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不干預博企執行禁足紀律

法律未規定處罰資料交博企 惟從業員入職清晰不可犯規

88

  【本報訊】修訂《規範進入娛樂場和在場內工作及博彩的條件》(第10/2012號法律)諮詢期至本月26日,對於諮詢文本建議禁止前線博彩從業員於公餘時間進入賭場,博彩監察協調局局長陳達夫表示,初步未有定案會否將處罰資料交回博企,至少法案未有規定,但他個人傾向沒有必要隱瞞,正如學生在學校犯校規,學校是否不可或不應告訴家長;他又認為博彩從業員入職時已知道不可犯規,當局不會干預博企如何處理內部的紀律程序。

  修訂《規範進入娛樂場和在場內工作及博彩的條件》首場公眾諮詢昨日舉行,陳達夫、社工局防治賭毒成癮廳廳長許華寶、博監局法律顧問古立文主持諮詢會。諮詢文本建議禁止前線博彩從業員於公餘時間進入賭場、簡化處罰未滿21歲人士進入賭場的程序,以及設立扣押籌碼的保全措施等。

  陳達夫稱個人傾向無需隱瞞

  社工局賭博失調人士中央登記系統報告書顯示,在2011年至2016年本澳賭博失調人士的情況大致相似,當中主動登記人士以「荷官」與「博彩業服務員」最多。陳達夫表示,如發現有另外一個職業是高危人士,下一步作修改時會將該職業納入,是次針對博彩業前線人員,是因為發現他們是高危人士,至於有部分在娛樂場工作的職位沒有納入,他表示是希望「少啲郁動」,先解決高危人士。

  對於有博企員工擔心不小心進入賭場後,博監局會將處罰資料交予博企,出現秋後算帳及解僱?陳達夫表示,部分博企會規定員工進入賭場會有紀律責任問題,當局不干預博企如何處理內部的紀律程序;初步未有定案會否將處罰資料交回博企,至少法案未有規定,但他個人傾向認為沒有必要隱瞞,正如學生在學校犯校規,學校是否不可或不應告訴家長,他認為博彩從業員入職時已知道不可犯規。

  至於有博企反映禁止博彩從業員於公餘時間進入賭場較難執行,陳達夫坦言法律執行方面有很大困難,但當局的想法認為最重要是訂定規矩,相信絕大部分莊荷都奉公守法,一旦知道規則都會遵守;有意見建議設立博彩從業員中央資料庫、面容識別等,陳達夫認為當中亦牽涉私隱問題,較複雜,亦涉及其他部門;法律執行初期會巡查較密,透過承批公司舉報、第三者舉報等。他又坦言澳門其實不大,從業員公餘時間進入賭場其實亦會知道,「一次半次就話走到雞啫,如果成日都係咁嘅就走唔甩雞嘅,總會有人知嘅,上得山多就終遇虎,係咪?」他認為最重要是訂清楚規矩後,相關人士公餘時間便不會進入。

  立法意義在於教育推動自律

  陳達夫又認為,立法有多重意思,其中一個是教育上的意義,他認為立法規管後,一般而言大家都會遵守;又指沒有辦法完全禁止人亂拋垃圾,「所有嘅法律如果話講到『滴水不漏』呢,其實就唔可能」,但他認為可以靠自律,「我做咗30年公務員,我自己都係咁㗎啦,親戚嚟咩,我咪同佢去到賭場門口,我咪去飲杯咖啡」,他認為問題不大,反而是習慣問題。

  博企所贏都要充公免致鬆懈

  至於禁入賭場人士的處罰方面,陳達夫稱,若承批公司有過失、刻意放人入賭場便要罰,至於博彩所得,陳達夫表示,若禁入賭場人士贏了錢會充公,輸了錢亦會充公,因不希望承批公司有誘因導致鬆懈,「好似輸打贏要,我哋唔希望佢有鬆懈,即使佢係放咗人入去,贏咗嘅錢都要攞返出嚟,冇任何誘因係令到承批公司喺過程裏面佔到咩甜頭」。

  他又表示推行負責任博彩的工作不會鬆懈,一定要做好負責任博彩的工作,但不等於沒有懲處,需要雙管齊下,坦言每次修法提出「罰」時都會有人提出是否要教育,「罰」是否唯一解決方法?他反問是否刑法都可以透過教育去解決?認為可以雙管齊下。

  諮詢期至本月26日,今日早上10時假世貿蓮花廳繼續舉行公眾諮詢,陳達夫強調諮詢文本並非「塵埃落定」,收集意見後會再作整理及調整,至少調整到大家可以接受的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