審批延長工期運建辦有嚴重過失

133

  【本報訊】審計報告披露,直至2017年底運建辦只完成氹仔線9.3公里的土建工程,佔原輕軌一期建設規模的44.28%,澳門半島內港線、北線和南線皆未有訂定任何完成時間。審計署在審查運建辦對輕軌氹仔線土建工程的工期管理時更發現,運建辦審批延長工期的分析工作及協調管理存在嚴重缺失,不嚴謹、不積極的方式協調工程,成為工程延後的源頭,其中氹仔段3個工程分段在動工後曾多次獲批准延長工期,各延長過千天,相當於原工期1倍,延期審批合理性受質疑。

  審計署公布輕軌第四階段專項審計報告,披露輕軌系統工程進度。直至2017年12月31日,運建辦只完成氹仔線9.3公里的土建工程,佔原輕軌一期建設規模的44.28%,澳門線則只開展媽閣站的前期工作。

  無「罰文化」習非成是自毀長城

  審計報告顯示,運建辦2016年重新訂定輕軌短中遠期規劃共11線走線,原輕軌一期的氹仔線及澳門線分別被安排為短期至中期規劃,除短期規劃的5條走線(氹仔線、氹仔線延伸至媽閣站、東線、人工島口岸專線、石排灣延伸線)預計最早2026年完成外,其餘6條中遠期規劃走線,包括澳門半島內港線、北線和南線皆未有訂定任何完成時間。審計署審查運建辦對輕軌氹仔線土建工程的工期管理,發現3個工程分段在動工後曾多次獲批准延長工期,各延長過千天,相當於原工期的95%至111%不等,運建辦審批延長工期的分析工作及協調管理並存在嚴重缺失,導致自己亦成為工程延後的源頭。其中,氹仔口岸段工程被另1項公共工程的臨時辦公室佔據施工場地,但運建辦在動工4個月後才發函要求有關部門遷離,最終導致延誤近1年,反映運建辦在工程動工前未有積極協調。

  報告又發現運建辦沒有就延期的分析審批妥善把關,運建辦曾就路氹城段工程延誤,向承建商發出46封警告信,合共罰款258萬元。部分警告信內容反映,蓮花口岸周邊工地在2013年4月至2014年1月存在人手、機械不足及管理混亂而導致大部分時間沒有人員施工,部分路段一度處於停工狀態,但監管公司的延長工期分析報告及運建辦上呈的延長工期申請建議書中,未有提及警告信所反映的情況,令人質疑決定批准延期214天的合理性。

  審計署批評,延期申請管控機制的問題沉積已久,雖非源自於運建辦,但已為澳門公共工程帶來嚴重影響。過往工務部門曾公開表示本澳公共工程並不流行「罰文化」,並承認沒有執緊程序是不好的文化。在這種習非成是的歷史因素下,作為罰款基準的把關──延期申請管控機制,從今次審計發現所見,的確難以獲得應有重視,而這也是輕軌工期延後問題的其中一個重要原因。至於沒有做好基本協調管理工作而導致自己也成為工期延後的源頭,則反映運建辦未有全面履行自身職責。

  有法不依有錯不罰工程一拖再拖

  審計署再次重申,透過今次審計所揭示的問題,審計署促請工務部門今後在所有公共工程方面都需針對過去長期存在的不足,加強工期管理機制的構建與落實。儘管每項工程發生延誤各方面都會有不同程度的責任,但是主要承擔責任和後果的肯定是在作為定作人的當局。若公共部門自己不重視延期申請管控及違約金的實施,則承建商在投標前會產生不必依法執行的期望,也不會認真考量自身能力與估算成本;而作為監理,除因定作人沒有提出嚴格要求外,定作人自身的行為也表明不會認真執行以上兩個環節,特別是發生連準時交場也嚴重滯後的情況,清楚反映定作人對準時完工的要求毫不著急,運建辦以這種不嚴謹、不積極方式協調工程,怎麼可能會推動監理公司嚴格審查相關日數並協助構想不同施工計劃及方案以節省時間?正因為從協調部門開始一環扣一環的失誤、延期、有法不依、有錯不罰,不遵循國際慣常的大型公共工程監控及管理方式行事,令輕軌系統工程一拖再拖,一錯再錯,工程投資與工期都完全無法控制在當初所批准的計劃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