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法會行政長官答問大會撮要

416

  議員崔世平:關注產業規劃與城市規劃之間的關係,本澳去年公布城市總體規劃,倘產業發展訴求與總規不同,是否需要調整,4大產業在城市規劃中如何得到體現?

  行政長官賀一誠:城市總體規劃不會調整,在原來的城市總體規劃中已作出相應研究,不需要調整,包括已制訂多少工業區等;其中聯生工業邨、北安、九澳、跨境工業區等仍會保留發展高科技,聯生工業邨亦陸續有不少企業申請放高,希望可利用好這些寶貴的工業用地,發展高科技產業。總規亦牽連橫琴發展,特別是兩地的工業配合,橫琴有20萬平方米土地用作產業區,目前先啟動4萬平方米讓澳門作產業轉移。

  議員葉兆佳:政府推動高新技術產業發展,在產業目標選擇、完善科創生態及人才引進等思路等有何部署?

  賀一誠:發展「1+4」是市場主導,政府只是引導,不可能政府投資做生意,而在諮詢期間很多業界提出市場主導,「政府唔係做生意,唔知道市場變化,唔可以喺度亂指揮」。3年疫情澳門銀行本地壞帳率很低,外地壞帳高過澳門很多,會影響澳門金融資產,澳門銀行公會要注意小心,要做好「沙盤」,否則對澳門整個銀行金融體系會有損害;澳門現代金融要「穩陣」發展。

  議員馬志成:澳門會承辦哪些全運會比賽項目?是否會分散項目到不同區分舉辦,讓全運會更接地氣?推動全民健身,引導遊客進入社區,最大化提升全運會經濟社會綜合效益有何部署?

  賀一誠:澳門承辦全運會項目,一直與廣東省和香港特區協調,本澳不會承辦超過10個項目,但未清楚確切項目。澳門半島區有塔石體育館、綜藝館、南灣水上活動中心、澳門理工大學體育館、望廈體育中心等埸館辦賽事;路氹區有澳門東亞運動會體育館室內體育館、奧林匹克運動中心室內體育館、綜合度假休閒企業場館等場所參與全運會。這些場所只需要將有關設施更新,不會花費太多金錢大翻新即可使用,是舉辦全運會的目標。上述符合在各區辦賽要求,帶動各區場所使用和引客入區。

  議員黃潔貞:6個舊城區活化計劃何時定案及啟動?短期內有無條件推出精準支援措施以改善中小微企經營困難?會否透過公務員帶頭加薪以及呼籲有條件企業加薪以減輕居民生活壓力?

  賀一誠:公務員已經4年無加薪,的確應該加薪,政府從沒抗拒,但不是特首或5位司長能夠話加幾多就加幾多;公務員加薪要按機制,公務員和各社團都有份參與薪酬評議會,並需要平衡社會,因此政府在兩個月前開展相關工作。

  社會支援政府必須做,但政府現在無能力、無條件再做普惠性支援,對於個案支援或某種階層較貧困,政府有兜底機制,具針對性向有困難的個案提供支援。

  議員王世民:本澳工業用地不足,未來澳門和橫琴會否增加工業用地;加快推動澳門工業發展上有否短中長期策略?

  賀一誠:本澳產業結構愈來愈窄,以往玩具和電子產業等已經轉移,製衣針織亦只剩下小部分工廠留澳,所以一定要發展新興產業。以往橫琴沒有產業配套用地,僅供研發、商業和住宅用途,現時管委會已確定橫琴產業發展方向,亦有跨境電商等新產業落戶,澳門和橫琴均有充足的產業用地提供發展所需。

  議員馬耀鋒:現時「澳車北上」每日限額2000個,未來政府會否與內地溝通,短期內增加「澳車北上」每日配額?

  賀一誠:因現時交通流量已到「天花板」,新城A區有許多地盤施工,A區連接本澳其他通道和大橋等交通設施仍未完成,倘增加「澳車北上」至4000個配額,屆時友誼圓形地會更塞車,故不會增加配額。另外,「澳車北上」與「橫琴單牌車」是兩個不同系統,「單牌車」是照顧在橫琴工作、居住的澳門人,若將兩者混淆,大家到橫琴再到珠海,會「亂晒籠」,不能將橫琴變成「塞車島」。

  議員顏奕恆:未來如何從整體上提升政府公共部門協調成效,持續完善相關協助機制,推動各司各部門藉已搭建的電子政務平台加快打通業務和數據壁壘,加強業務協同,提升行政效率?未來如何加強公私營的協作?

  賀一誠:近3、4年來,政府各個部門已經非常配合,「一戶通」有180多個項目,牽涉所有行政部門,倘沒有部門間的互相配合,數據共享,是做不到180多個項目供市民使用的;項目數量比內地多,對市民而言「一戶通」上的服務已比較充足,會不斷優化。

  正在對各部門行政上電子化問題進行檢討,包括對行政部門在審批程序的時間控制,已經有幾個部門開始試點,派同事到內地學習,工務部門是主要提升的部門。由於牽涉到行政法規及指引需侍理順,涉及職能責任問題,依法去做,希望日後每個部門都有這樣的電子程序。

  議員林倫偉:近年道路工程雖有改善,但與市民期望仍有不少差距,針對工程資訊及對外發布上,如何優化政府跨部門協調?有無進一步解決辦法?

  賀一誠:道路工程是民生問題,是「乞人憎」的工程,政府都不想掘路,無人想掘路,但社會的規定不斷發展,政府不能保證不掘路;正做緊減少掘路氹工作,盡量降低重複開挖,同時要求專營公司除緊急維修,須嚴按3年內不可重複開挖的規定,當有公司入紙申請掘路,須聯繫其他公司,否則不會審批。

  近兩個月是暑假,暑假一定是掘路高峰期,部分道路工程會24小時或周六日開工以縮短工期,希望盡量在開學前完工減低影響,希望市民理解。

  議員梁鴻細:如何看待澳門發展海洋經濟的機遇與挑戰,海洋功能區劃工作進度如何,會否考慮引入海洋養殖、海洋生物醫藥的可行性?會否發展一河兩岸海洋美食街等?

  賀一誠:澳門特區獨中央賦予85平方公里海域管理權只有管理權而沒有使用權,「填少少嘢都要國務院批」,例如新城A區與澳門半島之間的水域希望做城市公園填海都要向中央申請,但不獲批准。

  澳門已開通與珠海海島遊,希望與珠海養殖場和釣魚場加強聯繫,多使用船隻來往,雙方互補善用海域資源。

  議員李靜儀: 關注社會福利服務、養老、民生資源財政配置問題。

  賀一誠:疫情3年以來,政府財政持續出現赤字,但政府並未削減醫療、教育、養老等任何民生支援及福利。施政方面,「做錯咗會認,做得好我哋會繼續」,法律規定的民生開支一分錢都不會少!

  相信明年還是赤字預算,因為每年需要2300億元博彩毛收入徵收賭稅才能平衡財政預算。

  議員李振宇:未來如何檢討及完善公務人員薪酬調整機制,進一步保障社會和公務人員的知情權,提高公務人員隊伍的凝聚力?如何發揮薪酬評議會職能,令公務人員薪酬調整更科學客觀?

  賀一誠:薪酬評議會由14人組成,包含專家、統計局、財政局、中華總商會、工會和公務人員團體代表。評議會有自身章程,要按照有關規定工作。

  市民的最低工資調整由社協跟進。

  公務人員薪酬釐定難以參考其他地方的法律,香港評議會數據只具參考價值,最後由政府決定;而澳門的評議交給相關持份者社團進行有關研究,相信是公平的,具行之有效的機制,而非要因為現時在討論便取消重新再來,行政當局盡快將有關調幅制訂落實。現在正編製的明年財政預算未算入公務員薪酬增幅,待公務人員薪酬評議會有決定時再加入提案,爭取預算案送交立法會前加入相關提案,並會加緊有關制度建設。

  議員何潤生:琴澳民生一體化發展,橫琴「澳門新街坊」商舖進駐情況如何?何時能夠公布「澳門新街坊」售樓細則?琴澳政務互通互聯方面有無其他新舉措?一線放開、二線管住,以及二線管貨不管人、一線管人不管貨具體如何操作?

  賀一誠:橫琴各項配套正有序發展,包括電視訊號、互聯網服務及學校配套等。根據橫琴「澳門新街坊」發展公司消息,「澳門新街坊」預售細則預料下月出台,現時正篩選招商的項目,希望盡量引進不同行業。

  「澳門新街坊」是重要項目,經多次到場視察,幾滿意設施和質量,希望讓在橫琴工作的居民安居樂業。

  橫琴一線放開、二線管住跨境貨物進出等措施,有關政策是中央事權,詳細措施需由中央公布,不應由澳門公布。

  議員梁孫旭:本澳物價不減,特區政府有何監督,政府有否惠民措施?希望行政長官公開呼籲有條件企業加薪。

  賀一誠:本澳環境變好,政府會呼籲企業應負上社會責任適當調整僱員薪酬,相信最低工資已調整、公務員薪酬調升情況下,博企屆時會有適當調整,但並非由政府指令。本澳中小企已經「好幫手」,商業社會有周轉環節,政府並非保護商家,近幾年大家都在艱苦中「捱住」。

  議員高錦輝:如何建設中葡雙語學習之都?

  賀一誠:本澳有77所非高教學校,其中36所已設葡語班,較回歸前,甚至過去10年大幅提高。雖然近年疫情導致赴葡升學學生減少,但早前在訪問葡國期間,看到有不少澳生在當地就讀,澳門更是全中國在葡國升學人數最多的地區,證明葡語對本澳下一代有吸引力,未來這批人才必然回澳就業發展,累積人才方面可得到發展。

  中葡平台是國家賦予澳門的任務,有澳門自身優勢,政府必須堅持構建。

  議員鄭安庭:央積金特別注資何時重啟?未恢復央積金特別注資前可否向每位長者提供適當的臨時生活津貼?

  賀一誠:預算盈餘特別分配的款項性質作為分享經濟成果而向所有符合條件的居民所作的惠民給付,不屬於長期及固定的福利項目,法律已經有明確規定,「在依法施政下,冇路行」。央積金並非只有10萬長者受惠,是所有符合參與央積金制度的人都受惠,政府要尊重有關法律,依法是政府的底線。若明年博彩收入有2000億,剛性開支可能還有100多億赤字,明年基本可以達到財政赤字與平衡預算的邊緣,相信後年將不會再有赤字預算。

  議員胡祖杰:本地推進智慧交通建設過程中,可以採取哪些措施融入大灣區智慧交通發展?配合新能源政策及汽車排放目標,有哪些更前瞻方案可以讓澳門智慧交通建設站在前沿?

  賀一誠:智慧交通對城市發展很重要。電動汽車方面,政府已增加充電設施;同時正協調澳門和內地「交通卡」互聯互通等,希望有關部門盡早落實,方便市民和旅客。

  澳門城市規模細、路面相對複雜,因此交通難以做到全面智能化,只能盡量和世界智能化同步。至於無人駕駛等技術,本澳路面複雜,無條件推行。

  議員羅彩燕:澳門人口老齡化嚴重,長遠會否考慮引入更多遠程醫療相關技術及相關法規,研究發展互聯網診療?

  賀一誠:政府將研究互聯網診療等遠程醫療,但並非易事,相關服務操作必須人性化。以往在疫情期間曾試用遠程醫療服務,但長者使用方面會存在困難,因不少長者身體情況需由醫生現場診斷,例如中醫需把脈等,加上長者需同時熟悉操作電腦使用相關服務,才具備條件推廣遠程醫療,政府可研究,亦不會抗拒。

  議員施家倫:關注合作區推出規模100億元人民幣的橫琴粵澳深度合作區產業投資基金,特區政府的參與情況及模式?

  賀一誠:橫琴的引導基金只在規劃中,仍未落實,不要誤以為100億元已落實,且有關基金是橫琴管委會及執委會的行為,「無任何澳門一分錢喺度」。本澳有1個基金投資在廣東省,有固定回報率。本澳若要籌劃基金,必須經立法會得到議員同意、向社會諮詢。要小心開展相關基金事務,做好政府引導,交由市場主導。

  議員李良汪:特區政府具體幾時開展新一期經屋申請?現階段是否有修改《經屋法》的計劃,以落實恆常申請的機制?會否考慮恢復社屋輪候補助計劃,紓緩有關申請家庭的住屋開支壓力?

  賀一誠:2023年5個經屋項目,計劃今年一定開隊,已經分了幾次排隊。社屋恆常申請機制截至今年8月7日,完成資格審查並已經評分獲接納的家團有4000個,當中1600個已經分配有關單位,平均輪候時間1年,因此現階段暫時沒有考慮恢復社屋輪候補助計劃。

  經屋明年還有5個項目,共5000多戶未排戶型,要跟進今年開隊後申請方向,再訂明年戶型。大家認為夾屋可以不起的話隨時可以不起,地不會拖著我們走。若大家認為經屋已足夠,可不建夾屋,但相關規劃及《夾屋法》要先制訂。

  議員陳澤武:對於開拓國際旅遊市場軟硬件有何短中長期規劃和指標?

  賀一誠:國際客源是本澳主力發展的硬性要求,但目前很多國家通脹高、經濟存在不穩定性,人們減少外遊意欲,而且機票價格高昂,吸引國際旅客有一定難度。本澳會做好有關工作,短期會向國際客源目標地做好宣傳,中期會研究增加三、四星級酒店比例,同時希望盡快完成民航法討論,希望增加航空公司選擇在澳設立民航基地,開展國際航線。

  議員宋碧琪:疫後經濟發展勢頭良好,但通脹接連上升,居民的消費壓力大,中小企營運環境未如理想,政府未來有何措施,會否考慮再推出促消費行動,會否調升養老金?

  賀一誠:不會再做例如消費卡的普惠性措施,只會做針對性措施,其他對中小企的扶持措施會持續執行,包括延長借貸還款期,政府只能以這些方式支撐社會運作,若要求政府支撐社會所有消費並非政府的功能,公帑亦不應該這樣使用。

  調升養老金需要按機制,現時未達到3%通脹的調整機制。

  議員邱庭彪:關注中國與葡語系國家商貿合作服務平台的功能?

  賀一誠:今年已赴葡萄牙訪問,葡國總統支持澳門中葡論壇等工作,奠定中葡論壇基礎。中葡論壇20年來做了大量雙邊貿易工作,今年上半年內地與葡語系國家貿易額達1000億美元,每年數額有所增長及合作面更廣闊;明年中葡論壇將召開部長級會議,落實新要求,特區政府會配合有關要求,做好有關工作及服務。

  議員陳浩星:新中圖在傳承中華傳統文化上將有哪些開拓性規劃和措施?

  賀一誠:新中圖圖紙、BQ正在製作,先完成地庫,再至上蓋有序展開有關工作。澳門需要怎麼樣的圖書館應該由專業團隊,根據澳門多年圖書館的經驗作出有關決策;作為行政長官不會定義方向,不是根據個人喜好決定圖書館前景,而是根據澳門青少年、中年、老年的共同需要配備新中圖書的有關內容。文化界可向政府提供意見,也會適時諮詢社會。

  議員張健中:特區政府加快大健康產業發展,促進旅遊+大健康,推動澳門世界旅遊休閒中心建設有何政策指引?

  賀一誠:旅遊+大健康是本澳發展方向,本澳有好的醫院、儀器、醫療團隊及藥物,有關基石建立後,可作為優勢吸引周邊地區。

  議員龐川:本澳高等院校有否計劃推動開展基礎研究?

  賀一誠:目前澳門中醫藥、大健康產業及橫琴高科技發展均需要應用型人才,若要像國家那樣投放及做大量基礎研究,暫時看不到在澳有可行性,但可支持方向。在基礎研究方面,首先投入的人才及項目不是現時澳門高校教授可做到,需要團隊及很多橫向依靠,能否做到需要大學自行評估,目前本澳發展方向需要應用型人才,不反對基礎研究,但對澳門而言現時暫時做不到。

  議員陳亦立:現時未有專門針對大健康產業排污的法規。

  賀一誠:本澳現時沒有專門針對大健康產業排污的法規現行環保綱要法、公共地方總規章有相關要求,政府沒可能每次因為某個產業,而專門制訂排污法規規管,而相關企業在取得工業執照前必須符合空氣、噪音及排污標準。

  議員林宇滔:政府如何建立機制,在推動項目前讓社會可以充分討論,聆聽真正民意,做到真正施政惠民?

  賀一誠:(黑沙)觀音像的出發點是要增加黑沙景點,若大家覺得不對,就停了它,無為爭議。若沒有透明度,司長為其麼要擺它到網上?這是大大方方的,沒有任何隱瞞。疫情時很多人提議要在黑沙做建設體現澳門蓮花寶地,建立觀音,說了很多次,很多人願意捐獻,不用政府給錢,但政府認為不合適,給誰捐就留下一世芳名。如果大家認為有幾個磚頭的迷宮吸引到很多遊客去看,以後大家就去看一下有多少遊客去看那個迷宮。當時研究過是做大佛還是做其他,需要有配套的廟,有很多東西需要配套。只有觀音,只需向海而不需要其他配套。觀音是百變觀音,怎麼樣都行,澳門有個葡式觀音,我們很尊重,但在路環建向海的南海觀音應該是適合的。三亞就是因為有了觀音吸引了很多遊客,帶動三亞旅遊。若政府連4000萬下下都要做諮詢,做個公共管溝過幾億是否又要諮詢?

  按照《預算綱要法》,行政主導是唯一指引,不是行政霸道,政府是依法辦事,在需要諮詢時諮詢,要作決定時決定。

  黑沙青少年體驗營14億預算是高,但只是設計公司根據概念圖估算的數,BQ數會更加準一些,BQ數和最後QS數都有很大區別,最後投標還會再低於QS數。澳門難得有塊這麼好的土地,應當利用好它。

  氹仔「車胎公園」剩餘地塊計劃興建5萬呎大公園,並在地庫建停車場,以及設計國際標準溜冰場。

  議員梁安琪:澳門在粵港澳大灣區科技走廊建設中承擔甚麼角色?如何推進產學研發展?

  賀一誠:澳門大學、科技大學、理工大學和旅遊學院已在橫琴開辦不同機構開展多個項目。澳大珠海科技研究院第三期科研所已建成,而科技大學研究所正展開中醫藥發展項目;理工大學的智能人工中心正開展翻譯項目;旅遊學院的培訓人才基地持續開展工作。至今年上半年,珠研院已開展130項政府項目,在內地商業項目110項,9項已轉化為企業。

  議員高天賜:自殺率增加及欺凌情況加劇,如何透過法律保障公務員工?有何措施減輕公務人員供樓壓力?

  賀一誠:公務員問題稍後由張(永春)司長以書面答覆,公務員制度上沒有利息津貼。

  議員謝誓宏:希望政府交代疫情期間公務員超時工作補償情況,以及當局會否修改法律,保障公務員超時工作得到補償?

  賀一誠:疫情期間公務員超時工作補償大部分已經處理,剩餘的少數人員亦將盡快處理。根據60個公共部門提供的資料,有16個部門2600多人的補償仍在處理,其中約一成已安排為金錢補償而未支付,約六成因工作或病假原因未能扣除正常工作時間,將改為金錢補償,約兩成人員安排為扣除工作時間,亦有約4%人員在法定時間內沒申請補償。

  議員黃顯輝:當局會採取怎樣的有效措施辦法解決居民和旅客「打的難」問題?

  賀一誠:已到期的300部的士會盡快開標,未到期的不開標。本澳很多法律限制了網約車發展,因網約車是自由職業,雖可設立其他措施監管,但研究過要修改很多很多一系列的法律制度才行,正在聽取有關行業人士意見。

  要管理好的士行業,但也不能任由任何車輛都可作為出租車,要對遊客和市民安全負責。

  鄰近地區也有做網約車,但並不十分成功,有關公司一路「燒錢」,澳門誰來「燒」這個錢?政府沒有這個能力為了的士「燒」這個錢。業界可否在現有網絡將預約車制度和黑的結合?但的士被人預約還是拒載如何區分?

  12月輕軌媽閣線開通,正研究轉乘站內安排更多專線巴士,供旅客直達關閘、碼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