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師抗辯張祖榮妻女無獲公司厚待

65

  【本報訊】貿促局前主席張祖榮涉貪案昨日續審,案情指張祖榮的妻子及女兒獲涉案公司厚待,辯護律師與廉署證人展開爭論,律師認為證人不明白張妻的工作性質,亦沒有實際證據支持張女持有「新豐裕」暗股。

  初級法院昨日續審貿促局前主席張祖榮涉貪案,辯方律師山度士展示張祖榮的財產申報表,辯稱除了濠景花園月租2萬元外,大廈有兩個車位亦有出租。廉署證人表示,有關銀行帳戶中,每段期間就有2萬元,以及1800至2000元入帳,似乎是有關租金。

  另外,兩人的內地物業中,除珠海銀石雅園,橫琴琴海灣亦有出租,證人認為,雖然有申報出租兩處相關物業,包括銀石雅園的租金為人民幣6800元、琴海灣租金為人民幣5500元,但找不到琴海灣的租約。

  至於涉案商人吳國壽涉以優待方式,安排張祖榮妻子葉安琪和女兒張倩雯到涉案公司「壹建」工作,證人說,「不排除她們有做工作,但有別於一般員工,她們入職前提是因為同張祖榮有關。」

  指張妻具學歷有工作經驗

  律師白穎怡展示葉安琪的學歷,顯示葉安琪於1989年5月取得東亞公開學院工商管理碩士畢業,她2007年在1間建築公司工作,月入1.9萬元,翌年2.1萬元。

  白穎怡問,葉安琪有建築公司的工作經驗,為何在涉案公司擔任兼職,收取1.5萬元報酬不尋常?證人表示,葉安琪於涉案公司工作前,有一段時間沒有工作,「不是一份工轉另一份工」,葉安琪可以在家工作,一般公司不會在員工毋需出勤的情況下有薪金。

  白穎怡其後出示該公司的一份會議記錄,顯示葉安琪有出席會議,證人則表示只是偶爾出席,無需恆常上班。庭上再展示其他公司寄給涉案公司的電郵,當中收件人抬頭寫「ANGELA」(葉安琪英文名)。

  證人指出:當時葉安琪的薪金為1.5萬元,但涉案公司副總經理余淑華的薪金不足1.5萬元,相信葉安琪獲優待;公司之中,只有她完全不用到辦公室上班,而且沒有固定工作地方、電腦、公司電腦帳戶。律師則認為證人不懂葉安琪的工作內容。

  另外,張祖榮女兒張倩雯被指同樣以優待方式入職「壹建」,證人指出:2016年5月,張倩雯月薪有1.5萬元,與另1位擔任前台文員的同事基本薪酬相差5000元,張倩雯在其中1個月請無薪假6日,卻獲發勤工獎,2015年8月開始有1800元的額外薪金,而另1位員工無缺勤,卻沒有獲發勤工獎;其後庭上展示張倩雯其中1個月的糧單,載有因為請假而被扣除2400多元。

  無證據張女持新豐裕股份

  另外,案情指,張倩雯以暗股持有涉案公司「新豐裕」10%股權。1份相信是2015年12月寫的涉案筆記顯示,在「合作模式」方面,吳國壽持有45%,而10%由「CRYSTAL」(張倩雯英文名)持有。

  庭上展示1張卡片中,顯示張倩雯是「新豐裕」副總經理。律師表示卡片可能只是樣板,沒有大量印刷。證人表示「至少印了1張」。律師稱卡片只寫張倩雯是副總經理,沒有寫是公司股東,證人同意,並稱「股東是吳國壽講的,但(廉署)從來找不到他。」

  律師表示除了該份筆記外,沒有實際證據支持張倩雯持有「新豐裕」股份,即使後來的公司章程亦沒有;而收取股份後,張倩雯已到外國讀書。律師再問,為何收取利益後要離開本澳?證人稱不作猜測,不過「新豐裕」後期的營運跡象薄弱,相信公司原本打算營運,亦不排除公司在內地有業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