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靜儀:限經屋居住日數不合理

87

  【本報訊】立法會第一常設委員會早前完成討論修改《經屋法》文本,當中建議經屋買受人及其家團成員1年內在單位居住不足183日,將科處該單位最初售價的5%至15%罰款。立法議員李靜儀認同經屋不應該空置,但認為規定每一家團成員必須住滿183日太過苛刻,政府在執行細節上應注意適度性,且每個家團都有其特殊性,成員暫時離開居所都有不同原因,而當局如何定義當中的合理解釋是社會所疑惑及關注的。

  李靜儀表示,基於經屋是有限資源,對於長期空置及出租單位等行為予以處罰她表示認同。至於新文本規定經屋預約買受人及其家團成員1年內在單位居住不足183日,若沒有合理解釋將被罰款,她認為相關規定不合理,因為不排除個別家庭成員會出現不同情況,例如到外地求學、工作、求診,而屋主是長期住在單位內,是否每次都要向政府解釋?而有關當局要如何定義「合理解釋」?

  法律條文未列明何謂合理解釋

  其次,在取證方面本身亦會存在困難,若整個單位長期空置,一直沒人出入,沒用水用電,當然容易調查得知;但一家4口的家團申請上樓,其後子女因為生活變化而搬走,當局要如何證明?即使舉證成功,要求屋主作出合理的解釋同樣具有爭議。

  同時,站在政府立場,將來經濟房屋都不會有賣出去的可能性,「最好就係你攞到間屋就一直住落去」,但當住了十餘載,當中的家庭成員會否一直留在單位內?若子女成年後有其他生活需要,或因為家庭矛盾而選擇搬離,作為屋主亦沒有權利控制子女必須留下來住,但最終受處罰的對像是屋主。而且,法律文本沒有可能細緻列明何謂合理解釋,當中的確存在很多可能性,當局會否接納有關解釋也會有疑問,故她擔心將來在實際操作上會出現很多問題,對於受處罰的家庭也會帶來一定困擾。

  李靜儀亦強調,《經屋法》文本有些細節變動較大,對於將來整個公共房屋的制度影響甚大,還有其他細節亦存有疑問及不合理。例如文本建議在分配房屋前,房屋局需再審查申請人及其家團成員的要件是否仍符合,其每月收入限額及資產淨值上限需以最新公布訂定的金額為準。她認同上樓前要再做一次資產審查,但應與當初預約申請的審核標準一致,當申請人預約上報的收入及資產符合標準,若干年經屋落成後,有關審核標準有所變動,申請人經再次審核可能會不符合,從而影響原有合資格的家團被突然拒諸門外。

  政策規範執行細節要注意適度

  她舉例說,現時1人家團每月收入下限為11,640澳門元,上限38,910澳門元,假設申請人月薪12,000澳門元,在遞表時完全符合所規定的收入下限,然而經屋落成的時間並非申請人能控制,申請人希望盡快上樓,惟到分配房屋的階段,不排除未來經濟順景時,行政長官或政府將審核準則稍作調整,包括將申請社屋的收入上限線調升,經屋的收入下限線亦會相對調升,而申請人這些年加薪的幅度亦不高,變相最終因收入太低而失去資格。

  另外,還有一些收入低於經屋申請下限,但因為有一點積蓄而資產稍高於社屋上限,以致成為無資格申請經屋及社屋的「三無人士」,但政府沒有任何空間處理上述個案。因此,政府在未來「開隊」排經屋時會否再調整收入限額及資產上限標準,申請人會否遇到加薪減薪等都是未知數,雖然這一刻暫時沒有人對有關規定提出意見,但3至5年「排咗幾年隊」的申請人要上樓時,突然被新調整的收入下限標準「踢出隊」,相信這對大部分的基層家團是不公平的。

  李靜儀認為,有政策做出規範是好,但從執行細節上都要注意適度性,經屋的大方向是確保需要房屋的人得到解決以及資源得到善用,且必須建基於合理的條件,尤其不應針對收入相對薄弱、弱勢家庭帶來過度苛刻的條款,可能會對他們家庭的居住穩定性帶來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