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法會保安範疇施政辯論撮要

218

  警隊建設

  高天賜:疫情下前線公務人員付出不少,可否參考新加坡和歐洲國家做法,為公務員加一份人工予以鼓勵?可否為紀律部隊前線人員提供宿舍?部分保安部隊人員因某1周工作不足44小時而無法獲取相關津貼,是否考慮完善計算方式?公務員晉升空間是否可以加快和增多?

  保安司司長黃少澤:按照澳門現時情況這個建議是否適合?市民可能會反對,在現在經濟狀況應該不適合,特區政府已多次強調公務員人工福利不會減少,反映政府對公務員的肯定和保障。

  以澳門現時土地資源和經濟環境,提出警隊宿舍這個問題並不適宜,當本澳經濟條件允許時會考慮,但前提是要符合特區政府總體政策。

  去年立法時對44小時超時工作已作充分討論,所有問題在小組會「擺喺枱面」回應,所有參與的議員都十分清楚情況,對此問題已經按客觀情況作評估,例如與中國內地、台灣地區、葡國比較,澳門這個方式其實對同事更有利。

  9月15日通過的《保安部隊及保安部門人員通則》,最大特點是打通基礎職程和高級職程之間的晉升障礙,基層警員有機會晉升副警長,解決單一職程問題。

  李振宇:保安高校碩士學位或博士學位課程設置方面有何新發展?保安部隊高等學校未來將從哪幾個方面加強自身建設,以不斷增強維護特區繁榮穩定及國家安全的職能?

  黃少澤:去年7月,行政長官在與澳門保安部隊高等學校校董會成員會面時,認同高校對澳門長治久安的重要性,期望高校在人才管理、培養和儲備方面,在教學方面包括道德操守、科技強警方面與時並進,同時配合特區政府「智慧城市」和「安全城市」的總體發展規劃,為澳門繁榮穩定貢獻力量。保安高校剛剛跟澳門大學簽署協定,爭取明年9月份招聘學生開展相關課程,有關課程目前僅針對保安範疇人員,未來有可能的話會向社會招生。

  羅彩燕:前線公務人員100點超時報酬是否足夠?能否以其他方式補貼?海關特殊原因下工作滿30年就可否提早退休?

  黃少澤:提升津貼將來有條件的情況下樂見其成。

  提早退休要根據實際情況而定。

  黃顯輝:獄警擴編由7級增至10級,增加監務總長、副監務總長及高級警長職級,希望針對部隊、獄警人員職程通則多做介紹,以及晉升制度的構思。

  黃少澤:《保安部隊及保安部門人員通則》修訂法案今年9月生效,當中打通基礎職程和高級職程,基層警員可經一般開考及特別開考晉升至副警長、副消防區長或副關務督察。

  黃顯輝:關注特別開考行政法規的進度。

  黃少澤:關於特別開考行政法規的草擬工作已到尾聲,當行政會公布法規後,隨即開展相關工作。

  李良汪:人員招聘未到位時,特別網安人員,有否部署應付當前工作?

  黃少澤:部分部門出現退休潮,網安人員招聘不容易。

  梁鴻細:會否為社區警務的人員開辦有相關知識培訓?

  黃少澤:會不斷加強,但不會以培訓警方的同一方向培訓。

  黃潔貞:未來對於保安部隊前線人員有甚麼新措施,讓他們感受到關懷和溫暖?

  黃少澤:在疫情前一直都有開展相關親子活動。

  馬耀鋒:如何利用粵港澳大灣區的資源加強本澳警方培訓?

  黃少澤:疫情影響相關培訓工作的開展。

  防罪滅罪

  顏奕恆:警民合作成效和往後計劃如何,令警民宣導更有成效?

  黃少澤:上任後提出的主動警務、公關警務、社區警務,其背後理念便是以民為本,其中社區警務理念是按「社區問題導向警務工作及社區力量協助警務工作」推動相關工作,非常有效,另外,有關工作正有序推進,施政報告已詳細羅列宣導工作。

  顏奕恆:青少年預防犯罪和教育往後有何規劃?

  黃少澤:今年首3季青少年犯罪共有46宗,比去年同期增加6宗,涉及86人,同比增加27人。警方非常重視這方面問題,各個部門都開展青少年、滅罪小先鋒、社區青年領袖計劃、海關小領袖等機制,並舉辦各種講座,非常有效。

  顏奕恆:未來在保護兒童、性侵兒童的打擊上有何規劃?

  黃少澤:2020年相關罪案24宗,比去年增加13宗;今年15宗,比去年同期下降3宗,反映宣傳教育取得一定成效,警方機制包括學校安全聯絡網機制和舉辦講座增加教育宣傳活動,有關工作不斷開展。

  顏奕恆:隨著電腦網絡罪案增多,尤其信用卡消費罪案,除了與金融機構堵截,會否規劃線上線下的防騙宣傳,或針對居民在線上匯款時能加大警惕?

  黃少澤:今年有關罪案633宗,比去年同期增加504宗,增幅明顯,可能與網上消費多有關,或者市民和遊客使用信用卡安全意識措施不足造成;但今年和去年沒有可比性,因為今年遊客增多,去年同期基本沒有遊客,更曾有13日為0遊客。但這類犯罪值得警惕;本澳與香港警方、信用卡公司保持緊密合作和聯繫。

  顏奕恆:對換錢黨會否加大打擊措施?

  黃少澤:今年和去年罪案數字沒有可比性,但今年3宗兇殺案與換錢黨有關,值得警惕。

  高錦輝:青少年本年犯罪情況是否和疫情有關?青少年在境內犯罪狀況如何?是否有與深合區聯動打擊青少年犯罪的部署?

  黃少澤:可能和疫情有關,但要進行深入研究,不是三言兩語能夠解釋。疫情會使青少年更多接觸網絡,可能會增加犯罪。

  陳亦立:網上詐騙比較多,針對該類犯罪,可否介紹打防結合操作模式,有關犯罪數字上升原因?

  黃少澤:殺豬盤做了大量宣傳後仍有人受騙。

  李靜儀:大規模海上走私及偷渡嚴重,希望澳門與鄰近地區加強合作。

  走水貨是否涉及非法工作? 執法力度能否再加強,是否法制建設有缺漏?打擊黑工執法工作希望政府做更多,但相關行政法規多年沒有修改,希望保安司向其他部門反映。打擊假結婚有何部署?

  黃少澤:水客去年到今年嚴重,口岸和社區持續執法打擊。假結婚偵破超過1000宗。

  林倫偉:青少年犯罪案件「量和質」均上升,如發生未成年人搶劫成年人,建議當局分析青少年犯罪動機和趨勢,制訂相關防範措施;目前電子煙可以自用形式帶回本澳,擔心電子煙含有大麻成分,建議當局禁止電子煙入澳,以及未來會否鼓勵更多學生修讀網絡安全課程?

  黃少澤:網絡安全的最大問題是青少年安全意識不夠;贊同學生修讀網絡安全課程,並鼓勵學生報讀。

  至於電子煙問題需待海關評估,必要時會推動相關法律立法。

  今年1至10月,經關閘口岸出入境水客5195人,橫琴口岸35人,港珠澳大橋口岸17人,青茂口岸36人。警方一直開展打擊工作,因交收商店集中於拱北,經關閘口岸出入境的水客較多。

  梁安琪:打擊網絡犯罪的新措施,建議當局借鑑內地公安部的「國家反詐中心」手機應用程式,協助市民識別惡意詐騙;考慮與內地協商共享共用數據,提升本澳防騙能力。

  黃少澤:由於網絡詐騙基本涉及跨境,大多涉及內地,司警局一直與內地相關警務部門緊密合作,持續透過與內地的相關反詐聯動機制,調查犯罪及反詐,目前司警正研究亦計劃成立反詐中心。政府已開通防電訊及網戀詐騙查詢熱線,其他相關機制亦正建立,希望盡快推出,目前詐騙手段變化無窮,加強相關宣傳是至關重要一環。

  澳門海關關長黃文忠:自《新控煙法》實施後,在口岸通關攜帶香煙及未持售賣煙草准照的人士會遭沒收和起訴。現時「大數據網上打假系統」由4個社交平台,以及99個群組及專頁監察,未來會視乎網絡發展制訂相應手段。

  李振宇:保安當局在加強青少年法制教育方面有甚麼構思,以提升本澳青少年法律意識和法律素質?

  黃少澤:青少年問題是社會問題,不單單是政府的問題,需要全社會共同關注、跟進、開展相關教育工作,要提供更加多元的宣傳教育體驗活動。青少年犯罪個案增多不是因為智慧警務,智慧警務不是發現這類問題。青少年教育問題需要各個部門共同關注。2002年已經開展青少年教育工作,成立關注少年組。對問題少年的關注會跟學校合作,在與學校溝通後,會提供一些正面資訊。滅罪小先鋒及一系列青少年活動計劃都是這樣,滅罪小先鋒種子計劃將正面訊息帶給其身邊學生。每個部門都會針對寒假、暑假等假期開展針對性工作。

  李振宇:對於已銷毀或扔掉身分證件的非法逗留者或非法入境者,當局未來有何措施以加快相關人士的遣返速度?

  黃少澤:疫情開始後,當局已經遣返7000多人,有些國家遣返工作會比較困難,譬如越南,一方面因為疫情原因,另一方面,有些人會報假名,將證件銷毀,當局跟越南核實人員身分的時候,查不到資料,也就不能要求當地接收,阻礙了遣返工作。當局從去年11月份開始遣返逾期逗留越南人,用了8個月時間才遣返171人,難度相當大。

  現時滯留人士數量大幅減少,行街紙從最高峰幾千人減少至目前的484張,力爭做到最好,但疫情始終對遣返工作造成一定影響。

  陳浩星:2022年保安範疇的施政重點以國家安全為首,強調創新國安宣傳教育,如何創新?以及創新會帶來甚麼成效?保安司會否與法律界、文化界跨界合作,透過藝文手段,以市民喜聞樂見的方式在社區進行維護國家安全社安治安的推廣?做好國家安全、社會治安安全教育工作是長期任務,司長在這方面有沒有具體措施?會否推動跨部門、界別合作?

  黃少澤:借助藝文因素推進國安教育的方式非常好,創新國安宣傳教育是保安範疇來年國安方面重要的施政方針,希望以更多創新的模式開展面向包括年少年在內群體的宣傳教育活動,開拓更多創新模式,當局持開放態度。

  林宇滔:如何針對信用卡盜用問題開展打擊工作?

  黃少澤:禁止外地提款等是金管局方面工作,保安司會配合和支持。收到的訊息相信金管局都會收到,司警局會與金管局密切溝通。

  林宇滔:社區警務可否與私人社工加強溝通?

  黃少澤:通常政府工作上有需要時就會找社工局,由社工局統籌,這方面建議,可以與社工局溝通和協調納入社區警務計劃。

  羅彩燕:由今年1月至今,到底有多少涉嫌走私的外傭被取消藍卡?有多少個從事水客工作的黑工被有關當局檢控?有否與內地有關方面溝通?建立甚麼機制?以甚麼方式?可以聯同國內有關方面,共同制止走私水貨猖獗現象?有否成立專責部門或者小組此類人士予以打擊、截查或者調查?

  黃少澤:治安警察局11月15日開始派出特警,對黑點定期、不定期巡查,希望達到阻嚇效果。亦一直有向內地提供黑名單與內地聯合執法。

  羅彩燕:鑑於特區政府於18年開始要求申請來澳工作的越南公民,必須提交越南當地的刑事記錄證明書,大大減少越南外傭犯罪率,會否考慮將此做法延伸至其他國家及地區?

  黃少澤:內地外傭的犯罪記錄證明書不方便取得,會拖慢外傭投入市場的進度,此做法對其他國家及地區需要視乎情況。

  崔世平:時至今日電腦犯罪形式不斷變化,法律保障方面是否足夠有效施法?還是仍要立法會再做工作?

  黃少澤:打擊電腦犯罪現時成效不錯,目前這方面工作正有序推進,將來如有修改就需要探討,會不斷評估。

  崔世平:近期的非法交易活動最新趨勢?

  金情辦主任朱婉儀:可疑交易方面的數據最近都是非法兌換個案較多。

  崔世平:在橫琴深合區建設總體方案一系列新法中構築了防火牆,金情辦在這方面有甚麼工作需要配合,有沒有新的法律法規需要同步優化?

  黃少澤:將來隨著深合區有關制度的完善,當然會參與有關機制的建立和開展。

  崔世平:能否在監護人同意下,讓問題青少年參加滅罪小先鋒、治安警察少年團等正面活動,實現近朱者赤近墨者黑的理論?在促進邊緣青少年重回正軌過程中,當局會如何聯絡其他部門?教育界人士、學校家長共同合作持續追蹤及怎樣幫他們?

  黃少澤:一直有開展相關工作。

  李良汪:電腦犯罪同比增幅較大,特別電腦詐騙,偵查方面有否難度?如何解決祐區社區罪案問題?

  黃少澤:去年修法已增加國際犯罪網上取證。罪案在打擊後仍繼續發生,警方要不斷提高偵查效率及以社區警務配合。

  謝誓宏:有何措施防範網絡謠言?

  黃少澤:網絡言論自由不是絕對,如果有人犯罪有人追究,就要承受刑事責任。

  梁鴻細:國安法除網絡安全的修法外,還有哪些修法較為逼切?

  黃少澤:保密法及反恐法等,未來還會繼續研究。

  梁鴻細:司長會否考慮毒品修法?

  黃少澤:因涉及修法,需要社會共識。

  梁鴻細:外賣人員數量激增,有沒有增加交通違規的趨勢?

  黃少澤:警方已經與相關團體開辦相關教育。

  梁孫旭:黑工對居民生活造成一定安全隱患,希望當局加大罰則和制訂相應監管機制。

  官員未有回應。

  科技強警

  胡祖杰:天眼現時使用和安裝情況如何?可否在通關等發揮更多天眼效能?

  黃少澤:目前超過三分一犯罪都是利用天眼輔助調查,包括許多嚴重案件透過天眼成功偵破;抓水貨客方面,海關正在開發利用天眼人面識別的旅客篩查系統,期望打擊水貨客。

  陳亦立:將來本澳智慧警務建設朝哪方面發展?智慧消防建設有何構思?

  黃少澤:智慧警務有5年規劃,目的使警務工作未發生前透過分析預警,採取預防措施,目前涵蓋9大領域。

  張健中:疫情下,對主動警務、社區警務、公關警務有何更全面構思和更多針對性的實際舉措,及「以警為本」對提升保安當局執法效率及執法水平成效如何?以及建議當局研設國安青年教育營等機制。

  黃少澤:主動警務、社區警務、公關警務是新問題、好問題,以往主動警務、社區警務及公關警務是更多人與人的接觸,疫情下,人與人接觸有很多防疫的約束及要求,會更多採取電子媒體聯絡方式溝通,雖然模式有變化,但力度不變,會不斷加強。

  「以警為本」最主要達到警隊對部隊的認同、歸屬,達到提升團隊精神、部門人員之間的和諧、提升戰鬥力及執法效率。

  崔世平:請問司長在其他範疇管轄領域會否在一戶通平台新增項目?如查詢增加交通違例及個人罰款?

  黃少澤:明年會在一戶通推出交通違例查詢、繳付罰款、邊界通行證網上申請、出入境網上申報、民防資訊傳播等功能。

  崔世平:網絡犯罪除日常宣傳提醒市民外,能否有更創新方法,如大數據及人工智能等盡早制止?會否與金融界合作,如設冷靜期?

  黃少澤:有些未必能合作,因為有自身法律制度,能合作方面都已經盡量爭取和推行。設冷靜期方面金融界未必能夠接受,對各行各業都有影響。

  王世民:天眼系統第五階段主要有甚麼作用,將放在新區或是現有社區;第六階段天眼系統有何部署?5G技術能否部署於智慧警務?

  黃少澤:第五階段天眼主要是前四期的優化調整,只增加85支鏡頭;第六階段主要設在新區,初步有600多支。

  梁鴻細:政府會否考慮在較僻靜環境增加安裝天眼?

  黃少澤:天眼建設成本較高,需要充分考慮。

  黃潔貞:未來就外僱犯罪方面會否做更多宣傳教育?

  黃少澤:一直都有開展相關工作。

  馬耀鋒:對於外僱販毒,當局有何應對措施?

  黃少澤:工作內容不便回應。

  民防機制

  高錦輝:是否有規劃疫情疊加自然災害的協調機制?會否列入演練?

  黃少澤:今年9月和10月已是疫情疊加自然災害的實際操作,是很好的操練機會,已積累相關經驗。

  陳亦立:民防志願者提供培訓課程成效?

  警察總局局長梁文昌:志願者培訓是科學性階段培訓,包括:基礎課程,市民可報名參加;進階課程,持續提高志願者應急技能。

  梁鴻細:防火安全負責人的課程參與人員有多少?到明年投入運作時是否有足夠防火安全負責人?

  黃少澤:防火安全負責人有義務做好相關培訓工作。

  馬耀鋒:強制食肆安裝氣體洩漏探測器的進展?

  黃少澤:強制食肆安裝燃氣探測器正在進行。

  鄭安庭:當局招募首批民防志願者十分熱烈,明年會否考慮適當擴大招募名額,令更多熱心市民有機會參加?

  黃少澤:不覺得有關志願者參與度踴躍,現時招聘 80人,結果得62人報名,未來會加強力度宣傳有關計劃。

  口岸通關

  胡祖杰:青茂口岸自動步行系統只有1小段,可否針對有需要輔助人士提供電瓶車服務?

  黃少澤:該路段有400多米,只有1段有自動步行系統,未來將向內地相關口岸部門反映情況,研究以免費或付費方式,提供輔助步行服務,方便長者或行動不便人士。

  李振宇:當局有沒有分析青茂口岸使用率不高原因?青洲跨工區口岸未來會否取消?隨著青茂口岸及橫琴口岸相繼投入使用,海關人員工作情況和壓力如何?還有人員編制是否足以應對?

  黃少澤:青茂口岸的作用就是分流關閘的人流,根據數據已經達到效果。青茂口岸通關之後,當局即刻向珠海提出可以隨時取消青洲跨工區口岸。但到現時仍未得到珠海回覆。當局希望盡快取消有關口岸,因為青茂口岸24小時通關,再無必要開青洲跨工區口岸,會增加人員壓力。

  海關人員壓力方面,人員編制足夠,現時最大問題在於招聘,海關從前年開始已經沒有招聘,計劃明年招聘30個關員,補充本身流失。

  宋碧琪:疫情下澳門兩次被封關,豁免隔離機制有否條件進一步放寬,特別讓應急居民可往內地辦事?貨物便利通關方面,一線放開二線管住放寬的度?

  黃少澤:政府不想看到封關影響居民過關,爭取放寬不簡單,已提出訴求向珠海和廣東省政府反映,要層層向上報。4類人一直可申請豁免。

  一線放開二線管住是指貨物,包括簡化申報程序等。

  其 他

  顏奕恆:打擊外僱水客時的同時,可否保障中小企外僱主和僱員的溝通和人員安排?

  黃少澤:犯法就是犯法,犯法需網開一面不是應有態度,比較難安排。

  高錦輝:本澳國安法應該與時俱進,是否有措施優化青少年學生國家安全教育,增加他們對國家安全的自覺性和主動性?

  黃少澤:優化青少年國安教育毫無疑問是明年施政重點,今年有徵文比賽,期望推動至大學生。

  胡祖杰:維護國家安全的配套、立法、修法工作進展如何?

  黃少澤:今年進行通訊截取及保障法律制度立法,以及維護國家安全修法是兩個重點工作。前者是1997年規定,現時已經完全不適應,今年內會移交立法會審議;2009年有當時的國家安全環境,當時未有總體國家安全觀,12年過去有新的理念,需適時評估修改,修法工作將著重增加程序法。

  胡祖杰:近來香港警方儀仗隊的步操方式採用國家步操方式,請問司長有何看法?

  黃少澤:香港為何這樣做大家都很清楚,澳門是否要做法,可順其自然去推動。澳門的方式是一種歷史文化,無必要強制性推行。今年國慶升旗時曾嘗試用解放軍進行曲或歌唱祖國搭配,但很不協調,搭配不了。

  胡祖杰:明年《樓宇及場地防火安全法律制度》施行,向管理業界提供培訓課程,請問強化防火安全負責人的消防知識教育進展如何?未來可否培訓文職人員參與巡查工作?針對強化消防安全主任新法推廣知識開展了嗎?推廣情況如何?

  黃少澤:現時沒有軍事化人員,巡查當中涉及執法問題,文職人員沒有獲賦執法權力。各種宣傳正在進行。

  龐川:隨著本澳融入橫琴深度合作區,將會有各種法律問題,如何保障澳門法律權益?

  黃少澤:深合區管轄安全和犯罪問題關乎屬地原則,澳門沒有辦法介入。認同會愈來愈多市民去深合區生活和工作,將來警務合作會更多和不斷推廣;現時與內地合作得不錯,有良好基礎,會進一步溝通加強合作。

  龐川:刑事司法互助方面有何計劃?

  黃少澤:2001年已經與中央政府傾談,但仍然未有結果,當中包括複雜法律、政治和社會問題,如果可以開展的話樂見其成。現時很多工作在這方面受到一定影響,若有司法合作協議,相信更多問題會更容易解決。

  陳亦立:將國家安全重要性落實到社區,宣傳工作成效如何?碰到甚麼困難,有否績效評估?

  黃少澤:國家安全問題是持續不斷工作,永遠在路上,國安加入教育課程非常重要。

  葉兆佳:澳門的國家安全法應與香港持平,香港設立國家安全公署,澳門除了修法,在機構設置上要考慮,不是出問題時才處理,立法亦要加快進行,執法力量是否足夠?

  施家倫:未來如何參考香港國安法立法,令澳門「一國兩制」行穩致遠?更重要是宣傳教育,有否條件建國家安全教育固定平台,不定期舉辦國安展覽。

  應對網絡安全風險和挑戰並存,網安法已實施兩年,但仍有不斷優化和提升空間,建議加大應急指揮能力建設,設應急預案。有否前瞻性整體規劃,軟硬件有哪方面需要加強?

  黃少澤:澳門國家安全法律已經落後,已可循網絡損害國家安全。國安法方面程序法缺位,立法是最好預防方式,要加快立法。

  葉兆佳:國家制訂境外賭博犯法,澳門在執法上如何配合好,令澳門有良好的營商環境?

  黃少澤:國家境外賭博的規範不是指澳門。

  葉兆佳:九澳新監獄仍未完工問題何在,能否盡快完成?

  黃少澤:力爭2024年完成。

  馬志成:2025年澳門將與粵港合辦全運會,保安領域準備工作是否著手部署?警隊人員是否足夠應付,休息時間是否足夠?

  黃少澤:非常讚賞這個超前思維,與周邊地區一直有交流合作,工作會不斷開展。希望透過科技方式提高執法效率。

  何潤生:橫琴口岸二期工程建設,構建車輛「大一站式」新型通關模式進度如何?目前「澳車北上」的政策方向及危險品儲存倉的進展;希望政府加強打擊酒駕醉駕。

  黃少澤:一站式的通關有序建設中;至於「澳車北上」,目前已具備條件推動,主要「睇時機」,有關政策方向已訂定,但現時不宜公布,希望大家耐心等候,到時3地政府會一同公布。

  林宇滔:對於殘疾人士過關可否有更多協助,能否納入社區警務?

  黃少澤:殘疾人士納入社區警務是很好的建議,會請各相關部門進行有關操作,與有關團體建立合作關係。

  林宇滔:抄完咪錶可以更改為即時通知?

  黃少澤:入咪表是每位駕駛者應有義務,並非等待警方通知抄牌,此舉會浪費警力,以及會對咪表的流轉產生影響。

  崔世平:金情辦在2018年由經財司轉去保安司,現時運作進展如何?特區政府投放了甚麼新資源令這個辦公室更好發揮作用?

  黃少澤:金情辦資源方面會盡量協助,情報方面亦與司警局、海關等做了很多合作,現時效率不錯,未來都會不斷加強。

  邱庭彪:危險品監管立法程序、樓宇防火安全法律制度等,有何全盤行動部署?

  黃少澤:提前部署工作正在進行。

  黃潔貞:大灣區情報通訊平台建設進展?

  黃少澤:現時情況比較複雜,希望盡快完成建設。

  馬耀鋒:交通警員指揮交通不規範,影響到道路安全,應否加強培訓?

  黃少澤:會正視相關問題加強培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