葛萬金促培養本地管理輕軌人才

597

  【本報訊】對於輕軌氹仔線因更換全線高壓電纜而暫停列車服務180天,社會綜合研究學會會長葛萬金認為輕軌啟用至今,耗時長、嚴重超支及故障問題已成「老生常談」,但從來沒有任何部門及官員承擔責任,反映履行監督輕軌的責任模糊,建議當局應藉此契機,研判整體軌道交通系統的整合方案,強化輕軌未來的生命力及收益,在橫琴粵澳深度合作區發揮它的作用、培養本地管理輕軌的各類人才等。

  葛萬金表示,社會對輕軌事件反應一般,皆因輕軌服務對全澳市民來說,是失望高於希望;從2019年12月10日正式營運至今,事故頻頻,同時線路局限於氹仔區,未能全面為澳門市民提供優質的服務及解決本澳長期存在的交通死結問題,因此雖然短期內未能提供服務,但對巿民的影響不太。但從另一角度來看,輕軌停運就正正反映一個現代公共行政管理中,所謂「混帳」的例子,值得反思。

  他指出:輕軌是澳門回歸祖國後特區政府計劃興建的大型基建,但工程延宕10多年,行車線路計劃又一改再改,最終只能落實在氹仔區興建,耗資過百億,但線長只有9.3公里及10個站點,成為世界上罕見的工程,成本之貴,需時之長,堪可「媲美健力士世界紀錄」。

  他認為,即使輕軌的計劃、選址及方案建造、採購物料、判出經營權等等是前朝特區政府的行政行為,但現屆部分政府官員亦有參與輕軌建造方案,質疑他們在位期間是否有履行監督之責做好輕軌的各類工程;同時,由於政府對高官問責機制形同虛設,因此在今次的事件中,並沒有任何部門及官員承擔責任,能令市民信服嗎?

  對於當局公布「輕軌工程沒有偷工減料」,電纜問題的工程費用會由三菱公司承擔;葛萬金質疑倘若是沒有偷工減料,為甚麼營運不足兩年就需停運半年而全部更換,是否用錯工料?是否在驗收輕軌期間存在嚴重的疏忽而導致問題的存在,這是誰的責任?是否這就是市民常說的「官字兩個口」,而借此來逃避責任?

  藉暫時停運契機 研判輕軌整體問題

  他續稱,在輕軌啟用至今,就出現權責混淆的情況,運建辦、澳門輕軌公司及港鐵三權並立;理論上,港鐵是承包之營運實體,每年收取近10億元管理費用,加上他們有豐富經營香港地下鐵的經驗,故對輕軌這類次一級的軌道交通系統及設備,理應駕輕就熟,但近兩年期間,仍然出現多宗事故,是管理能力不足或是另類原因,政府從來未有說明;同時,作為營運實體,出現事故理應是第一線出來向公眾交代問題,但從開運至今,印象中從未見港鐵有關負責人或工程師出來解釋事故成因,只見澳門輕軌公司人員出來會見傳媒。

  葛萬金認為,特區政府應利用是次契機,研判輕軌整體的問題,如未來經營路向,如何強化輕軌未來的生命力及收益,如何在橫琴粵澳深度合作區發揮它的作用,如何培養本地管理輕軌的各類人才,實現澳人管理、澳人維修和承擔軌路交通系統的重大作用,包括:

  一、認真跟進更換電纜及其後續的問題,避免日後再因電壓問題而影響輕軌的日常運作,確保乘客的安危及服務質量。

  二、研判整體軌道交通系統的整合方案,如媽閣站接駁氹仔線、石排灣線、橫琴線及未來輕軌東線的成效、人流數量、周邊交通配套的整合方案,發揮點對點接駁流動不停擺的功能,發揮整合互補便民的作用。

  三、在媽閣站仍在建造期間,爭取同步啟動西環大橋底層輕軌改造方案,如引橋道路工程、底層路軌建設、氹仔出口道路整治工程及試運等工作,爭取在媽閣站完成後即時通車的契機,造福市民。

  四、完善輕軌人才培養計劃,委派各層級員工前往香港及國內軌道企業實習及培訓,爭取人才在2023年全部到位,實現澳人管理全線輕軌的目標。

  五、在停運期間,全面檢討現行與港鐵的批給合約和條文,最理想是重新修改營運合同,利用香港特區政府經常提及之「衡工量值」理念,在現時及未來預計客量的情況下,在疫情影響經濟下滑的外部因素下,減省管理經營的批給款項,降低政府財困及將資源回撥民生所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