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青局研修例加強監察補習社

202

  【本報訊】多位議員關注補習社的監管和收費,以及對學童的保障,若遇糾紛可向哪個部門尋求援助等。社會文化司司長歐陽瑜表示,《私立補充教學輔助中心之發牌及監察制度》部分條文已不符合澳門社會實際情況,教青局現正進行修訂,增加相關場所及其運作的規限,提高處罰金額,提高導師學歷要求,若曾犯侵害未成年人者不可入職,並將對學生提供的託管、膳食及接送服務納入法規的監管範圍等,相關草案和補充性行政法規已初步完成。

  議員黃潔貞提出口頭質詢,要求政府交代修訂私立補充教學輔助中心發牌監察制度的工作進展,以及會否調整補習社收費指引等,她又促請當局推出措施,提升補習業界及從業員的整體質素。

  歐陽瑜表示,補習社作為提供學習輔助的機構和場所,特區政府十分關注其對學生安全及服務質素的保障。《私立補充教學輔助中心之發牌及監察制度》 相關法規實施至今已超過10數年,隨著本澳社會的發展,部分條文已不符合澳門社會實際情況和發展需要。教青局現正進行相關法律法規的修訂,以優化制度建設,同時持續巡查及溝通,加強對業界的引導和監管,推動相關業界的提升和發展。

  會優化人員學歷要求駐場規定

  她續說,重點修訂內容包括:對補習社清晰界定其定義;增加相關場所及其運作的規限;提高處罰金額;取消登記規定;優化相關人員的學歷要求及駐場規定;並將對學生提供的託管、膳食及接送服務納入法規的監管範圍。就上述修訂工作,教育暨青年局前後完成3次公開諮詢,第三次是在2015年1月26日至3月6日進行的,收集公眾及業界的意見。

  歐陽瑜表示,有關制度的修訂於2018年進入立法程序,由於法務部門對行政法規草案所作的法律分析認為,草案內容包括從事補習活動所需的行政許可,以及學習輔助員的任職要件,因涉及對居民從事活動及職業的限制,須由法律作出規範。故此,教育暨青年局按上述意見重新編定相關草案內容,並分拆為法律(《非高等教育私立補充教學輔助中心通則》),以及補充性行政法規(《非高等教育私立補充教學輔助中心通則施行細則》)。現時,有關工作已初步完成。

  至於補習收費方面,歐陽瑜稱,鑑於補習社服務收費的訂定屬商業範疇,並受到許多因素影響,特區政府難以訂定補習服務收費標準。然而,為保障家長及補習社業界的權益,教育暨青年局已訂定補習社收費指引,要求補習社在訂定服務收費時必須清晰及具透明性,接受報名時必須向使用者或家長清楚解釋服務收費金額、繳費方式及相關情況的退款安排,讓家長及補習社均清晰所進行的補習服務範圍及收費金額,並須於收款單據上作記錄,以保障雙方的權益。她稱,疫情期間教育暨青年局亦曾與補習社業界代表溝通,呼籲本澳補習社業界注意疫情期間有關服務收費安排,並應與家長互相諒解,共同商討出雙方均接受的收費方案,共度難關。

  曾侵害未成年人禁入職補習社

  教青局局長老柏生表示,現時補習社教學人員需提交行為紙,未來將要求若曾侵害未成年人,不可以入職補習社。他又表示,疫情期間出現涉及補習社消費申訴,收到353宗查詢和求助,不少家長預繳了2月份的補習費,補習社分別退還預繳費用或用其他服務代替,當中剩下1宗需透過消委會處理。

  教青局延續教育處處長黃志勇表示,2019年至今有25間補習社違規,分別涉及無牌運作、超出人數和體罰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