當中相差的2000多個單位一定有地方補充。

   至於經屋的需求是多少,在A區的經屋和夾心屋推出後,或會出現變化,因此需要按取得的數值來評估,因此目前仍然是未知之數,但要平衡佔房屋總量七成的私樓不可出現負資產。

  10、議員林倫偉:現時來澳旅客數量即使有上升,但是否可以恢復網上自由行簽註以提高旅客來澳意欲;另外琴澳建設粵澳深度合作區的進度和時間表如何?

   賀一誠:能否恢復網上自由行簽註是中央權限,澳門特區無法決定簽註政策,但目前已與內地旅遊業界保持密切聯繫,當中央同意批准回復網上簽註,澳門一定會列為他們優先出團的地點。

   中央目前未公布橫琴建設粵澳深度合作區的政策,澳門特區不便透露更多;中央會在未來幾個月適時公布。

  11、議員施家倫:關注本澳就業問題。據議員辦事處接獲個案反映185億的抗疫工程無蹤影,工友質疑成效;就未來如何針對疲弱市場確保本澳就業市場,建議當局可考慮加大購買服務,針對社會企業推出特定計劃,從而惠及和扶助弱勢群體。

   賀一誠:185億元基建投資中好多是政府工程,1億元以上的工程資料都在網上清晰上載,包括氹仔新海關總部大樓、北安的中央檔案館等工程已動工。希望施家倫議員向工友說明,並強調政府工程須確保本地人優先;而政府未來亦有兩幅土地用作興建政府合署,解決政府部門長期租用私人寫字樓的現象,兩幅政府合署用地中,1幅正在設計,另1幅正開標設計。預計2024年基本現時租用寫字樓的部門全部入駐政府合署。

  12、議員陳虹:關注預防和控制未成年人飲酒。

   賀一誠:政府在去年第四季已就預防和控制未成年人飲酒的制度公開諮詢,社會普遍認同用立法去預防和控制未成年人飲酒,以及有必要控制酒精飲品的銷售等,政府會盡快立法工作。

   本澳要鼓勵生育,因為近年本澳出生率逐年跌1個百分點,青少年群體不斷縮細,人口老齡化將會失調,問題相當嚴重,甚至基礎教育都會出現問題。

   政府關注到適婚男女由於房價太高影響到生育意慾,故未來公屋興建是否需加大兩房或三房單位供應都值得探討。

  13、議員麥瑞權:要推動現代金融發展,制度需要創新,應先試先行;琴澳合作搭建資金結算平台可為本澳債券交易、信託等業務發展奠定基礎,解決資金流失問題,同時開拓澳門潛在市場。

   賀一誠:《粵港澳大灣區綱要》提出建設以人民幣結算的交易平台,未來政府將朝著有關方面發展。粵港澳大灣區規劃已經提出研究在澳門建立人民幣計價結算證券市場,本澳正完備相關發展條件,有條件時一定會發展。已與人力資源委員會開會商議,考慮設立類似鄰近地區的人力資源引進機制。

  14、議員高天賜:希望政府優化公務員退休制度,包括在公職金制度下,退休能否設房屋津貼?

   賀一誠:該議題談論多時,早前各議員多次提出相關要求,不過政府經研究後認為沒有依據提供退休後的房津,而且涉及龐大公帑開支。

   政府不斷簡化公務員職程,增加向上流動機會。本澳公務員制度複雜,能否讓公務員提早退休、設追溯、特別例外等方面,沒有法律依據就難以做到,但未來政府會透過簡化職程,使公務員可向上流動。

  15、議員蘇嘉豪:電子消費計劃政府沒有公開諮詢、閂埋門做事,政策沒主動提前到立法會諮詢議員意見,立法會怎監督政府?

   上星期立法會一口氣否決了9個辯論動議,投反對票的官委及間選議員成為立法會最大的「反對派」。

   賀一誠:不認為立法會中有所謂的「反對派」,「係你自己意見,我覺得無『反對派』」。

   政府在優化電子消費計劃方案前,到很多社團聽取意見,問了很多市民才提出新方案,不是閉門造車;社會上如果基本認同方案,就會做財政預算修改案,再經立法會定訂;如果立法會要通過辯論等等,這是立法會的權限,但問題就是大家要等。行政及立法是兩個相互獨立的機構,如果要經立法會來定政策,便不是行政主導,變相是「決定機制」,而非監督機制。

  16、議員鄭安庭:受疫情影響,澳門經濟受挫,本地居民失業率升至3.9%,有不少僱員開工不足,被要求放無薪假,應屆畢業生,畢業即刻失業,為改善目前艱難營商環境,政府對中小微企有何新一輪援助計劃,針對失業及放無薪假人士,開工不足的散工和未就業畢業生,有何精準援助?目前,本澳產業多元尚未壯大,職業空缺仍十分有限,如何提供更多就業機會讓上述人士作出清晰職業規劃?

   賀一誠:有關中小企援助措施,去年政府已投放50多億支援本澳營商環境,逾1.2萬宗申請利息補貼計劃,連同其他的援助達到80多億元。現時已再將受「天鴿」影響的中小企特別援助計劃的還款額,降低至每次還1000元,並延長還款期,希望減低中小企的經營壓力,而政府亦只能支援到這一步,無可能做到「日日幫襯中小企」。

  17、議員林玉鳳:會否參考內地及其他地區的做法,盡快允許澳門居民的外籍配偶入境?讓澳門居民成為一個家人得以團聚及安全的快樂城市!

   同時,會否逐步允許外籍家傭等與澳門有特殊聯繫的外國人入境?因許多雙職家庭請不到外傭,也請不起內地家傭,他們缺乏家庭照顧者;如果不能放寬入境,當局會否考慮向當下失業長期滯留澳門的外籍家傭批出臨時工作許可,以部分解決請工人難的問題?

   賀一誠:本澳沒有禁止和限制澳門居民出境,居民完全可經其他地區轉機到其他國家與家人團聚。同時,只要是澳門居民,亦可依循當局防疫指引回澳。

   疫情下,特區政府有責任把滯留外地的澳門居民接回本澳。但歐洲疫情仍嚴重,若開了接載外籍配偶來澳團聚這個「大門」,市民是否可接受?一旦出現疫情,本澳醫療能力難以承擔。

   如果本地外籍人士真的需要進入內地,政府已與國家外交部溝通,政府一定要依法施政,沒別的空間。

   去年我們修訂外僱法是為了保障家庭,讓他們的家傭不能隨便更換工作(因此才有現有規定外僱出境後再入澳才能轉換工作的規定),所以也要看是否能夠平衡;衛生部門正在籌謀,外僱在當地注射了疫苗,14日後,如果有簽證的或可以申請來澳接受隔離措施,我們要保證澳門社區,因世界上有復陽的例子,我們必須小心。

  18、議員陳澤武:政府對透過跨部門和與民間社團合作,通過聯動效應,帶動澳門經濟,促進文化、體育、旅遊產業發展,有何整體長遠規劃?

   賀一誠:2019年在本澳策展項目逾1000場次,疫情下,去年全年在本澳策展項目僅300多場次,本澳會展軟硬件設備完備,惟因疫情影響沒人來澳策展。政府正加緊宣傳澳門宜遊安全,相信隨著各地開始接種新冠疫苗,疫情穩定後,本澳會展業會好起來。

   「文化產業發展政策框架(2020─2024)」已於去年(2020年)出台,政府將循框架中的發展和指標有序推進。

  19、議員胡祖杰:在經濟產業適度多元政策下,可否明確指出,哪些創新科學產業是未來澳門發展方向?如何引導企業、學校及年輕人參與,培養和學習?政府政策如何投入和配合支持?

   賀一誠:青年發展方向趨勢必然為資訊科技和大數據應用,本澳亦有很大需求,至於其他行業例如工程界都需以新科技優化建築模式。

   早前與胡祖杰探討過工程以新科技優化建築模式為基本要求,政府日後工程開標都會加入有關要求;隨著社會發展,很多地區如沒有相關配置,連投標機會都沒有。同時,工程要減低廢棄、建築垃圾,做好環保工作。

  20、議員宋碧琪:未來政府在經濟復甦上有甚麼措施?曾提出要做「總部經濟」,但以現時澳門人力資源、地資源條件,澳門如何能夠突圍而出,吸引大型企業落戶澳門,發展總部經濟以保就業、顧民生、促發展?

   賀一誠:待城市總體和分區詳細規劃出台後,本澳將劃出中央商務區發展「總部經濟」。不少外地企業都希望以獨幢商廈作總部,惟現時本澳寫字樓未達要求,例如皇朝和南灣區的商廈地面層,很多都用作舖位,而甲級寫字樓的地面層都會作為大堂。

   本澳有外匯優勢,是資訊自由化地區,對外地企業具有吸引力。發展「總部經濟」有助年輕人就業,解決經濟單一的部分問題。發展「總部經濟」的土地將按土地法公開競投。

  21、議員馮家超:疫情後如何加快經濟適度多元發展,有否考慮引入數字人民幣發行?

   賀一誠:發展數字貨幣成全球大勢所趨,內地早在2014年著手研究數字貨幣,深圳去年已試行數字貨幣計劃,現階段數字人民幣主要定位是數字形式貨幣,以及同紙鈔和硬幣等價的流通現金,並提升打擊洗黑錢、逃稅行為的成效。

   特區政府正關注央行數字貨幣在世界各地發展的趨勢,將與人民銀行保持溝通,適時作發行數字化貨幣的可行性研究;為配合長遠發展需要,已計劃修法,增設發行非實體法定貨幣的相關規範,本澳正加緊研究配合數字人民幣發展趨勢。

  22、議員邱庭彪:「十四五」規劃有提到不少支持澳門的政策,為配合國家發展大局,本澳有何系統性構思?

   賀一誠:特區政府一直系統性配合「十四五」規劃及大灣區賦予澳門的功能,並正研究下一步工作。本澳與橫琴金融的合作須待中央批准粵澳深度合作區的政策落地後逐步開展,並須配合國家發展大局和大灣區發展要求。

  23、議員柳智毅:在建設橫琴粵澳深度合作區上,原則性、方向性、概念性方面有何構想?

   賀一誠:珠海將建設新時代現代化國際化經濟特區,而澳門和珠海橫琴深度合作區,提出共建共享的體制機制等,需待中央批准才可說明下一步。

   內地對澳不同政策多次放鬆,例如澳門機動車入出橫琴總配額由5000增至1萬個,相信會逐步加大;還有澳門居民參加珠海醫保等,這都是澳門融入大灣區元素;有信心在深度合作區框架下,珠澳兩地利用各自優勢得到更大發展,共同發展好多元產業。

  24、議員龐川:特區經濟受到疫情嚴重影響,財政方面連續兩年赤字,怎樣支援及指引澳門高等教育和科學研究發展?

   賀一誠:特區政府將優化高教產學研資源配置,計劃改革公立大學制度,讓大學在產學研項目上有獨立的資金,更好推動產學研有機結合。

   澳門大學在科研上做出大量工作和成果,但產出方面有落差,特區政府對澳大總資助撥款會因其他企業投入資金研發而減少,變相令澳大在研發產品時缺乏經濟支持,顯示資助機制存在問題。如果制度不改,「產係行唔郁」,希望透過改革提升公立大學產學研積極性和可行性,帶動本澳適度多元化,但仍需探討研究,日後會再諮詢意見。

  25、議員梁安琪:去年本澳許多實體經濟、傳統產業因新冠疫情影響遭受重創,顯示現時產業結構仍有待進一步改革深化;就國務院發改委去年底明文表示,研究探索在橫琴建設澳門證券交易所,推進澳門經濟適度多元發展,相關工作有何研究部署?當局會否因應未來產業發展所需,加緊啟動相關立法規劃,並訂立相應的本地人才培養計劃,引入本地專業考試認證機制?

   賀一誠:本澳要發展金融市場,離不開相關金融認證工作,本澳已開展有關的研究,並將聯同金融學會引入各項資格考試。

   當局正聯同本澳高等教育機構推動金融人才培養,高等院校會成立顧問委員會加入相關人才培訓。

  26、議員陳華強:本澳適度多元發展提出多年,但至今成效不彰;當局現時的中醫藥及文化產業有否具體規劃和相關立法計劃?

   賀一誠:本澳正積極完善發展大健康產業的軟硬條件,正在立法會審議的《中藥藥事活動及中成藥註冊法》是發展大健康產業的重要一環,未來會不斷加強有關藥物監控工作,並希望上述法案於今屆立法會通過。本澳目前沒有針對中醫藥註冊的法律,政府未來會成立藥監局監管和出藥批。

  27、議員陳亦立:可否讓科大醫科生到離島醫院見習和實習,為本澳培養人才?

   賀一誠:目前暫時難以承諾將來的離島醫院必定可作為臨床醫療教學實習地點。且現時離島醫院仍未建成,但相信既然山頂醫院可以作實習,沒理由離島醫院就一定不能。

   醫科生必須透過實習才能在澳門成為醫生,政府會加強和全力配合有關工作,相信各醫院都會提供實習機會。

  28、議員吳國昌:本澳居民就業問題,六家博企應將外僱數量下調20%左右,可釋出6000多個就業位。

   賀一誠:如果有數據可顯示哪些崗位適合本地居民就業,只要有這個數據就可協調,而政府一直都在削減外僱數量,博企已不能新增新外僱人員,從2019年底至今減少1.7萬多名外僱。現時博企內仍有部分工種適合本澳居民,若居民願意做,政府可與博企商議,如保安工作,但工作時間可能較長,希望大家嘗試。

   「五.一」假期本澳酒店訂房率較高,希望隨著「五.一」及暑假檔期帶旺後,現時的無薪假僱員可恢復原職。同時,加上居民接種疫苗情況理想,鄰近地區有望恢復往來,可逐步解決居民就業問題。

  29、議員黃顯輝:深化粵港澳大灣區法律和司法方面,隨著《橫琴粵澳深度合作區總體方案》快將出台,請問與粵港推動共同建立3地公共法律服務協調機制,有甚麼方案以更便捷的方式提供法律保障?

   賀一誠:目前大灣區已有協調3地法律服務機制,已與珠海、深圳簽署法律合作安排,計劃以橫琴先作落腳點試驗,並希望嘗試在橫琴以獨立機制融合澳門與內地的民、商事法庭,並就方案與最高人民法院聯繫,但定案仍然是未知之數。

  30、議員區錦新:本澳回歸22年來民主停滯不前,按照中央對《基本法》的釋法後,「五部曲」當中的第一步需由向全國人大常委提交報告作為啟動,開展公開諮詢,收集市民意見。澳門作為「一國兩制」典範,特區政府是否願意發揮本澳所長,推進民主進步,逐步邁向普選?

   賀一誠:澳門是否需要普選的主導權在中央,是否要向公眾諮詢,要參考過去的做法全盤考慮,現階段特區政府未有此打算。今年立法會未有修改選舉立法打算;之後會向中央反映議員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