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彩業修法有法可依健康發展

336

  【本報訊】《博彩法》面臨修法,行政長官候選人賀一誠表示,2003年立法時本澳未有賭權開放經驗,博彩業所帶出的副作用,要有完善的法律框架紓解,是要修法的方向,而博彩中介人、放數等問題都是考慮之列。此外,他又提到政府中期報告指出博彩業存在一些問題,要以法律為先修法,使博彩業有法可依健康發展。

  法律框架下紓解博彩業副作用

  被記者問到《博彩法》有何要修改?賀一誠回應稱,當年《博彩法》立法用了很多心機,「雖然仍有不足,但已算是較好的法律,否則不會有較多開賭地區來參考本澳的《博彩法》。」他亦指出:2003年立法時本澳未有賭權開放的經驗,現時檢討是要針對不足之處,例如在博彩業中期檢討報告中,列出博彩中介人制度的利弊、放數是否合法、放帳的合法性等,都是要考慮的問題。

  他表示,博彩業的副作用要完善的法律框架紓解,是要修法的方向,之後亦要將不健康之處,例如在法律中減少對青少年影響的機制、規範角子機場所在社區開設的範圍等問題,用其他法律去支撐。

  而在政綱宣講會上,選委黃仁民提問旅遊博彩業產出高、佔比大,帶動其他產業發展,連續下跌對社會影響大,未來仍會面對不少競爭,新一屆政府對旅遊博彩業能否設評估及發展規劃機制?

  賀一誠回應指,本澳博彩業健康發展,但政府中期報告也指出存在一些問題,故要檢討法律,以法律為先修改博彩法,在有法可依下促使博彩業健康發展。

  他表示,現時6家博彩公司的合同尚未到期,仍有時間檢討和修訂博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