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交之窗) 新冠肺炎疫情「中國責任論」於法無據

1651

  當前,新冠疫情在歐美多國出現蔓延態勢。中國在自身疫情得到有效控制後正向疫情嚴重國家提供各種力所能及的幫助。遺憾的是,正當國際社會需要團結一心、相互支持的關鍵時刻,一些西方政客卻蔑稱中國隱瞞實際感染者數量,傳播錯誤訊息,耽誤疫情防控,更有甚者揚言要對中國「追責」、「索賠」,一些學者也企圖從國際法中的「國家責任」角度為這種論調提供理論依據。西方國家熱衷於炒作「中國責任論」,無非是想轉嫁自身疫情防控不力的責任,同時對中國進行攻擊抹黑。這不僅嚴重干擾全球團結抗疫,而且在國際法上也是完全站不住腳的。

  根據國際法,指控某國應為特定損害承擔「國家責任」,前提是該國實施了「國際不法行為」,即該國的行為違背了其承擔的國際義務。就此次疫情而言,相關國際義務核心評判標準是2007年生效的《國際衛生條例》。該條例要求締約國對其領土內發生的疫情進行評估,如在評估後認為可能構成「國際關注的突發公共衛生事件」,應及時、有效地向世界衛生組織通報並分享相關訊息,參照世衛組織總幹事宣布「國際關注的突發公共衛生事件」時發布的建議,採取防控措施,盡可能開展疫情應對的國際合作並提供援助。中國充分履行了上述各項國際法義務。

  一是及時向世衛組織通報。去年12月27日,湖北省一家醫院首次上報3個不明原因肺炎病例,兩天後有關部門開展流行病學調查,12月31日向世衛組織駐華辦事處通報。2020年1月3日完成正式上報世衛組織的程式,同月7日分離出該病毒,12日將新冠病毒全基因組序列與世衛組織分享,此後中方一直與世衛組織和各國保持溝通。可以看出,中方的處理和通報是極其快速、公開、透明和負責任的。尤其是考慮到新冠病毒是一種全新的病毒,對其病毒屬性、傳播原理及危害性進行科學審慎的評估都需要一定時間。1月30日,世衛組織經科學審慎評估後,將此次疫情宣布為「國際關注的突發公共衛生事件」,這也證明中方的通報不存在任何延遲。

  二是採取了最全面、最徹底、最嚴格的疫情防控措施。其中很多舉措超過了世衛組織總幹事發布的建議,不僅遏制了疫情的國內擴散,維護了中國人民的生命安全和身體健康,也阻斷了疫情的境外輸出,為世界各國的抗疫贏得了寶貴時間。中國人民,特別是武漢人民,為此作出了巨大犧牲。世衛組織總幹事譚德塞表示,中方行動的速度之快、規模之大,是舉世罕見的。

  三是積極開展抗疫國際合作並提供援助。捐款2000萬美元支持世衛組織開展抗擊疫情的國際合作,幫助發展中國家提升應對疫情的能力。截至4月9日,累計向11國派出13支醫療專家組,同150多個國家及東盟、非盟、歐盟、加勒比共同體、上合組織等國際組織舉行70多場專家視頻會,向所有國家開放新冠肺炎疫情網上知識中心,分享中國抗疫經驗。在滿足自身需要的同時,積極向其他國家提供醫療物資援助,並為相關國家在華採購醫療物資提供便利,目前正積極落實向130多個國家和國際組織提供援助的承諾。

  最後,病毒的溯源是嚴肅的科學問題,應由科學家和醫學家進行研究判斷。中國首先報告了疫情並不意味著病毒來源於中國,惡意炒作「中國製造並洩露病毒」、「中國病毒」、「武漢病毒」等概念是污名化行徑,有違法治、科學及專業精神,破壞國際抗疫合作大局。即使最終確認病毒來源於某一國,也並不必然意味著該國在國際法上須承擔國際責任,仍需按照前述的國際義務標準來判斷該國是否違反國際法。

  面對與新冠病毒的全球遭遇戰、阻擊戰,對他國進行污蔑抹黑、甩鍋推責只會浪費更多的時間,造成更多的生命損失。亡羊補牢,為時未晚。有關國家應把精力放在如何採取有效措施控制疫情、保護人民的生命健康上,而不是盤算著如何推卸責任。

  龔 新(逢周三刊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