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錦新質詢防過度興建T1單位

126

  【本報訊】面對當局重開經屋申請,4000個單位有25%即1000個屬T1單位,立法議員區錦新提書面質詢,當局是否過度興建T1,怎樣嚴格控制?

  區錦新在質詢中說,政府承諾多年於2019年開展新一輪經屋申請,可是,當局透露,僅拿出4000個經屋單位以供申請,且不論屆時是新法抑或舊法,都不設輪候,即分配完所提供的申請的4000個單位便散隊。眾所周知,6年前的經屋申請,當局只有1900個單位供申請,卻有4.2萬多個申請。該4萬多個申請者,超過4萬個沒法獲得經屋分配,即超過4萬個家庭仍有經屋的需要。事隔6年,經此累積,相信會出現更多申請者。4000個單位完全是杯水車薪。更驚人的是,政府透露4000個單位中,竟有1000個是一房一廳單位,很明顯未來又會出現幸運抽到的家庭,也面對因為三房或兩房單位已被揀去,而即四口之家或以上,也只剩下一房一廳單位「要就要,唔要下次」的悲慘局面。到底這種經屋供應是幫市民抑或玩市民?相信社會自有公論。

  他指,按現行經濟房屋法規定,每次政府開展經屋申請時必須同時公布「供申請單位的位置、數量和類型」(經屋法第二十條一款四項),所以,依法就必須先有經濟房屋項目才能接受申請。但這會出現一個矛盾,就是未接受申請,如何知道不同房屋類型的數量需求?在不了解真正的需求情況下,經濟房屋項目的房型如何規劃?結果是出現單憑長官意志而胡亂制訂房型的數量比例,導致資源錯配,數口之家也只能被分配到一房一廳單位。一項德政卻被搞成怨聲載道。

  以2013年經屋申請為例,除了少數是新經屋項目外,主要是萬九公屋的貨尾。何謂「貨尾」?既然經屋一直都供不應求,為何還有「貨尾」?那是因為萬九公屋興建時,當局完全沒有考慮到申請者已經申報家庭人口的變化,建了大量一房一廳單位,結果T2及T3單位的數量遠遠不足,但T1單位則大大有餘,單是業興大廈及居雅大廈剩餘的T1單位就有近2000個。其中業興大廈1540個T1單位就特地開了一次一房一廳經屋申請才消化掉。

  區錦新表示,即使如此,2013年多房型經屋申請時,仍有大量T1貨尾。在可供申請的1900個經屋單位中,T1有800多個,幾乎佔了半數。而T3單位只有200,T2單位只有800多個。而現行的分組抽籤制度下,能夠在申請中脫穎而出的,首先是核心家團,尤其家有長者或殘疾人士的,通常都是人口較多的家庭。所以排前的中籤者都當然選擇T3單位,他稱,其後當然選T2單位,再其後的,即使中籤、即使是數口之家,但卻只剩下T1單位可以「選擇」。接受的,數口之家如何塞進一個一房一廳單位居住;不接受的就只能放棄,又不知要再等多少年才再有分配的機會。這是當局胡亂規劃,過量興建一房一廳單位造成的惡果。但造成此惡果的官僚一點也不受影響,而苦果卻要市民吞下。官員還可以說這些被逼放棄者「有經屋都唔要,證明並非真正逼切需要。」

  經屋不同於社屋,後者只是租的,當家庭人口有變化,政府可以為其調整房型。但經屋一買後就是長期使用,沒有多少彈性。當一個經屋購買者,若只獲分配T1單位,倘結婚、生兒育女,T1單位就沒法容納了。所以,T1經屋單位一定要有,因為確有一些決定不婚、不生育的人會有其需要,但數量必須嚴格控制,防止過度興建。

  為此,區錦新向行政當局提出書面質詢:

  一、T1經屋單位只適合決定不婚或不生育人士的住屋需要。當局是否同意在興建數量上必須嚴格控制,防止過度興建?

  二、政府對本澳有條件申請經濟房屋的人群中,能否粗略估計不婚或不生育的人口數據,以便有效估計對T1單位的需求?

  三、當局透露在2019年推出的4000個可供申請經屋單位中,有25%是T1單位,但4000個的25%就是1000個,會否又是另一次過量興建?而逼使數口之家只能「選擇」一房一廳單位的悲劇會否重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