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善集會示威法保障範圍

138

  【本報訊】議員蘇嘉豪於立法會全體會議議程前發言時表示,自本屆政府就職以來,因遊行集會而被檢控的人數飆升,單是2014至2017年間,被檢控加重違令罪的社會行動者多達58人。他認為公眾必須警惕保安當局趨向以加重違令罪作為肆意限制權利的借口,建議進一步完善《集會示威法》的保障範圍,如調整當局作出限制的告知、通知、上訴程序的時間,以提升司法審查的可行性。

  蘇嘉豪表示,近年特區政府習慣以「公共安全」為由,不斷膨脹保安當局的監控權力;自本屆政府就職以來,因遊行集會而被檢控的人數飆升,單是2014至2017年間,被檢控加重違令罪的社會行動者多達58人。

  他稱,立法會於1993年制訂《集會示威法》的宗旨,是「承認和保證集會及示威屬於個人的基本權利與自由」,但公眾必須警惕保安當局趨向以此作為肆意限制權利的借口,例如胡亂界定集會示威再控告加重違令罪。若將市民透過社會行動表達意見,由「須受保障的權利自由」變質為「須被監控的危安事件」,將會造成更多不必要的對峙與衝突。

  應朝更保障人權角度出發

  蘇嘉豪指出:綜觀世界先進地方,集會示威相關法律都朝著更保障人權的角度出發,有些逐步由批准制改為如本澳一樣的預告制,甚至採用「自願預告」;另一些規定少於若干人數、自發性或緊急發生的示威事前毋需通知當局;更有些將保安當局強制驅散示威衍生的違法行為去刑事化,改以行政違法處理。

  他認為,澳門的《集會示威法》實踐了四分之一世紀,不可能沒有檢討和修改的空間,但大前提應是往更包容和保障權利自由的方向。他主張進一步完善《集會示威法》的保障範圍,如調整當局作出限制的告知、通知、上訴程序的時間,以提升司法審查的可行性;將預告規定的工作天改為日曆天、根據終審法院裁判內容將發起人由3人改為1人,以保障任何個人盡可能於任何日子均享有平等而可及的基本權利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