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動公職人員公平發展向上流

205

  【本報訊】議員宋碧琪作第六屆立法會第四個會期總結時說,一直關注公職人員公平發展、向上流動的問題。過去一直強調編制外、編制內並不是1種職位,只是合同任用的方式,但卻以此造成同工不同待遇的差別對待。過去她亦要求政府取消編制外人員被終止委任主管人員後返回原職位的6個月試用期,經過兩年多爭取反映,在修改公務人員職程制度中取消該「6個月試用期」。

  作為最大僱主政府無善待員工

  她坦言,特區政府多年來對公職人員發展「講多過做」。一直以來,有些公務人員要求完善職程發展增加專業性,如設立工程、法律、科技、社工等專業職程,政府只是一句「政府有政府的制度,不能同私人專業相同比」,政府要求社會專業化發展,但政府的專業又在哪 ?無牌管有牌備受社會質疑,更令廣大公務人員無法專業化發展,特區政府又如何提升管治水平科學施政?

  此外,有些基層公務人員,一而再、再而三要求當局重視公務人員的退休保障,要求增加退休保障。特別是前期一些以個人勞動合同服務政府的人員,本是最基層、最艱難的一群,特區政府卻未有人性化對待,在公積金制度設立時,有讓其入隊供款,但卻不計算前期服務年期,現時不少年屆退休,可以拿的公積金有限,根本難以保障退休生活。特區政府作為澳門最大僱主,善待員工都不能,叫社會如何信服?

  她認為特區政府年年表示重視廣大公務人員,要推行公共行政改革,但公務人員的士氣卻年年如是,任人唯親、識人好過識字等現象仍然充斥,更有過之而無不及。針對現狀,新一屆特區政府提出要先立後破,但兩年過去,她質疑「政府在公共行政上立了甚麼,又破了甚麼?」

  宋碧琪指出:今屆立法會需制訂不少法律,但現時澳門仍然有不少法律滯後於社會發展,影響市民生活。立法會作為澳門唯一立法機關,議員有提案權,然而議員要提出議案相當困難,在無任何資源支持下,單靠個人提案微乎其微,要成功推動立法更是奢望。這也造成在立法上政府不做、立法會無符的社會感觀,令立法會的認受性大打折扣。

  她稱,明白社會對於立法會的要求,要切實代表廣大市民監督特區政府依法施政,才能更好地推動社會發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