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優化居留又推優才架床疊屋

427

  【本報訊】人才發展委員會日前舉行2019年特別大會,探討建立優才引進制度,會上委員會達成共識,認為澳門需引入優才。社會綜合研究學會會長葛萬金形容政府政策混亂,在現有居留制度未作出任何優化前,政府又推出優才引入先導計劃是架床疊屋;他倡議利用大灣區作為平台,透過人才互換,與一些公司簽署合作協議,開辦分公司或開展人才培養計劃,借助外地人才帶教本地人成長,亦有機會讓本地人向上流動,不一定要用居留政策吸引人才來澳。

  葛萬金表示,每當政府有新政策出台,當然有其目標,但政策混亂,現時貿促局有技術移民制度和重大移民制度,該兩項計劃主要為汲納人才而設,社會對上述兩項制度意見大,是因為廉署揭發存在貪腐和違規情況,在現有制度未作出任何優化前,政府又推出優才引入先導計劃,而3個計劃目標同樣是為汲納外地人才來澳,有架床疊屋再設1個委員會之嫌。

  他又指政府公布另設優才先導計劃理由不充分,例如現時本澳需要甚麼人才,未來5年或10年,澳門需要向甚麼方向發展、需要汲納哪類人才等,均需要數據支持,惟經濟財政司提出的優才先導計劃,看不到政府有何數據支持。

  優才計劃應針對城市發展所需

  葛萬金說:「你話澳門係咪完全無人才?又唔係完全無!」根據政府資料顯示,現時就讀大專院校的博士生有2300人,涉及課程有58項,若包括碩士課程在內則有91項,碩士生5800多人,博士加碩士學生人數超過8000人,當中有本地人、內地和其他國家人才,這些都是政府應優先汲納的人才。

  他又提到,未來優才計劃應針對澳門城市未來發展所需來汲納人才。例如現時本澳缺乏城市設計、環境保護、文物修復、道路橋樑等方面的專家,但又看不到政府的優才先導計劃有方案汲納相關人才來澳,補充本地人員在相關方面的空白,倘單純只是汲納科創人才而另闢新制度,與舊的技術移民制度和投資移民制度沒有大分別。「要大家支持政府,首先要有實質數據和實質方案,讓社會討論。而家澳門需要乜人才,大家都唔知!」

  葛萬金表示,澳門經濟發展最急促時期是2008年至2018年,在該段發展高峰期,每個行業承受了很大的人才壓力,可惜在這期間政府並沒有採取任何措施扶助這些行業發展,令博彩業一業獨大,但不論是粵港澳大灣區,或是「一中心一平台」,澳門涉及的層面都不是太廣,未來澳門發展路向要如何走,特區政府應有清晰路向,例如朝高新科學、高產值產業,如果連特區政府自己都沒有一個清晰方向,又叫大家如何配合,如何汲納人才?所以,政府現在應先研究本澳未來10年發展規劃,並制訂完善的人才資料庫,以及評估未來10年各行各業的人才需求,再制訂汲納人才方案。

  可藉大灣區互換人才帶教成長

  他直言,澳門在吸引人才方面,確不及鄰近地區競爭,但可利用大灣區作為平台,在大灣區11個城市中,科創方面人才,廣州、深圳比澳門多,產業規模也較大,澳門可借大灣區平台,透過人才互換方式,與一些公司簽署合作協議,開辦分公司或開展人才培養計劃,借助外地人才帶教本地人成長,亦有機會讓本地人向上流動,不一定要用居留政策吸引人才來澳。

  他又形容,優才先導計劃建議允許申請人可選擇來澳後尋找工作或自主創業是「離譜」,質疑這些是否澳門需要的人才,在澳門是否有發展空間?政策要具針對性,才能幫助澳門發展,例如航天科技,澳門並沒有相關產業,這些人才即使來澳,也沒有發揮空間,輸入的人才,應要配合澳門市場發展需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