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校教師求診應補缺勤授課時間

389

  【本報訊】有見於近年教師透過隨診制度而沒有作出補時授課數字上升,政府考慮到學生接受教育的公共利益,認為未來不論是求診或隨診,公立學校教師都應於指定或批准時段補償缺勤的授課時間。

  立法會三常會昨繼續審議《修改11月1日第67/99/M號法令及其核准的(教育及青年發展局教學人員通則)》法案,社會文化司司長歐陽瑜、教青局局長老柏生等官員列席。

  後會,委員會主席黃顯輝、秘書崔世平介紹會議情況,其中,黃顯輝表示,法案建議公職教師如求診或隨診,應於學校領導機關指定或批准的時段,補償缺勤的授課時間,對此有委員不認同制度,認為削弱了教師權益。政府代表則解釋指,2017年至2019年,發現教師隨診而無補堂的數字逐年增加,而自願補堂的數字逐年遞減。2017年教師隨診無補堂有970堂,自願補償24堂;2018年教師隨診無補堂有1025堂,自願補償15堂;2019年教師隨診無補堂有1245堂,自願補償只有7堂。政府認為教師隨診可與醫生協調時間,相信隨診與授課時間不衝突是可以做到,因此制訂相關規定。且考慮到學生接受教育的公共利益,希望修改現有制度。

  黃顯輝又指,委員會又討論了法案第52條有關禁止擔任教師職務的條文。法案建議如對教師科處撤職的紀律處分,則該教師不能再在任何官校任教,有委員質疑法律並沒有禁止該人士不能在私校、補習社和托兒所任教,認為應禁止其從事教育工作。政府表示會考慮和分析委員意見,但沒有表明會否接納委員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