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澳辦:中央應保留極特殊國安案管轄權

493

  【香港中通社15日電】中國國務院港澳事務辦公室副主任鄧中華15日表示,香港特區維護國家安全法律具備強有力的執行機制。中央應當保留在極其特殊的情況下對香港特別行政區發生的嚴重危害國家安全的犯罪案件實行管轄的權力。此外,中央在港維護國家安全機構應當與特區的相應機構建立協調機制,監督、指導特區維護國家安全工作。

  當天上午,全國港澳研究會在深圳舉行「堅持和完善『一國兩制』制度體系──紀念香港基本法頒布30周年」國際研討會,鄧中華在會議開幕式上致辭,就下一步全國人大常委會將要制訂的香港特區維護國家安全法律談幾點看法。

  「一、這部法律符合『一國兩制』的初心,具有法律權威,既解決當務之急,又保證長治久安。」鄧中華提到,「一國兩制」的提出首先是為了維護國家的主權、統一和領土完整,這是「一國兩制」的初心和本源。在維護國家安全的問題上,只有「一國」之責,沒有「兩制」之別。香港基本法第一條開宗明義地提出「香港特別行政區是中華人民共和國不可分離的部分」。在香港實施危害國家安全的犯罪行為是嚴重觸犯「一國兩制」原則底線、嚴重背離「一國兩制」和基本法初心的行為,我們必須通過這部立法進行規管,確保「一國兩制」在正確的軌道上行穩致遠。

  鄧中華表示,這部法律不容挑戰。全國人大常委會將嚴格遵循憲法、香港基本法有關規定和全國人民代表大會本次決定,嚴格遵循「一國兩制」原則精神進行立法,並按照基本法第18條的規定將該法列入基本法附件三,由香港特區在當地公布實施。這部法律是香港特區法律的重要組成部分,具有不可挑戰的地位和權威,任何香港本地法律均不得與該法相牴觸。

  鄧中華表示,這部法律立足當下。香港特區在維護國家安全方面的突出風險體現在「港獨」組織和本土激進分離勢力活動日益猖獗、暴力恐怖主義活動不斷升級、外部勢力赤裸裸干預不斷加劇、「港獨」「台獨」同流合污等多個方面。這些風險在去年「修例風波」期間集中爆發,對香港特區社會穩定和經濟民生造成極其嚴重的破壞,很多市民生活陷入困頓,甚至連最基本的生命和財產安全都得不到保障。這部法律將針對這些突出風險,對預防、制止和懲治分裂國家、顛覆國家政權、組織實施恐怖活動和外國和境外勢力干預等4種危害國家安全的行為和活動作出規定。

  鄧中華表示,這部法律著眼長遠。它補足香港特區維護國家安全方面的法律漏洞和制度短板,完善香港特區維護國家安全的體制機制,充分體現了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關於堅持全面依法治國、堅持總體國家安全觀、堅持「一國兩制」的基本方略,是嚴格落實十九屆四中全會要求,在港澳工作領域不斷推進我國國家治理能力和治理體系現代化的重要步驟,是繼續完善與憲法和基本法實施相關的制度和機制的扎實舉措,必將成為香港長期繁榮穩定的「護身符」。

  「二、這部法律具備強有力的執行機制,將對危害國家安全的犯罪行為形成強大震懾。」鄧中華表示,要使這部法律發揮實效,關鍵要按照全國人大本次決定建立強有力的執行機制,包括明確國家安全的中央事權屬性,建立維護國家安全的機構並賦予其必要的權力。

  鄧中華表示,首先,在香港特區維護國家安全,特區負有主要責任,這方面絕大部分工作,包括執法和司法工作應當也必須由特區去完成。但中央也應當保留在極其特殊的情況下對香港特別行政區發生的嚴重危害國家安全的犯罪案件實行管轄的權力。當然,中央實行管轄的案件是少之又少的,不會取代香港特區有關機構的責任,也不會影響特區依據基本法享有的獨立的司法權和終審權。

  其次,中央政府和特區政府都需要設置相應的機構維護國家安全。中央政府在香港特區設立維護國家安全機構,是落實全國人大決定提出的明確要求。中央對香港特區危害國家安全犯罪案件進行管轄,必須要有實際抓手,產生有效震懾,不能只是喊喊口號、做做樣子。

  同時,特區政府也要設置相應機構,不僅在決策層面要建立權威、科學的決策機構,負責研判特區維護國家安全形勢,制訂相關政策,推進相關工作,還要在執行層面充分發揮好本地的執法、檢控、司法機構的作用,設立專門的部門,配備專門的力量,指定專門的人員,處理國家安全方面的事務,辦理相關案件。

  第三,中央政府和特區政府維護國家安全的機構都需要擁有必要的權力。法律的生命力在於執行,全國人大常委會的立法需要賦予相關機構和人員必要的執法權力,提供相應的經費保障,以確保他們能夠高效地履職盡責。同時,立法還應明確執法過程需嚴格依照法律規定、符合法定職權、遵循法定程序。此外,中央在港維護國家安全機構應當與特區的相應機構建立協調機制,監督、指導特區維護國家安全工作,並在日常工作中加強信息、情報共享。

  「三、這部法律凸顯『一國』特色,兼顧『兩制』差異,是我國立法實踐的又一次創新。」鄧中華表示,與香港基本法一樣,這部法律起草面對的問題十分複雜。一方面,在法律屬性方面,這部法律既要對4類危害國家安全犯罪的罪行和刑罰作出規定,具有實體法的性質;又要對中央在港維護國家安全機構和香港特區的相應機構設置作出規定,具有組織法特色;還要對相關機構的辦案程序作出規定,體現了程序法的特點,從而令這部法律成為一部綜合性法律。另一方面,在立法技術方面,這部法律既要與內地國家安全法、反恐怖主義法、刑法、刑事訴訟法等全國性法律相銜接,又要兼顧香港法律制度和司法體制的特殊性,在法律概念、用詞用語和立法方式等方面也要兼顧香港社會的認受性。

  鄧中華明確指出,雖然兩地法律制度和司法體制存在較大的差別,但內地刑事法律制度所遵循的原則和香港相差不大,都包括實體法層面的罪刑法定、罪責刑相適應、法不溯及既往,以及程序法層面的程序公正、無罪推定、保障犯罪嫌疑人和被告人辯護權等原則。所有這些原則都可規定在這部法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