聆聽解釋照顧彼此關切共建融和家園

499

  賀一誠上周五宣布辭任議員和卸任立法會主席,結束10年議會生涯,全情投身參選第五任行政長官工作。擔任立法會副主席、主席職位10年,見證澳門特區成長,尤以處身議會制度建設、在立法權監督行政權並互動的重要崗位,賀一誠在告別一刻的記者會和立法會宣告離任時,很坦誠提出了經驗和想法,值得議會、行政權官員、社會各界慎思,在澳門特區利益角力明顯的社會發展進程中,權力機關應如何做好工作,社會又應如何追求理想、利益,令到小小一個澳門始終能保持發展動力。

  賀一誠特別提到前任立法會主席曹其真離任後交給他一本書,總結立法會工作,他與另一位前立法會主席劉焯華就是在這個基礎上推進、深化議會工作。而談到議會生涯難忘事,賀一誠透露當年在「離補法」事件後,立法會顧問製作了檢討報告,提出立法會在過程中的責任及錯誤,讓接班人可以回顧當時發生的問題。在總結工作經驗時,他不忘指出「若法律與居民想法存在很大差距時便會引起問題;立法會要汲取教訓,以尊重市民、民意的心態工作」,甚至強調繼任人要多聆聽民意,審慎處理民生事項,「多聽意見、多解釋,多做法律比較工作」。

  由此可見,特區立法會至今是第六屆,但議會制度建設和延續,在特區立法權這一制度上具備薪火相傳,並非每一屆立法屆結束,新屆議會運作便「割斷」與過去的聯繫。且立法會具備一份良好的思維,就是從檢討不足、完善機制上有不怕「錯」的勇氣,只要從教訓中積累經驗避免再犯錯,便能達致自我完善的機制。

  賀一誠重申澳門特區不是「三權分立」,而是行政權、立法權、司法權各自行使獨立職權,立法會是立法權機關,有監督政府的權限,只要政府做得愈好、立法會做得愈好,共同做好立法審議解釋工作,便不怕法律「離地」引起社會誤解,以至激發民怨。

  澳門特區成立20年來,在各種爭議、矛盾中起起跌跌,至今走上中速發展階段,從過去經濟衰退、失業率高企;到經濟在博彩業一業獨大帶動下形成「粗放型」發展,拉動樓價高企、普羅市民安居訴求凸顯,甚至黑工、過界工作問題嚴重,而資方大嘆請人難,兩者似乎走入矛盾「死胡同」;至今,是旅客多來「逼爆」中區,引發旅客與居民搶奪公共空間和公共服務的矛盾;加上特區全力參與粵港澳大灣區建設,勢必在人流、物流、資金流和訊息流等聯通上,會激發制度「融合」矛盾,如「駕照互認」和「人才輸入」議題,這些,必然從社會利益角力,引伸至行政、立法上因應不同位置、不同利益展現出來的一場場「爭奪戰」,甚至可以預期,會一浪接一浪呈現出來,考驗政府施政,同時也考驗立法會的監督功能和立法「智慧」。

  我們相信,從賀一誠告別立法會工作所釋放出來的訊息,正好是特區成立20年來,立法權這個機關所累積的經驗,其實,將之放於特區大場境上,何嘗不是行政權各級官員,乃至社會各界和普羅市民可堪「嘴嚼」和「消化」的寶貴經驗!畢竟,澳門是彈丸之地,面對利益角力,是社會在日益開放和多元下必然的現象,惟有以獨立思考、理性判斷,多聆聽,多解釋,以同理心照顧彼此關切,從中求取最大公約數的平衡點,才能夠兼顧共建共享,降低在澳門這個如斯細小地方產生分化和內耗的負面影響。

  只有依循這套澳門居民歷來祥和、共融,求大同存小異的精神,一如賀一誠指出的可以從犯錯中汲取經驗教訓不斷完善和建設,澳門特區才能真正實現「薪火相傳」的社會治理走向善治,令到政策、立法都能夠「在地」照顧民生和不同階層利益,少一分抗爭,便多一分融和;少一分內耗,便多一分合力,為達致廣大澳門居民希冀共同構建的澳門家園打好當下基礎,也提供來者具備穩固根基開展完善、革新的構建工作,達致特區薪火相傳前行的目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