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配合單位多涉非法工程 政府需要修法解決入屋難

滲水惡劣個案可循公共衛生入屋

711

  【本報訊】政府樓宇滲漏水聯合處理中心自成立至去年底,合共跟進20,199宗個案,經協調後仍無法解決的有2799宗,約佔總數14%,主要是單位業主不配合,檢測人員「入屋難」。行政法務司司長辦公室主任林智龍表示,發現多數不配合的單位,都是懷疑涉及非法工程,所以不願意開門,故此需要修改《都市建築法律制度》去解決。另外,針對滲漏水問題惡劣的個案,目前按衛生局機制入屋進行維修工程,阻止滲漏水影響到公共衛生。

  議員麥瑞權昨就樓宇滲漏水問題向政府提出口頭質詢,他認為政府建議考慮制訂新法律,若合理懷疑滲漏水源頭,可提出司法或仲裁,要求源頭業主開門檢測或維修,但強制仲裁成效令人憂慮,他要求官員說明司法訴訟與強制仲裁兩者優劣,以及是否適合澳門實際情況?

  林智龍回應時表示,據統計資料,樓宇滲漏水聯合處理中心自2009年成立至2020年底,合共跟進20,199宗個案,當中成功處理的有17,400宗,經協調仍無法解決的有2799宗,約佔總數14%。在這14%個案中,正如之前在回應議員質詢的回覆所指,大部分情況是單位業主不配合,不讓檢測人員入屋檢測,從而無法確定滲漏源頭,或者根本無法聯絡業主進行處理。

  可藉仲裁解決 仍可訴諸法院

  他續說,經分析後,當局認為問題的癥結在於如何解決「入屋難」,雖然現時有某些法律規定來緩解有關問題,但是不完整,且缺乏針對性,在實際環境亦難以操作。因此,當局提出應透過專門的法律制度及程序來應對兩方面的問題:一是創設法律機制,解決入屋檢測和後續維修的問題,另一是透過專業的檢測機制,賦予有關檢測報告應有的效力,以推動後續程序的進行。

  他指出:當局認為有必要透過必要仲裁(即只取決於單方意願亦能開展的仲裁)的機制解決爭議,但為保障訴諸司法的權利,在作出仲裁決定後,仍須讓不服決定的當事人向法院提起上訴,最後仍有可能訴諸法院。但另一方面,由於司法訴訟耗時較長及成本過高,未必能夠有效回應市民希望快捷解決「入屋難」以至展開維修工程的訴求。由於有關機制屬全新的法律制度,特區政府會以開放及審慎態度作進一步深化研究,並在此基礎上草擬工作方案,在具備條件時提出相關立法建議及聽取社會意見,過程中亦會不斷檢視和優化現時處理樓宇滲漏水的工作機制,盡可能有效緩解市民在這方面的訴求。

  科技手段解決 技術層面考慮

  多位議員對於政府官員回應感到不滿,麥瑞權批評涉及官司花費時間長,建議利用科技手段解決「入屋難」問題並外判相關工作。

  議員鄭安庭和梁孫旭認為,市民在入屋檢測不合作,源於政府是「無牙老虎」,建議設立特別法庭,對滲漏水個案進行仲裁,並就滲漏水問題設罰則,高於維修費用,令市民明白檢測到滲漏水都需成本,起阻嚇力。議員區錦新批評,政府解決滲漏水問題主要靠仲裁和訟訴,但若不能入屋證明該單位漏水,可能到最後發現不是該單位滲水,根本解決不到問題,滲漏水問題嚴重的是無疑涉及公共衛生和安全,政府應積極介入。林智龍表示,政府有就仲裁及司法制度作對比,的確司法訴訟的缺點是時間長,故設計制度時都要兼顧,構思全新的訴訟制度,以配合解決樓宇滲漏水問題。至於外判研究解決入屋難,政府持開放態度,希望集思廣益,收集大家不同意見。至於利用科技手段,不入屋查找滲漏源頭,下階段在技術層面會作考慮。

  對於議員施家倫建議從都市建築法律想辦法,令肇事屋主配合開門。林智龍表示,《都市建築法律制度》將提交立法會,若樓宇影響到公共衛生及安全,行政當局有權適當介入,以解決相關狀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