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殊人士家長指照顧者津貼實有需要

418

  【本報訊】不同年齡階段的特殊人士在本澳有著不同的需求。惟本澳治療師一直匱乏,而安老院舍的質量及本澳無障礙設施亦有改善空間。除此之外,一直受到關注的照顧者津貼研究報告今年年底出台,有作為照顧者的特殊人士家長認為「有頭髮邊個想做癩痢」,照顧者津貼並不多,若非十分艱難不 會申請,照顧者津貼是對他們來講亦是一些鼓勵。

  冀社工局與安老院密切溝通

  面對社會文化司司長譚俊榮指「特區政府現時對早療兒童的服務進展,包括兒童輪候1個月可接受評估,政府聘請了大量治療師等多管齊下,令有特殊教育需要的兒童得到幫助。」家中有19歲特殊人士需要照顧的卓小姐直言本澳治療師仍大大不足。她指有身邊的家長反映,政府有關部門會叫程度較輕的兒童將治療機會讓給程度較嚴重的兒童,又會叫程度過於嚴重的兒童將治療機會讓給較輕度的兒童。她認為每位有特殊教育需要的兒童都應該得到應有的治療,倘政府治療師不足,可改以補償金的形式讓家長在外治療,而非用這樣「讓來讓去」的方式剝削了有特殊教育需要兒童的權利。

  她續稱,現時有不少家長反映自從有了兒童綜合評估中心,首次輪候確實加快了,但之後的治療則仍未跟上,有的要等半年或一年才能接受第二次治療,現時並未能做到無縫銜接。卓小姐指家長當然希望自己的孩子能得到治療,否則這些兒童的情況不進則退,這些兒童若能得到適切的治療,未來亦能減輕對本澳社會的負擔。她指「融合教育,政府叫得多大聲都無用,無師資、無治療師、做不到零拒絕,如何推行?只是叫口號」。

  家長照顧特殊人士「自身難保」

  容姨一直在為家中31歲的兒子尋找安老院。容姨表示,每間安老院質量不一,過去就曾發生兒子因在洗手盆前摔倒身上縫40多針的意外,「作為家長幾心痛」,因此安老院十分需要家長的監督,畢竟這是兒子終老的地方。她舉例自己會到兒子現時所住的安老院社查看無障礙設備,發現有問題即刻向社工局反映。容姨希望社工局能積極與安老院溝通及聯繫,對安老院提供指引,如安老院內一旦發生事情要第一時間上報社工局,以保障特殊人士在安老院的服務。

  談及照顧者津貼,譚俊榮指照顧者津貼不單特殊兒童家庭有訴求,政府也收到長期病患者、殘障人士及精神病患者的照顧者提出同樣訴求,但照顧者定義較廣,必須好好界定。關小姐現時家中患自閉症的兒子已經8歲。她無奈苦笑稱,作為特殊人士的家長,與社會上一般的照顧者不同,很多時候的照顧是無所選擇,她舉例有特殊人士有情緒時會用頭撞牆,這樣的情況難以聘請工人照顧,不僅有可能嚇壞工人,更有可能存在安全隱患。

  她直言「申請照顧者津貼能有幾多錢,最多幾千元,打份工都有萬幾元,有頭髮邊個想做癩痢?我哋係真係無得選擇,才退而求其次希望政府能施以援手,照顧者是為了生存才渴求這個津貼,而非為了生活得更好,我哋連最基本的生活亦未得到保障。」關小姐稱,特殊兒童成年後情況多為每況愈下,作為照顧者不能像普通家長一樣寄望自己的孩子能為自己改善生活,生活只有一直走下坡路,「我哋無可持續的收入,但卻有可持續的支出。」當照顧者長期全職照顧家中兒童,日後年紀大身體出現退化時,照顧者亦需要保障自己的生活,因此才渴求政府推出照顧者津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