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靜儀:勿割開經屋調節私樓作用

1078

  【本報訊】政府向立法會提交《修改經屋法》新文本,當中作了多方面重大修改,引起市民激烈討論。議員李靜儀認同經屋家團代表申請年齡維持至18歲,但認為個人申請人的年齡也應維持18歲,讓18至23歲青年人也有申請經屋的權利;同時她反對經屋售價不再將居民購買力納入考慮,對未來經屋只可轉售予房屋局亦有保留,經屋和私樓兩者間有調節作用,不能將兩者割開,在轉售限制方面,社會應有更深入探討,否則未來經屋對私人市場再起不到槓杆作用。

  政府《修改經屋法》新文本,建議維持經屋家團代表申請年齡維持至18歲,個人申請人年齡則下調至23歲。李靜儀表示,相關年齡修改與新社屋法的申請年齡一致,但當初政府對社屋申請人作相關年齡限制,解釋是因為公屋資源緊缺,18歲的青年人仍在讀書是「零收入、零資產」人士,若容許18歲人士申請社屋,他們反而會變成優先上樓一群,從善用資源角度,政府對個人申請社屋人士提出須年滿23歲的要求。惟經屋與社屋性質不同,經屋申請設了收入下限,符合經屋申請條件的年滿18歲人士,是有經濟收入的。因為澳門有一些年輕人,他們可能中學畢業後不再升學便出來工作。

  個人申請年齡應維持18歲

  她又提到,在現行經屋申請制度下,個人申請者每次申請經屋都是「陪跑」,他們成功上樓的人數不多,每次經屋開隊多人申請,是因為經屋數量供應少,以及很久才開隊一次,並非因為很多18至23歲年輕人申請所致。況且,政府將18至23歲年輕人剔除在社屋和經屋申請制度,又沒有第三條路讓他們選擇,是漠視他們的權利。她認為個人申請人年齡也應維持18歲。

  新修訂文本另一較大變動是規定未來經屋只可轉售予房屋局,轉售價按原購買價格,並要減除恢復單位改動樓宇結構或間隔費用等。李靜儀表示,經屋售價方面,現行法律是參考居民購買力、坐向、樓層等訂定,新文本則考慮土地溢價金、建築和行政成本。她對此有保留,例如批地溢價金,是否要計算在單位售價內?其次是否完全不需要考量居民一般的承擔能力、購買能力?她認為在考慮經屋售價問題上不應二選一,更不應是單一方案。

  准售予私樓市場利改善生活

  為何仍要考慮購買能力?李靜儀解釋說,這是因為新修改經屋制度作了很大的核心轉變,以往由於樓價高企,市民可以很平買入經屋,日後賣出時有增值空間的想法。

  因為經屋是公共資源,政府對經屋申請、出售有嚴格限制,每個市民一世只可購買一次經屋,原法案建議政府可優先購買,或只能售予經屋申請人,但對放售價格和買家未必太嚴謹。根據政府新文本,如果大家最終決定「經屋永遠姓經」,未來只可賣予房屋局,那意味著這些經屋未來不會流入私人市場,售價則按原價出售,中間不會有賺取差價的空間。

  原經屋文本法案規定單位可以轉售出市場,她質疑,在申請資格、轉售都很嚴格情況下,政府是否在售價上仍需要追求按建築價格出售?新文本的建議,可能會令居民在該單位住段很長時間,甚至乎可能沒有能力購買私樓,沒換樓機會。現行制度容許轉售到私人市場,是因為家庭變化、人口擴充,可能有換樓、改善生活質素的需要,但將來經屋則不會再流入市場。

  購買新舊經屋應有細節解釋

  李靜儀指出:回歸經屋最根本原則,是要協助經濟能力不足人解決住屋需要,經濟能力最薄弱的人士,有社屋制度,而經屋則是讓收入不多的家庭,不至於節衣縮食仍供不起樓,故經屋才會用較相宜價格出售,但從申請、居住、出售均有限制。所以經屋售價亦應把購票能力納入考慮。

  她又提到,經屋和私樓兩者間有調節作用,不能將兩者割開,在轉售限制方面,社會應有更深入探討,否則未來經屋對私人市場再起不到槓杆作用。事實上,政府對未來經屋只能出售給房屋局的操作細節仍未清楚交代,包括日後經屋申請人對新、舊經屋單位的選擇、舊經屋單位售價會否有折舊等,當局均未能作出解釋。

  法案新文本對輪候計分建議考慮5個因素,包括家團結構、人數、在澳門居留時間和成員中有否長者、殘疾人士、未成年人;家團組成中澳門永久性居民的比例等,這些均是接納了委員會的建議而修訂,然而還有需要優化的地方,包括家庭成員的人均收入指標,即大家都符合經屋申請資,但有可能有人收入較高,有人剛剛達收入下限,這些是否需要納入計分,值得社會關注。

  李靜儀亦關注經屋法中有關資產的限制,令有些家庭既不合資格申請社屋和經屋,他們又沒有能力購買私人樓宇,變成「三無家庭」,例如經屋家團收入下限是按申請家團人數遞增,若4家團成員中兩夫婦有收入,但兩個小朋友沒有收入,家庭入息「拉勻」後便可能低於經屋資產收入下限線,但又高於社屋申請資產上限,這種家庭未能受到公屋制度所照顧,她希望政府關注,行政長官在公布新經屋資產限制時要考慮「三無家庭」對經屋的需求。

  她又希望政府在現時土地資源相對充裕情況下,定期開隊,例如2、3年開隊一次,避免居民出現恐慌申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