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碧琪籲訂法制保障外賣配送員權益

248

  【本報訊】現時,本澳外賣店發展迅速,外賣行業成為疫情下迅速崛起的行業。由於近兩年疫情,社會經濟出現結構性失業,加上行業求存困難,外賣行業成為不少人士的「逃生門」。同時,疫情期間,居民減少外出,外賣市場需求急升,短時間行業出現大量缺口,由於行業在本澳為新興行業,有不少發展前景,且入職簡單,薪金較為理想,居民短時間內迅速湧入,成為外賣配送員,推動整個行業產業生態日漸成熟。惟他們的勞動權益未獲保障,為此,立法議員宋碧琪問當局會否考慮對行業進行統一規管,建立完善的配套法制,以規範外賣行業及保障相關工作者的合法勞動權益。

  宋碧琪表示,近兩年疫情期間,特區政府制訂《外賣食品活動場所的登記制度》行政法規,以加強食品監督,保障食品安全。可見,外賣行業在本澳逐漸得到穩固,成為本澳朝陽行業。然而,外賣配送員門檻低,需求旺盛,時間較為靈活,受到不少居民的歡迎。然而,由於入職所需的交通工具需要自己準備,工作期間所需的油費津貼、抄牌罰款均需自掏腰包,加上津貼福利少,且行業特性為多勞多得,不少配送員會為跑多幾單而不顧自身及環境處境,極易發生交通意外。而前期對行業缺乏明晰的規章制度,導致其勞動權益無法得到切實保障,亦導致出現不少行業亂象頻生。面對新行業形態工作者,政府應積極對其勞動權益進行維護,盡快統一行業規範,以保障行業工作者能得到尊重及保障,讓行業得以真正走上軌道。

  為此,她提出以下質詢:

  一、政府表示,會根據《勞動關係法》及《工作意外及職業病損害的彌補法律制度》以保障僱員權益,但外賣行業作為新興產業,本身制度缺乏完善,加上沒有相關的政策措施保護,外賣配送員入職相對自由。不少外賣僱員由於處於被動地位,致津貼福利受單向控制,很難有議價權利。若出現意外,亦難以保障其合理合法訴求,外賣行業一時成為「高風險、低保障」的弱勢群體。現時,本澳更有不少配送員屬自僱形式,在網上「炒單」送外賣,沒有簽訂勞務合同,更難得到社會保障,若出現意外則得不償失。

  她指出:內地現時已不斷加大對新就業形態勞動者的權益保護,未來,外賣行業仍有不少發展空間,必定會吸引更多居民入行。政府未來有否考慮對行業進行統一規管,建立完善的配套法制,以規範外賣行業及保障相關工作者的合法勞動權益?

  二、外賣配送行業作為本澳新興服務業,不少在職外賣配送員缺乏良好的入職培訓及指引,導致行業服務缺乏統一性。且本澳道路狹窄,外賣配送員常年穿梭在街道,極易發生意外,且不少居民都將外賣配送作為兜底選擇。長期來看,難以整體提升行業素質,在保障僱員合理權益的同時,亦要對外賣配送服務進行統一規範,對各環節進行有效管理及規範,以解決外賣配送行業問題,在保障外賣行業的同時,提升行業標準及質量,為消費者提供安全、優質的配送服務。請問政府未來會否對外賣配送服務內容進行全面系統的規定,以推進外賣配送進入標準化,扎實行業基礎,應對未來發展需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