廉署批工商基金貸款非凡無法律依據

201

  【本報訊】廉署昨日發表工商業發展基金貸款非凡航空公司調查報告,多處批評工商業發展基金管理委員會,尤其是時任主席(即時任經濟局代局長),廉署認為他清楚知悉項目缺乏可直接援引的審批法律依據;報告又認為,時任經濟財政司司長未盡應有的監督責任和義務,包括沒有嚴正下令必須掌握非凡航空的經營前景及償還能力,甚至有資料顯示曾要求司長辦人員促進借貸審批進度;對無法從擔保人處返還債務,時任司長的監督責任亦無可推諉。

  構成紀律責任惟3年時效屆滿

  廉署完成工商業發展基金2008年至2009年5次合共向非凡航空無息貸款2.12億元的調查。報告多處批評工商業發展基金管理委員會,尤其是時任主席(即時任經濟局代局長),廉署認為他清楚知悉項目缺乏可直接援引的審批法律依據,面對不屬中小企的財務分析,表現出過分寬容,非凡航空拖延償還首輪貸款,仍沒適時察覺風險並採取措施。報告認為,管委會成員及時任主席的行為足以構成紀律責任,但有關紀律責任的3年時效已屆滿。報告又指,經查明,在工商基金向非凡航空提供合共澳門幣2.12億借貸款項的審批過程中,時任經濟財政司司長一直參與其中。除曾在工商基金提交的報告上作出同意批示,並上呈時任行政長官作審批之外,時任經濟財政司司長曾先後於2008年9月30日及2008年12月26日,直接在工商基金管理委員會上呈的報告內,以批示批准向非凡航空提供澳門幣500萬元(合共澳門幣1000萬元)的無息貸款,作為短期財務援助。

  值得強調的是,第8/2003號行政法規(《訂定工商業發展基金的規章》)第2條第2款(五)項明文規定:「許可工商基金履行職責所需的但超出管理委員會有權限許可的法定金額的開支」是屬於行政長官在行使監督權的權限,而非屬經濟財政司司長在行使監督權的權限。換言之,工商基金超過澳門幣50萬元的開支許可權既不屬於工商基金管理委員會,亦不屬於經濟財政司司長,而是歸於行政長官的監督權限。

  時任經財司長未有盡監督責任

  廉署批評,時任經濟財政司司長不應亦不可將其許可工程及取得財貨和服務的費用方面(僅指工程、貨物及服務的公務採購)的權限及金額,來涵蓋工商基金向企業提供財政援助時的審批權限及金額,因為二者明顯屬於兩種截然不同的開支,不可混為一談。顯然地,時任經濟財政司司長無將兩次由工商基金交來的報告再上呈至時任行政長官審批及決定,而直接在報告上批准工商基金向非凡航空先後提供兩次澳門幣500萬元借貸,其行為是錯誤適用法律,且完全違反第8/2003號行政法規(《訂定工商業發展基金的規章》)第2條第2款(五)項,錯誤行使了依法屬於行政長官監督權限範圍內的開支審批權。除此之外,時任經濟財政司司長作為本澳經濟財政此一專門施政領域的主要領導人,有責任監督下屬部門和實體,包括工商基金在內有否妥善履行法定職責。

  最後,面對非凡航空一而再、再而三未能履行債務,對於首輪貸款的還款期又顯出拖延的行為表現,卻仍然無敦促工商基金積極跟進非凡航空的財務數據,亦無適時察覺風險並下令採取適當措施,以確保工商基金能有效收回貸款,時任經濟財政司司長同樣顯出未盡應有的監督責任及義務。時任經濟財政司司長上述促進非凡航空成功獲得相當巨額借貸援助的行為,雖未能搜集到證據足以認定其行為已滿足相關刑事犯罪的構成要件,但其上述種種疏漏、怠忽甚至不作為,讓市民對主要官員在工作上的期望有所落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