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揭都更逼切性法案宜盡快出台

181

  早前本澳第七十五例越南籍女患者居住的黑沙環新美安大廈,128戶821位居民被遷往金寶來酒店隔離觀察,原因是當局指,因為大廈衛生環境相當不理想,居住人口密度高,為維生支援及檢疫帶來一定困難,不符合隔離條件。隔離期過後,居民遷回住所生活,市政署等竟協助清出8噸垃圾和廢棄物,揭露在全球最富裕城市之一的澳門,竟有衛生條件如斯欠佳的居住環境,且相信不只新美安大廈,各個舊區比比皆是。

  這次新美安大廈的確診事件,業主和租客肯定要負上應有責任,畢竟維護大廈公共空間整潔,是住戶責任,政府也難以針對無管理的低層樓宇強制成立業主大會並聘用清潔公司,但事件亦掀出舊區重整的逼切性,網上有人笑言,不努力的澳門居民可以申請得到社屋和經屋,靠自己雙手生活的要居於環境惡劣的私人樓宇,儘管言詞偏頗,卻教人笑中有淚。

  特區成立之初,已經提出對祐漢新邨7幢樓群進行都市更新重建,只是20多年來「只聞樓梯聲」,而新美安大廈不在祐漢樓群之列,可見舊區衍生問題有愈來愈多的趨勢。對於居住環境惡劣,惟業主又不太願意自資重建,中心思想是「支持重建,但不願意支付重建費」,皆因大部分業主都並非自住,只是租予外僱住宿,所賺的租金已經「跑贏」當年購買成本。

  「重建後回遷」的確較可行,但在不願支付重建費的狀況下,增加容積比是可行一途;卻也會衍生業主出售增值的物業獲得重建費,恐怕當局不一定有意放寬容積比。

  樓群業主也不是看不到澳門重建的成功例子,福寧大廈、海德大廈等都是成功案例。然而,由於祐漢、黑沙環區人口非常密集,7幢樓群的住戶逾千,重建後再增加人口,對居民的生活質素帶來一定程度影響,而增加樓層也代表要加裝電梯,日後大廈管理費用必定增加,這可能是業主考慮的問題之一。

  去年特區政府完成《澳門都市更新法律制度》諮詢總結報告,當局曾於年初表示,目前法務部門正在工務部門配合下,根據諮詢期間收集的各界意見及研究報告的結論,草擬《都市更新法律制度》的法案文本。作為今年立法規劃的項目,《都市更新法律制度》將在今年年底前送交立法會審議,目前已屆10月底,還未見相關文本露面,而最關鍵的重建業權百分比,當局守口如瓶,沒有資料,我們難以討論。

  不過,我們相信肯定不會是百分百的業權贊成始可以重建,就算降至九成,又如何保護剩下一成的反對意見?倘若處理得不好,這些住戶會被污名化為「釘子戶」,又或出現一次又一次社會事件,這不是我們所樂見。對此,做好都更法案、部署應對手段,是特區政府制訂法案文本時應有之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