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下貧富差距擴大 法律跟不上社會發展

特區須按國家標準推進治理變革

244

  【本報訊】第六屆立法會第四會期剛結束,立法議員施家倫、宋碧琪昨總結會期工作。他們反映,疫情下貧富差距擴大、利益格局僵化,而市民反映的醫療、住房、交通、都市更新這些老生常談問題多年來進步很小,本澳法律更新速度嚴重跟不上社會發展步伐,公共行政體系和行政效能嚴重落伍。對此,他們建議特區政府要對照國家標準,完善危機應變機制;加快推出新一輪抗疫援助;設立全民基金,創機遇共享機制;圍繞發展任務,推進治理變革。

  法律缺失推動多元產業無法落地

  施家倫、宋碧琪工作報告會昨午在民众建澳聯盟禮堂舉行。會上,施家倫對最近澳門社會經濟的情況發表以下看法:第一、疫情之下,貧富差距擴大、利益格局僵化,機會分配不公平,基層家庭出人頭地的渠道和機會不多,特別受疫情衝擊,結構性矛盾更明顯,情況有更嚴重趨勢;第二、市民反映的訴求,來來去去都是醫療、住房、交通、都市更新這些老生常談問題,各界都表達了很多意見,但8年過去,市民關注的民生事項進步很小,還是那些老問題,施家倫坦言身為議員感到很愧疚。

  第三、本澳法律更新速度嚴重跟不上社會發展步伐。法律滯後甚至法律缺失,導致政府一些作法陳舊落後,跟不上時代,以至出現部分要推動的多元產業無法落地;第四、公共行政體系和行政效能雖有進步,但是不客氣的講是嚴重落伍。思維僵化、缺乏承擔、官僚作風不少見,權責不清、跨部門合作不暢問題依舊。各界非常期待可以有更多真心為民辦實事,有擔當、敢作為的官員。

  跨境合作出現壁壘令投資者卻步

  第五、招商引資政策沒有作系統梳理、集成創新。本澳制度優勢不僅沒有很好地發揮出來,而且還出現跨境合作的制度壁壘,導致不少投資者望而卻步,許多項目無法落地;第六、政府推出的產業基金運作方式相對單一,主要還是採取補助和貼息貸款等方式,沒有建立起市場化、專業化運作的政府投資基金,亟需引入現代企業運作模式;第七、新冠疫情給全世界帶來巨大影響。澳門作為微型經濟體更受到嚴重衝擊。產業結構單一、就業市場萎縮、青年出路狹窄是廣大居民面臨的現實威脅。

  就完善本澳疫情防控、支持疫下民生經濟等逼切性訴求,以及多元發展、行政改革這些重點改革任務,施家倫、宋碧琪提出以下政策建議:一、對照國家標準,完善危機應變機制。在新一波疫情應對中,政府的危機應變體系出現不少漏洞。政府要深刻檢討常態化防疫工作的不足,作出全面檢討,對照國家標準,加快完善工作機制和應變方案。要第一時間全面激活應急指揮體系,明確各部門的職責分工,第一時間召集行政系統的力量、組織社會資源,作出快速應對;要第一時間強化衛生、治安、網絡電訊的協同,盡快落實確診個案的調查工作,確保人數查清、人頭查清、位置查清、管控情況查清。

  要盡快做好澳康碼、全民核檢等預約系統的擴容升級和壓力測試工作;要做好全民核檢期間的人群管理,考慮啟動第二輪全民核檢,以便重建本澳安全旅遊的城市形象,尋求中央支持,重啟旅遊經濟復甦態勢。

  深入體察民情保市場主體穩就業

  二、加快推出新一輪抗疫援助。他們強烈呼籲政府官員深入各區、各行各業體察民情,傾聽市民呼聲,研究推出新一輪抗疫援助。以直接津貼方式,協助就業不足、收入萎縮的基層家庭度過眼前疫情難關;減免居民和商戶水、電、電訊等公用事業3個月的費用;從保市場主體、穩就業基本盤的高度出發,參考香港做法,及時推出工資補貼計劃,支援本澳中小企業和受衝擊行業;給予前往大灣區就業青年每月1萬元的補貼,緩解大學生就業難、青年群體失業率高企的問題;延長公共街市、公共攤位、公屋商舖等承租企業減免租金的期限,減輕他們的運營壓力;全面盤整公共房屋、青茂口岸、北安碼頭、大橋口岸等大型公共設施的丟空商舖,為轉職創業居民和退出企業重投市場提供發展載體;推出新一輪抗疫公共工程,完善公共工程招標條款,設定最低本地工人比例,優先保障本地建築工人就業。

  三、設立全民基金,創機遇共享機制。截至今年6月底,特區政府財政儲備共有6648億元,建議政府可調撥20%以上的超額儲備設立專業化、市場化運作的基金管理公司,作為推進橫琴開發、加快多元產業發展的投資載體,還可以以項目跟投的方式,參與到國家重點項目,分享國家發展紅利。過程中要創設全澳居民公平分享多元機遇的機制,向每位永久居民派發10萬元股本,做到「人人有股份、年年有分紅」,讓每位居民都能參與到本澳歷史性轉型發展機遇當中。

  設監委會落實官員問責執行機制

  四、圍繞發展任務,推進治理變革。施家倫指,程序漫長、文件繁瑣、缺乏承擔、本本主義,有些官員官僚離地、漠視民意,許多市民對此有意見,希望政府作出進一步改進。改革官員委任制,挑選更多想做事有擔當的官員,設立監察委員會,落實官員問責執行機制,選賢與能、獎勤罰懶、淘汰庸官;落實行政授權制度改革,以法律形式明確政府不同層級的部門職權,制訂各部門各層級的權力清單,明確各個部門、各個層級官員、各個具體崗位的權力和責任,確實提升跨部門合作效率,壓縮各部門服務承諾的時間;落實績效考核制度改革,制訂年度改革清單,將改革任務納入考核指標,將改革任務、發展目標分解,落實到每個具體的部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