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員問責應檢視行政制度漏洞

529

  【本報訊】再有特區前任政府領導官員被廉署拘捕,又先後有局級官員離任,惹起社會對「官員問責」的疑慮。澳門大學政府與行政學系副教授余永逸博士表示,官員問責並非單從「歸責官員」上考量,更應全面探討行政制度是否存在不完善之處,導致官員難以處理相關問題,而系列報告在指出問題所在的同時,亦應深究背後原因,從根本上提升行政效率和管理;他又提及,官員調職是否受事件影響,公眾對此仍然相當模糊,特區政府應清晰交代釋除疑慮。

  重視兩署報告 各方加強監督

  余永逸表示,是次政府並未有清楚交代官員離職和調任是否受事件影響,針對官員表現的問責制度及操作,從過去至今,均採用較為非正式的處理手法,以致公眾或官員仍不太清晰在何種情況下需為行為負責;他直言「不是一個理想狀況」,並又指出:公眾一般認為官員問責即「落台」,實際更應思考責任歸誰,有多少責任,問題是來自官員還是制度不完善?他強調報告除反映現存問題,特區政府是否有嘗試了解官員這樣處理的原因?他續稱,公眾需要明白問題未必百分百是行政當局失誤,也不一定牽涉貪污,不排除官員在面對不同情況時,為便利行政程序,或在現有機制下難以透過更恰當手法處理,而作出「拉上補下」行為。

  官員問責制是否停滯不前?余永逸稱,自前運輸工務司司長歐文龍事件後,社會均提出官員問責,以及先後生效《領導及主管人員通則的基本規定》和行政法規《澳門特別行政區主要官員通則》,惟他坦言「力度未算太大」,問題被揭發後,在現存制度下要如何處理,社會仍然存在疑問。而審計署和廉政公署未必能同時處理各部門的問題和漏洞,故此,除兩署繼續負責相關工作,也需視乎特區政府如何進一步規範不同部門的作為,在監督實體方面下更多工夫。

  他回顧往時許多官員或首長代表均不太認同廉政公署或審計署的結論,甚至曾有個別領導否定廉政公署或審計署報告,沒有作出相應改動,直至上屆政府開始回應兩個部門的報告,顯示特區政府的變化;他又提及,目前公共資產監督規劃辦公室公開的資料是否足以讓公眾監督公共資本企業,均有賴審計署、廉政公署、議員、媒體及對公布的數字提出質疑,從而提升公共資源運用的效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