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博彩法須減社會經濟民生風險

69

  【本報訊】立法會昨一般性通過修改《娛樂場幸運博彩經營法律制度》法案,多名議員在表決聲明中,促請政府關注新法可能引致承批公司、衛星賭場、貴賓廳等博彩經營方式的變化,應保障員工就業和薪酬福利不受影響,減低影響本澳社會、經濟、民生等方面的風險。

  議員李靜儀、梁孫旭、林倫偉、李振宇在聯合表決聲明中表示,博彩業的發展與社會、經濟和民生息息相關,不但關係本澳的長遠利益,也影響數以萬計居民的就業等問題。他們認同政府透過修訂《博彩法》以完善行業監管,尤其應在維護國家及特區安全的前提下經營,也期望博彩業的發展能符合整體利益,加大對社會的責任承擔,推動經濟適度多元化發展、提升從業員的勞動保障和職業發展機會、更好讓居民分享博彩業發展帶來的成果。

  他們對細則性審議及日後承批合同內容主要關注幾方面:一、賭牌重新競投確保讓員工順利過渡,增加僱員福利保障,推動管理層本地化和優化職業發展空間。博彩修法及重新競投有可能引致承批公司、衛星賭場、貴賓廳等博彩經營方式的變化,應要求博企建立勞動債務擔保以及實施各種友善政策,確保員工順利過渡,保障員工就業和薪酬福利不受影響;並將本地僱員就業環境、向上流動機會、員工待遇和退休保障等方面列作批給的重要考慮條件;除繼續實施莊荷及監場主任不輸入外僱的政策,也應逐步提升管理層的本地人聘用比例。

  制訂社責指標 明晰非博元素

  二、制訂具體指標和定期作出檢討,以落實博企履行的社會責任。期望對博企承擔的社會責任有更清晰的內容或目標,更好支持中小企發展,照顧殘疾和復康人士,支持社會公益活動,落實環境保護等,讓產業與社會可持續發展取得平衡,並透過定期檢討和公布,掌握博企履行責任的情況。

  三、訂定非博彩元素的衡量指標。明晰非博彩元素的衡量指標,增設例如親子活動、表演娛樂項目、會展等吸引不同類型旅客以及更符合社會及市場需要的元素,帶動酒店業、飲食業、零售業、手信等旅遊產業鏈的發展,促進經濟多元發展。

  四、檢視和優化有關博彩毛收入的款項使用。建議優化每年撥出不超過博彩毛收入5%款項之分配結構,尤其用於社會薄弱環節,例如適度增加對社會保障撥款的比例,以鞏固和優化社會保障機制。

  議員施家倫及李良汪在聯合表決聲明中表示,是次一般性討論及表決修改《博彩法》法案,進一步規範娛樂場幸運博彩的經營規模,加強對承批公司、參與博彩業活動人士的資格審查及監管機制,增加維護國家及澳門特區安全利益的規範等,這都有助推動博彩業發展,符合澳門特區整體利益。因此,他們大方向上認同應對現行《博彩法》作出全面檢討及修訂,並投下贊成票。

  規範衛星賭場 有可商榷之處

  但施家倫及李良汪認為,現時除承批公司、轉批給公司與博彩中介人以外,尚有俗稱「衛星娛樂場」的企業作為娛樂場經營實體,當中絕大部分為扎根澳門已久的本地企業。多年來,有關企業對本澳博彩業發展貢獻良多,特別在就業方面發揮著積極作用。根據業界統計,現時本澳20間「衛星娛樂場」僱員人數不少於7000人,加上酒店等配套設施,總共有不少於1.5萬名僱員。同時,「衛星娛樂場」周邊行業與商戶眾多,其存續與否直接影響不少行業與商戶的生存空間。因此,法案涉及「衛星娛樂場」的規範,不僅直接關乎有關企業的日後營運,更與大量僱員、周邊行業與商戶甚至多個商業街區造成直接影響。

  此外,過去諮詢文本當中,並未直接提及對「衛星娛樂場」的規範及處理,是否已取得包括業界、相關僱員,以及周邊行業在內的社會廣泛共識,當中還有不少值得商榷及完善之處。尤其倘「衛星娛樂場」日後不能繼續營運,以本澳目前經濟結構單一,加上疫情持續影響的情況下,將可能導致大量失業及周邊商戶無法經營等問題,以至相關家庭亦會造成連帶影響,對社會穩定產生不利因素。

  博企賺取厚利 與民分享成果

  施家倫及李良汪直言,遺憾的是,在一般性討論和表決的階段,提案人未有提出明確妥善處理的方向。他們指,在法案細則性討論階段,將繼續關注有關問題,並期望特區政府對相關內容作深入分析,尤其應接納社會各方意見,因應實際情況對「衛星場」作出妥善處理,減低影響本澳社會、經濟、民生等方面的風險。

  另外,議員鄭安庭、羅彩燕在聯合表決聲明指出:法案在支持博企經營博彩業的同時,也對博企提出更多要求,體現特區政府加強對博彩業的監管和引導,他們對此予以認同,但尤其關心博企未來如何落實社會責任,包括促進本澳經濟適度多元、支持本地中小企業發展、保護本地勞工權益等。他們希望,針對上述社會責任,政府應要求博企制訂詳細的投資計劃、採購計劃以及員工培訓計劃,並且寫入批給合同監督博企落實執行。同時,對博企上述計劃定期進行檢討,不斷改進完善。他們又認為,博企既然在本澳賺取大量利潤,那麼必須將部分利潤回饋於民,即透過履行社會責任,與本澳居民分享發展成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