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洪芳收回辦居留退定申請獲批

162

  【本報訊】初級法院昨續審貿促局前主席張祖榮案,商人盛洪芳涉增加投資假象以申請重大投資移民個案中,被告、商人吳國壽經歷長時間仍未能為盛洪芳成功辦理申請,最後退回50萬訂金,廉署證人表示,盛洪芳在授權另1間公司辦理申請期間,相關申請已經批出。

  案中被告盛洪芳涉以增加投資假象以申請重大投資移民個案的案情顯示,盛洪芳多次不獲審批重大投資居留後,盛洪芳轉向另1間公司辦理有關手續,最後政府批出有關申請,吳國壽向盛洪芳退回50萬訂金。廉署姓黃證人表示,有關43萬人民幣款項於2017年11月15日轉入1個內地戶口,吳國壽的下屬余淑華亦向盛洪芳提及「我們要打番50萬畀你。」

  證人指出2017年7月12日,張祖榮簽署有關盛洪芳重大投資居留申請的建議書,8月8日經濟財政司司長同意,至9月19日行政長官同意批出申請;不過,於2017年9月,洪盛芳已授權「陳迎金」再次申請居留,並提交轉換聯繫方式文件。

  證人指出,「陳迎金」其後沒有再提交其他文件,看不到「陳迎金」有提供過服務,只是交過授權書及通訊方式,相信是盛洪芳不滿吳國壽的辦證時間太長,但當時盛洪芳不清楚吳國壽最終為她成功辦理申請。

  庭上播錄音吳國壽教路扮增資

  案情顯示,吳國壽與盛洪芳於2013年認識,對於盛洪芳個案中,為何要等盛洪芳開公司2年之後才交增資信,而不是一早做好?證人表示,盛洪芳的公司在2013年11月開業,當時貿促局對重大投資居留個案的審批有兩種情況,一是已經開業;而剛開業的公司要一段時間後才會研究公司的財務報表是否符合要求。

  「盛洪芳的個案一般要等1至2年,可能當時亦未有4000萬(投資額)。」證人亦提到,2014至15年政府換屆,可能程序有變,相信張祖榮不能直接介入個案。

  2015月11月14日,吳國壽下屬余淑華向吳國壽表示,已向貿促局為盛洪芳個案提交增資信,吳國壽回覆「要加落去寫畀貿促局主席」。根據庭上播放的錄音顯示,吳國壽亦在手機聊天軟件中「教路」說,「好似真係做投資的模式」、「啲錢入咗去,之後再去幾間公司,分好多筆出,一入一出,開票自動轉帳出。」、「而家係4000萬呀,就做增資的模式,協助佢做,跟住打錢落去……喺政府文件上顯示,做到4000萬。」。

  廉署亦發現盛洪芳曾向貿促局提交增資試算表,將浙商投資發展有限公司的投資額由原定的1000萬增加至4000萬,但貿促局的計算標準顯示,公司2014至2016的固定資產投資額只有9萬元增幅。

  證人又指出:2016月11月18日,盛洪芳向吳國壽下屬楊淑津提到,「要把兒子送到國外上學,問『壽哥』追貿促局。」翌日早上8時,吳國壽、盛洪芳約見張祖榮,談及申請情況;在楊淑津手提電話搜出當日中午存檔的一份筆記圖片,提到「領導」在會面中談及「1年幾千個個案」、「點到為止,看文件,也說了你的不是,走後門。」、「指點配合。」、「當沒見過領導,不能說出去。」、「求人的語氣,不是責問。」

  雖然證人沒有直接證據指出當日張祖榮確有出席會面,但根據張祖榮的出入境資料,當日上午7時27分張祖榮經關閘入境本澳,於上午9時48分離境;而吳國壽亦於當日早上從機場離境。

  在會面之後,張祖榮女兒張倩雯曾致電「壹建」,之後余淑華與吳國壽的手機聊天記錄提到,「張爸回答:九妹(盛洪芳)公司另一股東已獲批(身份證),是因為(公司)佔股大,加上審批條件收緊。」

  另外,前貿促局投資經理甄溢全證實,曾在盛洪芳個案中提供意見,但在楊淑津向他傳文件前,文件中已提及對增股的解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