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應援助中下層公僕抗疫

318

  【本報訊】千呼萬喚的百億抗疫援助專項基金終於出台,當中政府將向合資格僱員一次性發放3個月合共1.5萬元援助,公務員、3月失業的人士、家庭主婦等未能受惠,引起社會熱議。社會綜合研究學會會長葛萬金認為,政府一刀切將公務員排除在外,對低層公務員造成打擊,影響士氣之餘亦令他們產生怨氣。他建議政府多諮詢低層公務員意見,並推出一些安撫政策,對中下層公務員提供援助。其次是把僱員一次性援助金發放資格由今年3月底在職僱員,改為今年1月1日前在職,令更多受疫情影響的失業人士都可以受惠。

  僱員援助計劃的受惠對象,不包括現職公務員,以及於本年獲發放2018年職業稅退稅上限2萬元的人士,即相當於2018年全年工作收入72萬元或以上。葛萬金形容,公務員是一個較特別行業,按常理,在今次疫情中公務員沒有任何損失,薪酬福利沒有削減,所以政府在第二波援助措施中,不把公務員納入受惠對象,道理上可以講得通。但政府出台相關後,有很多公務員反映被政府忽視,抗疫期間公務員亦盡責盡職,為何今次援助政策不納入受惠對象?以及很多公務員都關注已退休公務員及領取撫卹金人士的家屬,若投入社會再工作,可否領取1.5萬元僱員援助金。

  低層公務員難透過退稅受惠

  他表示,在第一輪援助措施中,他已指出當局有關稅務減免的援助政策,未能涵蓋所有公務員,2018年退稅計劃中,政府在第一波抗疫援助提到,加大職業稅退稅上限至2萬元,2020年職業稅可課稅收益固定扣減比率由25%提高至30%;當中薪酬在350點以上的中高層公務員能受惠,少交了稅,但薪俸在260、190的中下層公務員,佔了近7000人,他們未必能受惠於稅務減免,即使受惠,退稅金額亦不多,可能只有幾千元。變相令政策顯得不公平,因為高薪的可能在職業稅退稅中收足2萬元,比過去退稅1.4萬元多了6000元,加上2020年退稅額提高了5%,又令其多了2000至3000元得益,累計這批公務員可取得近萬元退稅優惠,惟低層公務員卻受惠不多。

  葛萬金指出:政府一刀切將公務員排除在外,對低層公務員造成打擊,嚴重影響士氣,以及令他們產生一定怨氣。行政長官賀一誠曾在2月公開嘉獎前線公務員,但至今未見任何實質承諾對前線公務員有何獎勵。他認為面對持續的疫情,政府應推出一些安撫政策,以感謝前線公務員。對基層公務員,政府應有渠道幫助他們,他建議政府可把正在領取公職局生活補貼的公務員納入援助範圍;同時在制訂政策前,除諮詢大社團、商會意見外,亦應聽取基層公務員、弱勢群體、民間的意見,令政策更完善和公平。

  要擴大扶持因疫情失業僱員

  政府推出的僱員援助款項計劃,發放對象沒有分全職或兼職僱員,只要於今年(2020年)3月31日在財政局職業稅登記內為在職僱員便有資格,若同一人有多份職業,亦只能收取1次援助款項。葛萬金質疑,一些自僱人士,包括三輪車司機、的士司機、街市攤販只獲得1萬元援助金,與在職僱員存在5000元援助金差距,上述人士數目不多,約有6000多人,建議政府在下一波援助政策推出時要一視同仁,把他們納入1.5萬元的在職僱員行列。

  此外,他又提到,因疫情影響,有部分人士被解僱、長期放無薪假,甚至因疫情期間學校、托兒所停課,為了照顧家庭而離職的家庭主婦,他們都是在今年2、3月辭工、被裁退,然而政府將僱員援助金發放資格定為「3月31日在財政局職業稅登記內為在職僱員」,對他們不公平,就如自3月起有博企陸續不與60歲以上員工續約,令一批博彩從業員失業,這些人士也失去了領取1.5萬元僱員補貼的機會。他建議把在職記錄由今年3月31日推前至1月1日,令大部分僱員都可以受惠。因為即使失業人士可透過參與「帶津培訓」獲6656元津貼,但也要完成培訓後才獲安排轉介對接工作方可取得相關援助金額,且與1.5萬元僱員援助金金額存在很大差距。

  政策要盡量避免不公平情況

  葛萬金關注現存很多公司只是作了商業登記「掛咗單」,但基本上沒有營運,只要在財政局有報稅,仍可在第二波中小企援助中受惠,對此,他認為政府在考慮政策時應更謹慎,多作調查。也有僱主沒有為兼職員工報稅,令這些員工喪失了領取1.5萬元僱員補貼的資格,這也是問題。也有企業為申請外勞配額,把一些非公司僱員登記為僱員,這些「太空人」沒有在企業服務,多是長者、公司僱員或負責人的家庭成員、朋友等,在今次援助措施中,這班人卻能受惠。「政府又知唔知呢啲情況?」他認為政府在政策制訂時雖不可能巨細無遺,但要盡量避免不公和查處不規則情況,畢竟涉及公帑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