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職女性獲家庭支持很重要 黃潔貞強調要誘導孩子成長

職場媽媽做好親子平衡事業家庭

463

  【本報訊】隨著時代變遷,婦女在家庭的角色已從「三從四德」變成家庭事業兩兼顧的鐵娘子。根據社工局所指,本澳已婚女性勞動力參與率持續上升,反映女性婚後繼續工作的情況增加。育有一子的黃潔貞,在職場上是一派親切又專業的女強人,脫下套裝後,她回歸家庭,理解職場媽媽的甜酸苦辣,並和我們分享為人母親的日常點滴。

  養兒一百歲長憂九十九

  當年懷孕,黃潔貞除了任職醫護,亦兼讀碩士課程,但並沒有耽擱她成家立室的人生步伐,「在準備懷孕到真正成為媽媽,是一件很開心的事。」與其他媽媽一樣,從懷孕期之初,整個生理或心理都產生巨大變化,對肚子裏的孩子既充滿期盼和雀躍,同時又因未知產生擔心和不安,「小寶寶在肚子裏,會擔心他的狀況;待他出生以後,更擔心每個階段的成長。」

  中國人有謂「養兒一百歲,長憂九十九」,黃潔貞表示,當了媽媽以後把很多精力和心思都放在孩子身上,且更體驗到當媽媽的辛酸,「就像我看著我奶奶和媽媽,她們從未對子女放下心,還要擔心孫輩,並力所能及幫助照顧我們。」為人母親的心情,黃潔貞形容「有喜、有悲、有憂」,生活習慣也同樣為孩子改變不少。

  爭取時間建立親子關係

  黃潔貞身兼多職,除身為母親,在職場上還兼顧立法會議員議政、社團會務及各種活動,看來應接不暇的工作,她卻認為,即使有著「議員」的角色,但「親子相處時間少」,也是一般雙職家庭所面對的問題,因此需要爭取時間建立親子關係,平衡和兼顧家庭,透過多參加校園活動、親子活動,盡量安排家庭日,享受美好的親子時光。

  她遂指出:家庭的支持對於雙職家庭或雙職女性而言十分重要,並以自身經歷分享道:「我的奶奶和媽媽都一直協助我們,我和丈夫也會互相協調補位,大家的出發點都是為孩子好。」但即使家人願意分擔照顧小朋友的責任,媽媽在陪伴和教育的過程中不可或缺。

  她說,無論從事醫護或議員,其實工作時間都佔據了生活的一部分,猶記得兒子小時候經常生病,倘若自己沒有時間而由長輩照顧,他都會拿著探熱機自行測量體溫,並記錄下來告訴媽媽。

  看著兒子如此懂事,黃潔貞坦言每次想起都感到心酸:「在他需要你的時候你未必可以陪伴他。」並認為這也是職場媽媽經常要面對的情況。

  兒子理解媽媽議員角色

  母親作為公眾人物,黃潔貞談到兒子小時候的確不太明白她在做甚麼,但隨著年紀成長,他慢慢接觸到不同事物,加上她有時候會帶兒子出外活動,如果遇到合適的他都會參與其中,「他開頭可能是個陪伴的參加者,到後來變成參與者。」

  日子有功,「參與活動」已經融入家庭的日常生活,她笑言兒子是個活潑好動的孩子,最大特點就是喜歡跟著她參加各項活動,有時候在工作過程中也可以帶動和陪伴他,對雙方都有不少得著,也讓兒子對這份「工作」有了不同的認知和體會。

  「他現在會明白媽咪做訪問、開會、會上報章電視。」黃潔貞分享道,現時兒子不時都會自動自覺地問:「夠鐘看新聞了!要不要幫你轉台?」或者有時候立法會要開大會,兒子從新聞報道中看到媽媽時亦會打趣說:「你今日要開會啊?就是說你8點鐘才能回來啊?」另外,他參加一些司儀班和演講班後,當看到媽媽在台上演講時,有時候也會對此評價:「你剛剛說得太快了!我們可能會聽不到!」透過不同活動和語言組成共同話題,這些都是生活中建立的溝通和趣味。

  黃潔貞分享說,兒子現時踏入六年級,開始接觸社會議題,因此她關心社會事務的同時,兒子也會定時定候乖乖地開電視看新聞,更積極陪自己看新聞。例如:之前新冠肺炎疫情新聞發布會,「他比我還要乖,每一場都會看!那時候有沒有新增案例,他也許比我還清楚!」

  溝通有助彼此明白對方

  如何建立良好的親子關係,往往是一個家庭的難題,尤其雙職家庭,父母陪伴子女的時間減少,無形間令雙方關係潛在危機。黃潔貞認為溝通和陪伴最重要。她憶述有時候礙於工作關係未能接送兒子,他也會「扭計」說「為甚麼別人的爸爸媽咪可以來接送,你有時候卻不能?」這時她要向孩子好好解釋,並承諾用其他時間作替補,切勿開口頭支票,「即使真的有急事未能出席,也要派家庭成員到場支持。」

  「年級大了他們會有自己的思想,要從觀察中及早處理,並在良好的家庭氛圍和誘導下讓他不至有太大偏差。」當與兒子有衝突的時候,她說最重要是要和他聊天,「𠱁」他、開導他,衝突過後要向他解釋責罵的原因是甚麼。除適當的教導和培育,及時地表達愛意也是家庭的溝通方式之一,「我現在還會稱呼兒子做『BB』,會直接問『可不可以kiss me』,現在還可以這樣,再大一點就不知道了,哈哈!」

  黃潔貞續稱,因為作為女性或雙職媽媽的關係,在立法推動餵哺母乳、侍產假等過程,都有更強烈感受「告訴別人這些政策的重要性,在推動的過程用第一身感受表達。」

  她表示,過往婦聯一直推進家庭友善政策和措施,都是希望減低媽媽在照顧家庭上所承擔的一些壓力。未來希望進一步推動友善家庭措施和政策、提升生育政策、解決入托難的工作,優化和減輕職場媽媽的需要,並鼓勵家庭或社會給媽媽多一點支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