僅收取承批公司管理費 林宇滔指欠缺生存空間

監管下確保衛星場分佣分成存活

405

  【本報訊】立法會前日一般性通過《娛樂場幸運博彩經營業務制度》法案,當中提出賭牌承批公司、博彩中介人、合作人以及管理公司4大主體並規範各自責任。立法議員林宇滔指出:法案中的管理公司某程度上就是現在的「衛星賭場」,然而法案建議管理公司只能收取固定的管理費,他認為只會令「衛星賭場」完全沒有生存空間,建議在確保政府可監管的前提下,管理公司可收取承批公司的佣金或分成,有空間讓「衛星賭場」生存下去。

  對失業潮無預案 勿含含糊糊過關

  林宇滔表示,支持政府加強監管博彩業的方向,他更認為政府做得太遲,現在博彩業務法提出4大主體:承批公司、中介人、合作人和管理公司,管理公司某程度上是政府所指的租賃娛樂場,即「衛星賭場」。他指場所的問題從來不覺得有爭議,因賭牌到期後所有場所都屬於政府,但最大問題是法案建議管理公司只能收取固定的管理費,且不得涉及任何賭場的前線運作和帳房等,表面上為避免不規則的行為,方向上是可以討論和執行的,惟新法下管理公司完全沒有任何佣金和分成,只能收取固定管理費,與現有市場推廣公司、清潔公司、保安公司沒有任何分別。

  他直言,政府定出有關規定,只會令「衛星賭場」完全沒有生存空間,在沒有生存空間下,即使設3年過渡期亦沒有作用;他反問政府有否預案應對失業潮?因早前只是某大貴賓廳結業,衍生的失業問題至今仍未解決,倘再加上20多間「衛星賭場」出問題,大量「衛星賭場」員工失業,只會更難解決,政府必須面對和交代清楚,而不是含含糊糊蒙混過關。

  冀政府更多思考 有繼續經營誘因

  另一方面,林宇滔指法案建議中介人可收取最高1.25%的佣金,貴賓廳一般殺率是2.8%,有關佣金合理,但管理公司為何不能收取佣金作為激勵機制?他引述李偉農司長指中場殺率約為三成,管理公司亦應有一定佣金或分成,才有誘因令「衛星賭場」繼續營運下去。他認為管理公司的佣金多少將來可以進一步商討,確保政府既可監管,確保承批人責任的同時,亦有空間讓現有「衛星賭場」有理由生存下去,期望法案稍後小組會細則性審議期間,政府有更多「衛星賭場」生存空間的思考。

  他最後說,其實博企與「衛星賭場」一直有管理合同的規定,只不過政府一直沒有要求「衛星賭場」提供或審批其管理合同;但又容許衛星場一直經營,本身的責任就在政府,如果將來的管理公司根本沒有生存空間,政府不如直接取消衛星場,但現在「衛星賭場」沒有生存空間,政府亦沒有相應保就業配對措施,林宇滔強調是絕對不能接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