議員憂民防法散布謠言罪限制言論自由以言入罪

災害造謠入罪須兼客觀事實主觀故意

138

  【本報訊】立法會昨一般性通過《民防綱要法》法案,法案討論期間,爭論最大的是增設突發公共事件下散布謠言罪行的條文,多位議員質疑政府是為了在災害期間刻意限制言論自由,更對可能「以言入罪」表達擔憂。列席會議的保安司司長黃少澤強調,有關罪行必須是刻意散布謠言引起更大恐慌混亂,且必須是主觀與客觀條件完全符合才可入罪,即客觀上有事實、主觀上故意達到目的。他又認同宣傳比處罰重要,政府亦希望及時高效發放訊息,令市民掌握救災實況。

  強勢統籌民防 有效處理災害

  黃少澤引介法案時表示,《民防綱要法》法案是改革民防制度和架構的一項綱要性法律,法案凸顯私人及公共實體和公眾在預防和應對民防事故的過程中所擔當的角色,當中包括改由保安司司長擔任民防聯合行動指揮官,並由警察總局局長輔助,藉此強化當局對各種災害事故的預警能力、應對能力、執行能力,以及行動統籌和協調能力,實現行政當局對民防行動的強勢統籌,提升民防制度對災害事故的應變效率,從而實現對災害事故的有效處理,及早恢復社會正常生活秩序。

  法案亦新增電訊營運商優先無償傳播及發送民防資訊、行政長官行使不可授予的專屬權限關閉指定的出入境口岸;宣告中止正在或即將於受影響區域進行的、獲當局許可或批給開展的公眾娛樂、博彩或其他大型活動等例外性措施;亦訂定志願協防制度,配合當局的應對和善後工作,形成最大程度的社會合力,達至最優的行動效果。

  黃少澤又指,社會處於大災大難期間,散播虛假訊息絕對會為人們帶來恐慌,更可能引起社會混亂,所造成的危害可能遠高於突發公共事件本身。為確保突發公共事件狀態持續期間,阻遏不實謠言在坊間流傳,法案建議訂定「妨害突發公共事件狀態下的公共安全、秩序與安寧」罪,按照行為本身、行為所產生的實際後果和行為人身分等不同情況,分別訂定兩個不同層面的罰則,制裁相關造謠傳謠行為,填補現存法律漏洞。

  完善訊息發放 勿損資訊流通

  一般性討論法案期間,議員集中關注法案第25條,即增設「妨害突發公共事件狀態下的公共安全、秩序與安寧」罪的條文。

  議員吳國昌認為,現行《刑法典》對散布不實謠言已有刑罰,質疑是否需要再加重散布謠言的刑罰?他希望政府廣泛宣傳現有《刑法典》相關條文,否則令公眾覺得政府於災害期間刻意限制言論自由。議員梁孫旭表示,災害期間市民可能是基於善意原則分享訊息,且市民很難知道訊息的真偽,他問及政府如何界定無意抑或蓄意散布謠言?

  議員高天賜直言,風暴期間坊間流傳不同消息,全因過去政府發放消息做得差,消息發放遲之餘更講不到重點,他希望將來民防架構完善災害訊息發放方式,倘若政府增加災害期間散布謠言的刑罰,只會令市民在打風期間「冇人敢講嘢」。議員區錦新、蘇嘉豪均質疑法案第25條的字眼含糊不清,表述抽象,例如「別有用意」的字眼非常主觀,除了容易令市民誤墮法網,影響資訊流通外,亦可能影響新聞自由。蘇嘉豪並問及,會否從結果去判斷發布的言論是否觸及屬刑事罪?

  僅限緊急狀態 刻意擴大恐慌

  黃少澤回應表示,世界各地對散布謠言的刑罰由2到3年不等,有關規定更適用於任何時候,是次法案只是增加在緊急預防狀態下才有相關刑罰,範圍已經非常窄。他並強調,散布謠言一定是故意犯罪,刻意使社會引起更大恐慌混亂,這條罪必須是主觀與客觀條件完全符合才可入罪,即客觀上有事實、主觀上故意達到目的,執法部門亦會花長時間和多項措施去分清主觀和客觀是否符合罪名。他又認同宣傳比處罰重要,政府希望及時高效發放訊息,令市民掌握救災實情況。他更指《刑法典》當中亦有「別有用意」、編造、散布、傳訊等字眼表述,非保安範疇所作。有關法案經3小時討論後,共25票贊成、4票反對,獲立法會一般性通過,將交由立法會小組會細則性審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