控方結案陳辭指張祖榮多方收受利益

192

  【本報訊】貿促局前主席張祖榮涉貪案昨進入結案陳辭階段,控方認為張祖榮循多方收受吳國壽利益,並稱所有被告、所有罪名都得以證實,要求合議庭判處所有被告全部罪成。

  控方昨早完成長達41版的結案陳辭,檢察官白華藝宣讀近3小時。控方表示,被告張祖榮及吳國壽於2006年已認識,雙方一直為友好關係,張祖榮從不同途徑收取對方利益,透過貿促局將內部資訊告知吳國壽團夥,查詢專才及投資移民事宜的申請進度。

  妻女在吳國壽旗下取不法利益

  控方指,張祖榮透過女兒、被告張倩雯將1300萬的貿促局內部最低審批標準資訊發放給團夥,並為盛洪芳個案提示提交增股文件的資料,行為屬於不當,尤其作為公務員及貿促局的領導,張祖榮在明知吳國壽不是申請人,仍為非工作目的透露4位人士的臨時居留進度內容,違反公務員的無私及保密守則。

  庭審期間,控辯雙方一直就投資移民額1300審批標準以及行業薪金中位數是否機密,展開多番辯論。辯方展示網上的申請要素文件,認為有關資料在2015年已經公開。控方認為,1300萬的資訊在2018年前從未向外公開,只要細心留意所謂公開的資料是「網上審批分析要素」,並不等同貿促局的審批標準,故屬機密。

  「張祖榮及吳國壽團夥的行為不當,但甚麼驅使張祖榮以身犯險?是友情還是利益?相信答案是張祖榮不應收受的利益。」控方指出:張祖榮妻子葉安琪、女兒張倩雯在吳國壽的「壹建」工作,但葉安琪沒有實際工作,沒正常上下班時間,且不需要打卡,但卻可收取1.5萬月薪作報酬,是持續利益。

  控方表示,張祖榮女兒張倩雯亦是張祖榮及吳國壽之間的重要訊息橋樑,以防止有人發現兩人的密切聯繫。張祖榮為防被截聽,更吩咐女兒使用「WHATSAPP溝通」,違反遵守保密義務,並以公司提供薪金名義取得不法利益。

  對吳國壽安排張倩雯持有涉案公司「新豐裕」一成股份,控方表示,雖然公司在澳門沒有實際資產,但在內地可能有業務,故應視為收取利益的其中一個渠道,倘若吳國壽通過向公司注資增值,未來的利益可以不斷擴大;另外,每當張祖榮同吳國壽會面後,張祖榮都提及利是,亦是不法利益的一種;張祖榮亦持有至少兩個中轉帳戶收受吳國壽利益。至於其他方式的利益,控方相信張祖榮透過提供機密資訊,至少收過1次港幣20萬的回報。張祖榮清楚知道自己的義務,但仍甘願冒風險提供資訊,通過獲得利是、不定期利益等,作出違反職業保密義務、公務員的行為守則及職業操守。

  吳愛華介入預審違貿促局程序

  控方認為張祖榮的受賄、濫用職權、違反保密、清洗黑錢罪,全部獲得證實;而吳國壽的行賄罪,葉安琪、張倩雯、曾春梅的清洗黑錢罪,以及張葉兩人的財產申報資料不正確罪亦全部獲得證實。

  至於貿促局前執行委員吳愛華部分,控方表示,不否認教授顏培宇是優越人才,但要由貿促局通過合法及正常的行政程序分析。吳愛華為有關個案作預先審核程序,違反貿促局引入專才的既定程序,認為她的濫用職權及違反保密罪得以證實。

  而商人盛洪芳涉通過虛假增股行為申請投資移民個案,最後被指通過另1公司申請而最終獲批。控方認為,在申請後期有關個案已經獲批,陳迎金(另一間公司)的出現只是巧合。張祖榮在當中的機密資訊對個案獲批相當重要,故吳國壽團夥的偽造文件罪仍獲得證實;而另外多名技術移民及投資移民個案申請人,均被指以共犯方式參與偽造文件。

  控方續指,貿促局前投資居留暨法律處經理甄溢全與吳國壽的對話內容只涉及居留申請諮詢以及橫琴物業。雖然至今,甄溢全仍未購買有關單位,但他的權利仍然可以實現。橫琴「鉅星匯」現時每平米售3萬人民幣,與當初吳國壽承諾以1.9萬每平方米向甄溢全出售相比,絕對是利益,亦能解釋為何甄溢全甘願擔當吳國壽的「軍師」。

  犯罪集團部分,吳國壽下屬余淑華、楊淑津在案中負責製作文件等行為,兩人亦在其中1個個案中合共分紅13.9萬,楊淑津亦以5個鉅星匯單位的購買權利,用以抵銷購買澳門1所物業的價金,而從兩人同吳國壽妻子伍淑華的對話,可見伍淑華的地位及領導角色、掌控大局,無疑吳國壽及伍淑華都屬犯罪集團首腦,余淑華、楊淑津則擔當高度參與、高度執行者。

  控方表示,上述4人加上甄溢全,以及張祖榮持續向團夥提供內部資訊,反映犯罪集團都各有分工,呈現犯罪組織及有規模架構,為臨時居留申請人製造假聘用及投資假象,控方認為案中所有控罪全部獲得證實,應判處所有被告全部罪名成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