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統籌醫療實習帶教

勿因不清晰新制度條文產生不必要揣測造成誤解

82

  【本報訊】政府建議未來修讀15類醫療學科大學畢業後,相關人員需經實習及考核合格方可向衛生局申請註冊執業,醫護團體對此表示認同,但關注實習期間會否有津貼,及憂慮本澳實習名額是否足夠等。醫務委員會秘書長梁佩珊強調,政府希望將公立和私營醫療人員納入統一規範,畢業生若不經過本澳醫療專業人員帶教,對患者未必有足夠保障,未來會由政府安排實習,由資深臨床醫療人員帶教。立法前已充分諮詢業界意見,她不希望有人因不清楚新制度條文而產生不必要揣測,對制度造成誤解。

  澳廣視電視台時事節目《澳門論壇》昨邀請醫務委員會秘書長梁佩珊,委員潘志明,澳門急重症醫學會理事長李彩珠、青年醫生協會會長張敬文,議員黃潔貞,新青協理事劉震威出席,探討《醫療人員專業資格及執業註冊法律制度》法律草案。

  法案建議未來15類醫療人員大學畢業後仍需經過半年至1年實習及考核合格方可獲資格認可證書,並向衛生局申請註冊方可執業。黃潔貞關注醫療人員實習期間會否有津貼補助,她並憂慮在讀學生要安排實習,學生畢業後又要實習,令醫療機構實習人數倍增,老師帶教亦有難度,擔心會加劇醫療機構壓力。

  醫委會安排專業人員訂實習期

  潘志明和劉震威認同畢業醫生要經實習和考核,其中劉震威建議政府與私營醫療機構合作安排實習機會,他又關注在外地取得醫師資格的醫生回流澳門是否與剛畢業學生一樣都要實習和考試方可執業?

  張敬文則希望法案建議的考核制度應該寬鬆和公平,若太嚴格就會影響醫療人才回流。他建議對已考得內地執業醫師資格的澳門人,應予免考執業試,對未考得國內醫師資格的澳門人也應設培訓機制,可到未來專科醫院實習和培訓,經考核合格同樣可以執業,未來新制度下同樣應設較寬鬆的過渡期,讓新世代醫生有兩種渠道考取醫生執照。現時澳門只有3間專科醫院,床位、病例不多,某部分專科病例更不足夠,影響新世代醫生學習,建議政府支持新世代醫生融入大灣區城市實習。

  梁佩珊不認同相關規定是「二次實習」,現時入職公職的醫療人員都有實習及經考核合格才可以入職的規定,法案是將公職和私營醫療人員納入統一規範,學生課程中的實習是課程學習,他們當時並非醫生,畢業後的實習是考核其可否獨立行醫及為市民服務,若一個畢業生剛畢業在一個診所獨自行醫,沒有帶教,面對的是市民生命及健康,對市民無保障,所以才有相關實習安排。

  她強調,每個專業都有其獨立性,例如醫生和牙科相對需要的實習時間會較長,可能1年;但如果是護理及藥房技術助理,本身大部分已在本地完成學習,當局因應其實際實習期可能為半年,相關實習時間會由日後的醫療專業委員會負責訂定及設定各專業的實習安排。

  她重申,醫療專業委員會日後設立的專業資格認可小組會由各專業人員組成,由相關專業人員訂定15類醫療人員的實習期。

  要求熟悉本澳醫療體系及環境

  至於有建議容許畢業醫生在大灣區城市實習,梁佩珊稱,法案有部分認可和全部認可的機制,當局明白有部分醫生在內地取得國家醫師資格,他們醫科畢業後再做3年駐院醫師,再通過考試取得國家醫師資格證書,法案提出的實習安排除了培訓其知識技能外,也要求醫生要熟悉本澳醫療體系運作和環境,這是不能忽視的問題,因為內地醫療機制與澳門不同,相關人士在普通診所或私家醫院、社福機構執業情況都不同,未來當局的實習安排除在公立和私立醫院外,也會認可一些具資質的醫療機構的實習,包括護士的實習可能會安排部分在社區。

  她指出:新制度的實習期是半年至1年,由政府安排實習,實習期間會由資深臨床醫療人員帶教。醫療人員註冊制度是通過醫務委員會和專責小組百多場會議,當中有幾十場邀請業界列席和發表意見,出席人數3000多人,收到3000多份書面和問卷意見,經過年多廣泛諮詢才達成今日的共識,她不希望大家因有不同意見而產生憂慮,呼籲大家透過溝通、理性尋求解決方法,基本原則不應該因為部分人有憂慮而動搖,更不希望部分人因不清楚新制度而產生不必要揣測,對制度造成誤解。

  不訂立標準制度難保服務質量

  李彩珠則認為,隨著社會發展,醫療制度改革有必要性,醫學專科學院的成立,統一了公立和私營醫療人員的培訓標準、考核內容,有助與國際接軌,提升本澳專科醫療的診治能力,該會非常認同專科學院的設立,有利各專科發展,保障病人安全。她指出:澳門地方雖小,但必須有自己的專科醫療,不能解決的奇難雜症可透過送外培訓,或與鄰近地區醫院合作,增加學員學習機會。她強調不能因為專科認證及資格認證有困難而不去做,若不訂立標準制度,則難保服務質量,也不可能有進步,澳門人不比其他他方的人差。她希望大家擺脫舊思維,只有統一的基本專科培訓制度,才可以慢慢提升本澳專科水平。

  她亦明白業界可能會有憂慮,專科學院成立後,會分院士和非院士,即專科和普通科醫生,但按專科學院初步公布的納入專科基本要求,已綜合考慮澳門實際情況作出客觀安排,同時也非只有專科醫生才可以行醫,專科醫生提供專業醫療服務,本澳社區亦需要大量普通科醫生確保市民健康,兩者兼備才符合政府「預防優先」的政策理念。

  李彩珠更不認同有意見指醫科學生花了很長時間修讀學位才畢業,建議縮短實習時間的言論,她強調生命有限,但生命是無價,沒可能因為生命有限而將實習時間縮短,若有醫生剛畢業就即刻行醫,相信市民會沒有信心,政府大費周章,目的是希望培養獨當一面的醫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