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安隊通則釐清休班違紀定義

277

  【本報訊】立法會第三常設委員會昨日繼續審議《保安部隊及保安部門人員通則》法案。法案新文本新增條文清晰人員在非實際執行職務時的違紀行為定義,若行為涉及損害職務尊嚴、間接影響有關機構聲譽等,均可構成違紀。

  立法會第三常設委員會昨審議《保安部隊及保安部門人員通則》法案中第14至104條條文,保安司司長黃少澤列席會議。會後,委員會主席黃顯輝表示,現行制度即便無寫明休班,但作出相關行為都有可能涉嫌違紀。法案第83條有關違紀行為的條文中,新增「即使在非實際執行職務時作出」的內容,政府強調保安部隊人員對紀律操守的要求應更嚴格,有別於一般公務人員,針對涉及違規的行為,不論是否在執行職務作出,當局希望在現行處罰機制上具備更清晰法律條文。

  退休後違紀追溯期5年司警10年

  黃顯輝表示,委員會關注會否影響人員的私人生活,如何定義行為屬違紀?政府代表則引述學說和司法見解,這些行為包括是否損害職務上的尊嚴、間接地影響有關部隊,或令公眾對人員職務上的公正、道德產生強烈懷疑,縱使不在執行職務時作出,亦可能構成違紀。政府代表亦舉例指,在家飲酒不會違反紀律,但飲醉酒打人,遭到投訴,影響保安部隊聲譽,便很大機會構成違紀行為。

  至於退休後要否承擔紀律責任,黃顯輝引述政府代表稱,退休後毋需為所作的行為負紀律責任,但退休後仍要為在職時所作的違紀行為負責,追溯時效為5年,高於一般公務員的3年,司長更指,司警更是長達10年。

  對於政府嚴格提高保安部隊人員在非實際執行職務時的違紀行為要求,當局解釋是為回應社會訴求,委員會表示接受。黃顯輝強調,現時保安部隊人員在休班時若觸犯刑事,或違規,制度上都可以追究紀律責任,只是現行法律沒有寫明,如過去當局「警鐘長鳴」中有不少類似個案,現在政府是在法律上寫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