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法會保安範疇施政方針答問撮要

779

  一、預防及打擊犯罪

  立法議員陳虹:如何加強網絡安全?有何具體工作?

  王世民:如何加強預防網絡安全犯罪?

  保安司司長黃少澤:綱安法2019年12月生效後成立網安中心,會不斷改進工作,提高社會網安意識。

  黃潔貞:關注打擊社區賣淫,「一雞死一雞嗚」,建議將「賣淫」刑事化。

  黃少澤:現時警方打擊賣淫存在困難,只能以非法勞工執控,若社區「賣淫」刑事化有利警方執法,但需要社會共識,認為值得社會探討。

  黃潔貞:應加快對「假結婚」相關法律的立法。

  李靜儀:關注居留制度。

  黃少澤:假結婚2018年有142宗,2019年有94宗,2020年至今有13宗。近年「假結婚」犯罪數字有所減少,但警方仍會繼續打擊。「假結婚」獨立成罪原冀列入今年立法計劃,但因為有多項民生法律需於今年緊急立法而暫緩,強調警方希望盡快推進「假結婚」犯罪立法,但由政府統一調配立法計劃。

  李靜儀:關注打擊跨境販毒,現時「禁毒法」的刑罰會否過輕?

  黃少澤:由於澳門的毒品零售價較鄰近地區高,故吸引犯罪集團跨境來澳販毒,港澳兩地海關會加強情報交流,並聯合行動。對是否再修法持開放態度。關於刑罰輕,不會下此判斷,澳門「殺人罪刑罰」為20年,販毒罪刑罰為5至15年,屬加重情節的可增加至21年,是非常重的刑罰。

  梁孫旭:政府會否考慮把在賭場內兌換貨幣引入合法制度,又或引入「放蛇制度」打擊「換錢黨」。

  黃少澤:「換錢黨」由前年開始迅速增加,主因是內地銀聯卡收緊限制、提款機增加人面識別等。警方去年加強打擊「換錢黨」,並進行大量巡查,去年巡查2845次,較前年增加73%,並因此去年驅逐6964人出境,當中5158人被禁止在1至3年再入境;而前年驅逐3050人出境,當中2269人被禁止1至3年內再入境。

  用「放蛇制度」打擊「換錢黨」不符法律規定。

  梁孫旭:司長會否有其他輔助方式,能夠有效地壓制非法旅館?

  黃少澤:警方打擊非法旅館的工作從未停止,去年警方與旅遊局合共巡查6884次,最終封閉了361間非法旅館,今年至今共巡查500次,封閉了32間非法旅館。

  馮家超:因應大灣區融合,跨警罪案可能增加,針對大灣區治安問題,如何透過粵港澳警務合作機制,進一步預防打擊跨境犯罪?

  黃少澤:會繼續推動灣區警務機制。

  馮家超:本澳緝毒工作取得一定成效,去年販毒數字同比持平,但牽涉香港青年來澳販毒數字上升,未來警方如何加強與鄰近地方合作,從源頭阻止毒品來澳,如何加強青年少防毒宣傳工作?

  黃少澤:從源頭阻止毒品來澳值得探討,會一直加強區際和國際情報交流。

  鄭安庭:非法博彩網站影響本澳博彩業健康形象,打擊刻不容緩;打擊偽基站能否與內地司法合作,以有效打擊偽基站和有關網站?

  黃少澤:全部以網站寄存公司溝通屏閉和下架,與內地司法合作打擊非法博彩網站則未曾成功。

  鄭安庭:打擊消費卡套現,希望加強工作,令長者不會被騙徒騙消費卡。

  如何利用科技攔截詐騙電話,有何短中期對策?

  黃少澤:希望與各部門聯合宣傳,杜絕該類詐騙案件。

  何潤生:澳門毒品價格比香港高出3倍,澳門可能吸引其他地區集團來澳跨境犯毒,要重視問題。在預防青少年吸毒上,未來如何加強向青年宣傳防毒資訊?

  黃少澤:檢討毒品犯罪相關法律方面持開放態度。

  林玉鳳:2019年暴力犯罪方面,強姦案增43%,有沒有分析婦女安全問題?近年很多詐騙案涉及網絡情緣、美容院廣告,很多女性受害,有沒有總體方案處理?警方如何在網上加強宣傳工作?

  黃少澤:男士都網絡受騙,問題不易解決,警方會努力做好。

  崔世平:反清洗黑錢的執行情況?

  金融情報辦公室主任朱婉儀:隨著反洗黑錢的國際標準愈來愈嚴謹,本澳與監管機構去年陸續修訂相關指引,並已向國際組織提交跟進報告。本澳是全球首個取得全部40項法律法規合格的司法管轄區,健全的反洗黑錢法律體制給予外界信心,而鄰近地區認為,本澳反洗黑錢工作做得好,會放寬部分金融措施及金融工具予本澳使用,市民可從中受惠。

  林倫偉:去年電話詐騙案呈上升趨勢,如何理解個案增加的情況?

  司法警察局局長薛仲明:司警在2017透過反詐騙聯動機制及通報新犯罪手法,加強犯罪率的預防工作,2017年電話詐騙立案數字為146宗,去年減至119宗,反映市民的防範意識普遍提高。

  宋碧琪:如何加強與博企溝通協調,抑制罪案發生?

  黃少澤:警方與博企雙方合作良好,但瑕疵一定會有,司警過去有與博企保安部門進行培訓,效果理想,行動上更有默契。

  李振宇:疫情衍生的犯罪有何應對措施?

  黃少澤:今年首3月的刑事犯罪較去年同期減少925宗,減幅28.3%,認為疫情過後可能帶來負面效應,包括涉及侵財性、賭場、詐騙等犯罪個案的增加,當局會不斷化解及提醒社會預防。

  二、警隊管理

  黃顯輝:未來當局將針對性就保安人員展開一系列培訓工作,過去警校是作專業培訓,為保安人員及主管級人員安排專業課程,關心除專業課程外,基層前線人員,例如旅遊警察,以及在打擊的士違規行為、非法旅館方面,有否相關培訓?

  黃少澤:保安學員分兩階段培訓,一般培訓階段和專業培訓階段,警員培訓有與時並進。

  區錦新:頻繁出現有警員濫用職權事件,是否機制上存在問題?越級投訴被視為不適當?應在機制上遏止這種不法行為。抄牌會否彈性處理?

  陳 虹:近年爆出有休班警員醉駕,未來會否加強教育?

  黃少澤:保安司司長辦公室網頁警鐘長鳴欄目公布的警員涉嫌違法共有6宗,當中一半涉及醉駕,警員知法犯法,必將被從嚴處理。有關欄目稱為「警鐘長鳴」,也表明警隊對警員紀律永不放鬆。

  對交通執法,市民有怨言可以理解,但警員要依法執法。

  馬志成:前線警員和消防的防疫設備是否足夠?人手是否足夠?休息又是否足夠,抗疫工作可能會常態化,如何確保他們有足夠休息?心理求助個案有否增加?會否加強心理輔導工作,增加心理健康講座?

  李靜儀:關注前線警員心理情緒困援或心理關懷。

  黃少澤:疫情對澳門社會治安有不穩定因素,保安當局已及時了解,及時部署,包括加強巡查非法旅館和打擊偷渡等。

  疫情期間前線人員工作時間較多,消防局抽調110個文職人員補充人手,其他部門也有類似做法。

  會保障前線人員休息,包括經與衛生局溝通,借用澳門大學25個獨立單位予有需要前線人員休息;另外向有需要前線人員提供心理輔助,疫情至今有6宗相關求助。

  王世民:現有警力資源是否足以應對已預見會增加的保安工作量?未來對本澳警力資源分配和調度方面有否新規劃,以應對澳門內外日趨複雜的安全環境?

  黃少澤:現時人手編制緊張,多年來不斷推動改善警務運作,釋放出一線警力,希望透過「無增長改善論」改善警務運作效率。

  從2015年12月至2019年12月,增加人手952人,增幅8.6%,相當小。去年表面上增加800多人,但經流失,最後入職只有211人,亦曾有1年只增加106人;為配合特區政府精兵簡政的施政方針,今年停止包括保安學員招聘,希望將來真正有必要才招聘,否則透過科技強警釋放警力。

  梁安琪:隨著社會發展迅速,保安部隊不同部門增加不同新的工作,工作量不斷增加,前線人員每周工作超時,已收增補性報酬而不獲補假,100點增補性報酬是否足夠,會否盡快檢討細化?

  邱庭彪:有人員反映現時人員每周工作超過44小時才能收增補性報酬,保安當局有何措施處理?

  蘇嘉豪:保安部隊人員休息權方面,現時只有下限44個小時,但沒有上限。海關很多同事在精神及體力已達極限,只有休息,沒有假期。

  黃少澤:設定上限要社會共識,目前沒有上限,最低超時工作44小時就可取得100點。目前有一些地區有上限,但香港方面則不可以補錢,特別情況下才補津貼,要全盤比較;葡國方面超時工作沒有津貼,是補時,那種制度最好要共同探討。現時問題是如何作出平均方面並不合理。

  早前公布的審計報告認為每周都要達到44小時才能取得100點,按報告不能平均計算,只要1個星期不足44小時該月便沒有津貼,亦不能補時,的確不公平。

  保安司正起草法案容許平均計算,以程式計算44小時,已交行政法務司司長,大家都有共識認為平均計算合理,如何更合理令津貼反映員工辛苦是首要考慮。

  100點不能彌補人員勞累,是否增至120點要有社會共識,當局無任歡迎。

  高天賜:建議制訂特別法例,為抗疫前線人員多發1個月薪金。

  黃少澤:若議員提案,政府會接受,更無任歡迎;但政府必須依法,希望前線人員更多獲得獎勵,已經與各局長開會,會盡量放鬆。

  梁安琪:司機每月多10點薪俸點,但發生交通意外要自己承擔修車費等,但本澳交通情況日趨擠塞,如何令司機繼續保有健康向上工作心態,薪俸點有否提升空間?

  黃少澤:不屬責任不會追究,若果因其失誤,會視乎情況,局長會建議司長決定是否豁免。

  何潤生:今年的立法計劃包括保安部隊及部門人員通則,在津貼及職程銜接方面,未來獄警及海關都有相關計劃,能否整體介紹有關構思、計劃?

  蘇嘉豪:獄警本地化的進度如何?職程人員通則何時進入紀律程序?

  黃少澤:保安部隊人員通則、司警、懲教管理局職程全部統一,希望統一薪酬待遇、晉升等,對懲教管理局很重要,他們的福利比其他人「低一截」,保安部隊人員通則今年納入立法計劃,希望做好制度。

  蘇嘉豪:紀監會改革方面,希望外部監督機制法制化,避免自己人查自己人,紀監會要有獨立調查權。

  黃少澤:去年行攻長官批示作重大改變,紀監會直屬行政長官,秘書長由行政長官任命,並擴大監督層面,加強監察權的主動性,可開展簡易調查,比香港監警會更進一步;但對是否要有獨立調查權有保留。立法研究方面會配合紀監會的研究。

  林玉鳳:2020年立法計劃已包括保安部隊人員職程,是否包括海關?獄警職程何時提出?

  黃少澤:獄警職程已交行政法務司,但何時提出要統籌。

  胡祖杰:「警鐘長鳴」方面,今年2月3月只有兩宗消防人員涉違規案件?對休班警員個人行為,當局如何應對?

  黃少澤:「警鐘長鳴」設立以來至今65宗,仍有18宗未處理,今年有6宗,3宗是警員酒後駕駛,感到遺憾,但要依法處理,執法人員守法標準要嚴格。要加強改善、教育宣傳。

  吳國昌:保安部隊基層人員將來晉升機會是否公平?

  黃少澤:保安範疇各領導會全心全意聽取前線人員的意見,並會依法處理,若法律解決不了會通過修法解決。

  陳華強:警隊內部的晉升時間過長,由基礎警員到高級警長的晉升年限要多少?

  黃少澤:將來修改保安部隊軍事化人員通則後,將增加高級警長職程,內部人員或「街外人」均可報考,比例各佔一半,相信絕對公平。高級警長職程較副警司低一級,設置是為打通職程,讓基礎職程人員可以晉升,晉升需約10年,可以跳級。司警亦將增設偵查主任職程,與高級警長相對應,但不可以跳級,晉升需約12年。

  陳華強:如何培養保安部隊成員的法治思維和執法能力?

  黃少澤:培訓、監督、有罰有獎,是目前培養保安部隊人員的工作。

  宋碧琪:未來如何加強保安部隊人員的國家安全意識?

  黃少澤:保安部隊肩負維護國家安全的重任,若國家安全意識不夠會影響執法效果,每一期保安高校都會邀請駐澳部隊講解國防及國家安全。

  陳亦立:關注保安高校男女體能測試中相對不平等,測試項目標準不一。

  黃少澤:女警有時所擔負工作男警未必能做到,指「就算兩公婆擔負的事都不同,男人擔當多啲係應該」。

  三、科技強警及警務工作

  陳 虹:全年酒駕嚴重,處罰過輕,何時能修訂?

  龐 川:居民希在治安黑點增天眼,未來會加入人面識別技術,但毋需向個資辦申請,引入人面識別理據和是否已有機制保護個人私隱,如何在執法和保護個人私隱上取得平衡?民防綱要法中建議引入志願協防制度,希望作介紹。

  黃少澤:會向個資辦申請,估計第四期天眼可於7月投入運作,第五期在巴士站和人流密集區。

  天眼的作用當局一直有向社會宣傳,監察人流和犯罪起積極作用,成效明顯。

  人面識別方面,現時社會部分人士對此有憂慮,資料提取有向個資辦申請,任何違法都會被追究責任。

  人面識別後台模式不屬天眼設備,與天眼系統獨立,同伺服器分析,符合法律規定,但會與個資辦保持溝通。公務員若以民防成員參與民防工作,發生意外時,屬在職意外,若以自願著身份參與民防工作則以保險方面。

  陳 虹:如何加強大灣區智慧警務?有何具體規劃?

  黃少澤:涉及大數據,大灣區之間做智慧警務不容易,司警局正構建「粵港澳大灣區警情通報平台」,目前正準備購買軟硬件設備,希望今年內可完成。

  馬志成:有多少警力調配應付疫情?有多少旅客滯留澳門?如何解決他們的簽證問題?公關警務方面,經常及時推出防冒和防盜、防疫訊息,希望未來加強相關宣傳工作。

  黃少澤:因疫情滯留澳門的旅客,當局會靈活處理簽證到期問題。現時留澳旅客非常少,每日只有約200、300名遊客,希望回復以前遊客更多的時期。對旅客簽證到期,當局會以人道或疫情不可抗力的理由續期。

  王世民:有關保安範疇各部門在推進智慧警務系統建設,實現資訊共用方面的工作進度如何?如何讓社會大眾感受、體驗到「智慧警務」的實際應用?

  黃少澤:智慧警務的五年計劃,分為3個階段。首階段自去年起啟動;第二階段今年全面推動基礎建設,初步實現智慧化應用;第三階段2022至2023年為全面深化。智慧警務五年計劃冀將保安範疇數據集中,以智慧化運作。五年計劃後,計劃與其他範疇、甚至整個政府的數據,在法律容許下,集中融合後讓警方使用。

  黃潔貞:加快保安部隊及部門人員通則修訂進度,以打通基礎職程及高級職程。

  黃少澤:保安部隊及部門人員通則為今年立法計劃,當局已再次完善條文及送交行政會,估計近期會詳細討論,之後會送立法會審議,希望今年內完成。由於條文眾多、內容複雜及技術難度高,亦加入海關職程及紀律制度,故修訂時間較長,又提到法務局及公職局亦提出較多意見,且要與一般制度相銜接。

  李靜儀:應急指揮應用平台在2019年分階段投入使用,市民比較關注民防方面整個籌備情況如何?

  警察總局局長梁文昌:應急指揮應用平台共有5個子系統,好處在於各部門能統一接收資訊,在颱風期間,各部門能共同研判,讓資源有效分配,對防災工作大有幫助。

  何潤生:澳門特區防災減災十年規劃完成的進度如何?如何檢討?今年颱風演習第二季進行,如不能開展,會用甚麼方式替代?疫情過後,如何反思抗疫工作有何不足,並納入民防的經驗中?能否介紹應急指揮應用平台如何提高應急管理能力?

  黃少澤:民防總計劃今年進一步完善。抗疫工作檢討方面,會同衛生局、社文司一同檢討。

  梁文昌:應急指揮應用平台有5個子系統,2019年下半年落地,應急指揮平台的好處是可視化,多個部門統一接收訊息,將資源有效分配,對防災工作大有幫助。

  施家倫:《網絡安全-管理規範》、《網絡安全-事故預警、應對及通報規範》甚麼時候可以訂好?

  黃少澤:準備進行更完整的反恐立法,計劃在《國安法》中建立預防調查、遏止恐怖主義犯罪及相關行為的制度,現已起草完畢,正待時機推動。司警局今年亦會成立恐怖主義罪案預警及調查處。

  高天賜:質疑「警鐘長鳴」制度不夠,認為欠缺公布紀律方面的標準。

  黃少澤:嚴重性質的一定會公布,若有問題一定會上載「警鐘長鳴」。

  高天賜:司警治安警公關部門能否合併推動警民合作?福利署希望做得更好。

  黃少澤:合併不適宜,每個局社區警務的工作都有不同,司長辦可統籌協調。

  何潤生:海關有甚麼設備打擊偷渡黑點?

  黃少澤:海域指揮中心、3個海上基地、6個分區運作、半小時反應圈、24小時運作,現時有13個監控點進行海上監察。本澳680支天眼,一部分用於沿岸,同時使用海、陸、空監控,包括無人機、海上巡邏系統等。

  麥瑞權:為全澳市民生命財產安全,應加速天眼建設。

  黃少澤:安裝每個鏡頭要個資辦批准,至2023年本澳會有2600支。

  林玉鳳:颱風襲澳時,遊客難收到政府緊急訊息,緊急通知方面建議使用「細胞廣播」技術。

  黃少澤:對遊客宣傳,「細胞廣播」,是4G的技術,有同電訊公司探討,但執行有困難,「天鴿」後幾次颱風,旅遊局透過電訊公司發訊息給遊客,4種語言廣播,希望遊客知道相關訊息。

  林玉鳳:天眼後台的處理是自動化的處理,訊息會否與其他部門分享?相關人員如何培訓?

  黃少澤:天眼測試報告公開不成問題,但不是天眼組成部分,測試後會進行下一步措施。

  崔世平:智慧警務的應急指揮應用平台如何充分利用地理訊息系統?

  黃少澤:地理訊息系統能否將關鍵建築物的安全性數據化,再連接到指揮平台作為預警作用,會是將來的方向,但強調過程不容易,要視乎澳門未來數據化的發展。

  崔世平:新型警務模式有否具體成果?

  黃少澤:目前暫時不能用數據體現,但警隊形象、警民關係成效有否提升是可以由市民評價,目前警民互動愈來愈密切、關係有質的改善。

  葉兆佳:關注大灣區警情通報平台。

  黃少澤:平台涉及資源共享問題,包括犯案手法、偵查經驗,再將接收到的警情讓對方及時知悉,目前已與內地加強機制合作。

  四、出入境管理

  區錦新:澳門要發展世界旅遊休閒中心和有力發展會展業,當中出入境便捷很重要,但近幾年經常聽到被拒入境事件,去年10月有國際工會在澳門舉行年會,規模較大,但部分成員因不受歡迎和對地區有害而被拒入境,連香港工會領導亦被拒入境,社工、記者也被拒入境;但本澳為旅遊城市,質疑當局濫用《內部保安綱要法》有關被視為不受歡迎人物的條例,不單不文明,亦影響澳門旅遊城市形象。

  黃少澤:全世界各國各地區都有相關機制、法律,旅遊城市首要是安全,不認同指濫用,設有救濟和上訴機制。

  陳 虹:橫琴口岸人員配置是否到位?

  黃少澤:現有150個治安警和60個海關人員會搬去橫琴口岸,第一階段人手足夠。

  黃潔貞:橫琴口岸澳方口岸區及相關延伸區何時可以正式通關投入使用?

  黃少澤:現階段還要完善橫琴新口岸的後續工程,並進行通關設備、壓力測試,以及消防救急聯合演練等,待相關工作完成後才能確定通關時間。政府正不斷與內地相關部門溝通。

  黃潔貞:《出入境管控、逗留及居留許可的法律制度》、《通訊截取及保障法律制度》,現階段的修法進度為何?

  黃少澤:警方已完成《出入境管控、逗留及居留許可的法律制度》新文本,將盡快提交行政會討論。

  梁安琪:珠海市突然推出防疫入境管理措施,令居民措手不及,接連發生的通關問題,令市民感到澳門處被動狀態,通報工作應否做得更好,令居民有更多時間準備?

  黃少澤:珠海政府一直有與本澳溝通,當日措施實行得緊急,但不知中央怎批,更不可提早公布;珠澳兩地政府當時亦及時回應。

  希望能盡快推動通關,但通關不是澳門一方能決定。

  鄭安庭:疫情期間不少外僱在沒有收入情況下以身試法,會否將提供無犯罪紀錄證明覆蓋至所有外僱工種?

  黃少澤:從事保安員來自不同地區都需要無犯罪紀錄,越南籍人士亦要提交無犯罪紀錄,若有需要將來可與其他國家商討,但涉及外交問題不是單單警方能做到。

  崔世平:蓮花口岸原址如何利用?

  黃少澤:行政長官正考慮原址土地的使用問題,曾在政務會議問過5位司長意見,有關地段位置非常好,初步會考慮用作商業及政府用地等。

  柳智毅:恢復通關後,會否優化口岸作分流,減輕通關壓力?青茂口岸建設進度如何?橫琴口岸通關時間表?

  黃少澤:旅遊局和交通局近年一直推進關閘口岸的分流工作;青茂口岸初步工程預料在明年年底完成建設,但強調疫情可能會影響進度;橫琴口岸的通關時間希望盡快推進,但要考慮工程的完善情況,通關設備的測試、跨區聯合演練等。

  陳澤武:青茂口岸主要功能是分流關閘,將來輕軌連接關閘,可能有更多人引入關閘,會否在關閘設計「合作查驗、一次放行」的通關模式?

  黃少澤:將來青茂口岸最主要是便利港澳居民來往,因為青茂口岸大量使用自助通關實現「合作查驗、一次放行」,對本地居民更有吸引力。若關閘口岸採取同樣做法,值得考慮,但需要中央批准。

  五、消 防

  黃潔貞:關注危險品儲存。

  黃少澤:配合尋找新地方已經露曙光,需要工務範疇開展收地程式,完成後政府會統一公布。

  黃潔貞:防火規章修訂進度為何?

  黃少澤:今年1月8日首次政務會議,行政長官將相關法案交給保安當局,於本月22日完成法案條文調整,並已送交行政法務司,希望在今年內通過法案。

  胡祖杰:如何利用都更,完善防火安全規章?

  黃少澤:樓宇防火應對技術發展不斷更新;會同都更方面配合,已重新調整法律,相關法案交給工務局提交意見,相信5月初會得到回應。

  胡祖杰:澳門在燃料安全方面有法規,但較舊,針對城市燃氣管道安全方面,會否訂立《燃料安全法》?引入《防火安全規章》中處理亦可考慮。能否在港珠澳大橋澳門口岸消防分站檢查滅火筒?

  黃少澤:樓宇防火安全法制正在進行,危險品的相關法律都在推動,最終要政府統籌。

  消防局局長梁毓森:燃氣管道安全方面,根據《建築物中燃氣管路供氣設施的技術規章》去做。

  檢查滅火筒方面,港珠澳大橋行動站現時用作抗疫澳門區的運送中心,地方有限,如有更好的地方會考慮。

  崔世平:《防火安全規章》修訂有甚麼困難?

  黃少澤:目前了解不多,日後統籌立法工作時會與工務範疇和消防局多作溝通。現行的《防火安全規章》就是新修訂的《樓宇防火安全法律制度》,認為該名稱更符合相關法律制度內容,未來消防局增加人手,因法律賦權給消防局進行樓宇防火規章執法。

  李振宇:城市規劃如何強化消防安全因素?

  黃少澤:路面防火安全與城市規劃、市政管理、路網設計相關,要作綜合考慮,不能單靠《樓宇防火安全法律制度》規範。

  六、其 他

  黃顯輝:懲教方面,至2019至12月有1630多個在囚人士,其中本地人有420人,外地人有821人,關注監獄設施,路環監獄擴建可否滿足需要?

  新監獄何時投入使用?

  獄警人數有626人,其中427人為本地人,尼泊爾籍有159人,當局在招募獄警方面有否困難?

  社會重返委員會由社工局和懲教管理局組成,想了解釋囚重返社會的工作,澳門以外人士有否資格申請社會重返培訓?

  黃少澤:新監獄第一、二期工程已完成,原先預計於2021年中完成的第三期工程,因疫情有所延誤,完工期有可能延至2022年。第四期會在今年進行設計和招標,並需要在第三期工程完成後方可展開第四期工程。現時囚犯人數1609人,其中內地囚犯佔一半,床位緊張。擴建可增100個床位。

  陳 虹:國家安全教育非常重要,今年施政方針有提到要維護國家安全體系,完善法制和機制建立,希望作出介紹。未來如何進一步深化青少年國家安全教育?

  鄭安庭:國家安全教育已成為澳門「一國兩制」核心內容之一,今年因疫情改為網上舉辦國家安全圖片展覽,未來對國家安全教育展如何普及到更多市民?

  黃少澤:認同更生動推行國家安全教育,將來會以各種市民樂見的形式更多推廣宣傳。

  黃潔貞:《澳門保安部隊軍事化人員通則》何時完成修改?

  黃少澤:《澳門保安部隊軍事化人員通則》現正完善條文,之後再送交行政會和立法會討論,法案主要加強人員向上流動,改變晉升的方式,以及優化紀律制度。

  黃潔貞:加快監獄興建工程。

  黃少澤:保安司會與工務範疇全力推進工程,但興建新監獄有技術和安全要求,如第四期通訊工程和設計,原本可以一起做,歷時只一年半,但為安全計而要分開做,故至少需時兩年,因有不同標準要執行。

  梁安琪:因應不少閒置土地收回,會否爭取興建保安部隊宿舍,以穩定團隊?

  高天賜:現任行政長官有否收到前任行政長官提交有關保安部隊的宿舍研究報告?為何有不少閒置土地不去建公務員宿舍?保安部隊人員能否到珠海置業居住?

  黃少澤:土地使用一定要按政府總體政策,若果容許會樂見其成。

  胡祖杰:防疫工作是否要啟動民防機制?

  黃少澤:傳染病防治法的問題是防疫問題,民防是當影響社會穩定、民心不穩就要啟動,目前防疫工作做得不錯,市民配合,社會穩定,不需要啟動民防,希望將來亦不會啟動。

  吳國昌:港珠澳大橋澳門口岸物流中心的規劃進度?

  黃少澤:今年1月8日的政務會議已就物流中心問題定論,行政長官明確表示有關工作不會由海關及保安範疇負責,而是其他範疇負責,具體待政府統一公布。

  林倫偉:有否信心突破跨司障礙,促成行車稅圈電子化?

  黃少澤:對電子化無任歡迎,但前提是要法律容許,以及電子化是否能全面普及。

  李振宇:強制要求家傭提交行為紙,在行政操作上有甚麼困難?

  黃少澤:客觀來看很難做,要考慮國家外交層面的對應關係,從互惠平等作全面考慮。

  李振宇:DNA數據庫法律制度立法背景?

  黃少澤:利用DNA技術普遍在現代生活中廣泛使用,但始終涉及個人私隱問題,故要單獨立法解決,包括如何提取DNA、做資料庫,如何使用、銷毀,都需要賦權及限制,去年已獲行政會同意政策方向,法案文本仍待完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