滲漏單位不合作議員倡斷水電

692

  【本報訊】近年本澳樓宇滲漏個案愈來愈多,但往往因住戶不合作而難以解決,議員梁孫旭認為,解鈴還須繫鈴人,最理想的方法是讓涉事單位積極配合或主動解決,現時政府有意透過制訂專門法律制度及程序來應對兩方面問題。他建議可參考處理非法旅館的做法,對不配合處理的個案,經專業檢測後,倘因單位業主不配合或不同意而無法處理滲漏水源頭時;可對涉事單位採取先停水、再停電等措施,促使涉事者積極配合有關工作。

  梁孫旭表示,本澳樓宇滲漏水問題一直困擾居民,尤其是本澳不少樓宇殘舊老化,以及各種因為結構老化、日久失修、不當駁渠等原因令樓宇滲漏的情況十分普遍,嚴重影響居民生活。根據政府提供的資料,樓宇滲漏水聯合處理中心由2009年成立至去年底,共跟進20,199宗個案,當中成功處理的有17,400宗,經協調後仍無法解決的有2799宗,約佔總數的14%。

  他又說,對於無法解決的個案,主要是由於漏水源頭單位住戶不配合、不合作維修,檢測人員無法入屋檢測,或無法聯絡業主,最終無法找到滲漏源頭並得到解決。政府正研究相關立法方案,初步構思是經專業檢測後,倘因相鄰單位業主不配合或不同意,從而無法確定滲漏水源頭,受影響業主可提起相關司法或仲裁程序,要求相鄰單位業主配合檢測及進行維修。

  妥善解決入屋後程序免爭議

  梁孫旭認為,要經司法或仲裁程序,最終又是要經過漫長時間,亦未必能解決入屋難的問題。現時解決樓宇滲漏水問題的癥結在於兩方面,一方面如何令滲漏水的涉事單位業主願意配合,甚至主動處理;二是在不合作不配合的情況下可以入屋檢測及跟進。

  他指出,就入屋的問題,目前正在審議的都市建築法律制度法案中,政府提出工務局可為著糾正安全或衛生惡劣的條件而進行的工程,以及檢驗殘破或危害公共衛生及人身安全的樓宇或獨立單位,經適當識別身分後,監察人員可進入有關獨立單位及樓宇共同部分,以進行檢驗或施工,而違法者則可構成普通違令罪。有關制度相信有助解決入屋難的問題,但由於條文涉及入屋,如何界定安全或衛生惡劣的條件則比較複雜,而入屋後的程序,有甚麼可以做,有甚麼不可以做,當涉及財產問題時如何處理,上述這些需要謹慎、妥善解決所存在的問題,避免出現爭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