荔枝碗關注組擔憂活化走歧路

564

  荔枝碗兩間船廠被拆後,文化局早前終將荔枝碗船廠列為文物,並將佔大部分的船廠列作「活化」用途。當初,推動荔枝碗船廠啟動文物評定程序的「守護荔枝碗造船村關注組副召集人」談駿業表示,當局所提的「活化」,可以是大量移入商業元素,他對此感到「恐懼」,並希望政府在荔枝碗規劃問題上與關注組多作溝通,維持「造大船」的功能,擴大公眾的參與及互動。

  近兩年來,海事及水務局以結構安全為由將兩間船廠拆毀,雖然文化局介入為荔枝碗船廠加固,但及後再經颱風「天鴿」、「山竹」橫掃後,荔枝碗船廠內部的情況更顯荒涼,即使決定完整保留的信榮船廠亦然。

  希望與文化局多溝通

  去年颱風「山竹」襲澳後翌日,社會文化司司長譚俊榮與文化局官員立即拜訪荔枝碗居民,官方並聲稱「山竹」沒對荔枝碗船廠構成影響。談駿業反駁,颱風「天鴿」吹襲後,荔枝碗的破壞程度高,例如有船廠的屋頂被破壞,有的船廠半間、甚至整間被吹倒,而船廠內部的大件木材,以及包括其父親、船廠工匠談錦全的工具箱都被沖走,之後船廠方向當局申請續水位紙,政府要求廠方維修;至今船廠繼續維持運作,工匠教導感興趣的人前來學師,造模型船。

  民間要求評定荔枝碗船廠成為法定文物的工作長達1年半,談駿業表示,文化局宣布其成為文物的前一刻,關注組才知道消息,凸顯過程中雙方溝通不多。

  被問到文化局為其他船廠進行的加固工作,他表示,「斜撐」的作用不大,「天鴿」襲澳後,部分船廠鋅鐵被掀起,文化局將塌木拖走,但船廠頂部沒有任何物料再蓋住,因為船廠近海,釘、鐵吸收鹽分後比較易「爆」,可能令建築的結構更加出現問題。

  談駿業相信,文化局維護船廠工作作用不大,「他(文化局)用繩網蓋住,另鋅鐵沒有飄得咁犀利,但遇著季候風,鋅鐵都會跑;而斜撐本身依靠在原本的建築上,不是獨立的個體,只是在原本建築的石躉、水泥躉隔離,作用不大。而斜撐所用的金屬都是通心,力度冇乜。」

  他表示,關注組提出的意見,文化局都不太重視,「因他們(文化局)認為,『你們不是專業人士。』確實我們不是專業人士,但我們的工匠以前一直採用沿用多年的方式,不代表工匠沒有這樣的能力,因為他們(工匠)接觸得最多,依據這個地型環境去建船廠,他們會較熟悉。」

  造大船方可反映歷史原貌

  至於文化局打算將荔枝碗活化,他坦言,擔心文化局的活化程度,希望雙方用好的途徑作更多溝通,「活化這字眼,我們感到幾恐懼,因為活化可以在完全改變之後用一個類似的景觀;大量移入商業元素亦是一種活化方式。」至於政府希望加入造船工藝展示元素。談駿業希望,能維持「造大船」的痕跡,「咁大的空間,如果不做以前做大船的形式,只做模式船,反映不到荔枝碗真正的核心價值。」他舉例,日本的傳統手工藝,觀眾可以落手參與,能吸引更多人。除需要將傳統文化核心傳承外,更加需要擴大公眾的參與程度。

  「是否我們一些傳統的東西就沒有人看?我覺得不是。」他指出,造船工匠不是一件展品,他更加需要互動的狀態,愈互動得多,能引發更多思考,又例如在意大利,遊客能在考古遺址上學習如何製作馬賽克的圖案。「我們保留的不只是觀賞性的東西,如果只做模型船,我們都是1、2個人去做,如果造大船,除了可被觀賞,當中成品能否再利用?包括水上遊都能參與。」

  活化之餘應兼顧生態保育

  保育環境生態方面,談駿業表示,要思考將來的規劃會否影響分區4的紅樹林,紅樹林亦要更好規劃,令候鳥繼續棲息,成為荔枝碗的一部分,他建議將該處改良成小型濕地公園,改善水質,令環境更佳。

  另外,工務局推出「一湖」方案,他表示,理論上,規劃時要一併考慮荔枝碗,目前,澳門至路環的西側,只有在路環能保存澳門小漁村變化的縮影,「條海岸線好清晰,無論『一湖』、『一岸』都會破壞目前的海岸線。」他希望,工務局的規劃方案出台後,政府考慮保留完整的海岸線,同時保障市民的安全,「文化環境同自然景觀,如果一破壞就失去平衡。」

  談駿業指出,荔枝碗是造船,以及澳門人郊遊的地方,甚至與保安高校亦有關聯。根據歷史記載,葡萄牙人到路環後第一個上岸點是荔枝碗,後來築起軍事建築,「當整體歷史併合起來看,就令我們有更深的歷史文化內涵。如果由所在地居民去講述故事,吸引力會更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