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師:法律所指家暴須持續虐待

391

  【本報訊】法院近日就本澳出現的首宗家庭暴力案判決引起社會爭議,律師趙崇明表示,可能法官與公眾所理解的「虐待」定義有差異所致,家暴行為出現持續的累積,導致產生被虐待的狀況,才是現行《家暴法》所指的家庭暴力。他建議將來檢討法律時,需要照顧更廣義的家暴受害者。

  趙崇明表示,是次法院判決與公眾期望有落差,可能有兩種情況,第一、即大眾同法院對家暴的理解沒有差異,但案件在舉證上無法證實家暴行為;第二、案件可能證實到相關內容,但法官據現行《家暴法》的理解不屬家暴,亦可能是法官理解「虐待」的程度,與公眾、社工的理解不一致。

  他表示,《家暴法》法案第一文本在2014年送交立法會,修改後於2016年推出第二文本,之後獲得通過;法案第一文本對家暴行為的處罰方法,並非定立「家暴罪」,而是修改《刑法典》的普通傷人罪、虐待罪等罪名,並加入家暴元素;但經討論後,發現倘若再規範下去,難以分出界限。

  根據當時立法會第一常設委員會的意見書列明:「為解決日後相關人員及實體因適用法律規定而執行工作時其界限的問題,法案新文本增加家庭暴力的法律概念,其重點是家庭暴力的完整現象而不單是構成該現象的各個獨立行為⋯⋯之所有使用『虐待』的概念,是為免描述該現象的行為模式,同時也避免最初文本中頻繁使用的侵犯行為的概念。家庭暴力被定義為虐待某人的行為,而不是侵犯某人的行為,當中的差別可能很細微,但非常重要,即可包涵程度較輕的侵犯行為,此類行為的不法性在於其時間上的高重複性:從法律效力上,有些行為可能不算侵犯但是可被視為家庭暴力性質的對待。」

  倘具體個別行為會用普通傷人罪

  趙崇明解釋,法案第二文本將家暴獨立成罪,改為並非侵犯行為,而是導致虐待的出現,虐待在一定程度上屬於一種狀態,而非具體的、哪怕是出現幾次的行為;家暴的持續累積,導致產生被虐待的狀況,才是現行法律所指的家庭暴力。

  「一般人可能理解某個具體侵犯行為已屬家暴,但法律上視為虐待才算是家暴。」他理解,該案法官所指的重複性、嚴重性,就是指有沒有出現虐待。至於現行法律條文沒有提到「重複」、「持續」等字眼,他表示,「虐待」即一定要多次、持續,倘若是具體個別的行為就會用普通傷人罪名檢控,最多只會「加重」,但罪名的性質不會轉換。

  受家暴困擾者應獲得法律上幫助

  至於司警以家暴立案數字低,趙崇明認為有理由,但最後公眾是否認同家庭暴力的概念即現時法律的概念?則屬立法政策的問題。他認為,政府要重新解釋當初的立法過程,包括家暴的定義曾經轉變。

  目前,《家暴法》有措施保障家暴受虐者,但沒被定義為家暴的個案則無法保障。他認為,一旦不能以家暴罪開案,只能當普通刑事案,採取現行《刑事訴訟法典》的措施,不足以處理相關家庭問題。他認為,只要受家暴困擾的人,應能在法律上得到幫助。

  他表示,將來檢討法律時,要將到達家庭暴力罪的家暴,以及更廣義的家暴作出區分,支援一些受到稱得上「家暴」,但未到達法律所指虐待的受害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