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金明:增罰金封場所遏非法旅館

456

  【本報訊】社會有聲音指出現時本澳《禁止非法提供住宿》法律制度對於非法旅館難以禁止及杜絕,希望透過刑事化加強阻嚇力。大律師何金明不認同行政處罰無法達到阻嚇作用,罰款20萬元不算輕,他認為需要從另一角度看待如何阻止以日租租住非法旅館,並研究可行措施,同時建議加強行政罰款的罰金及封閉使用場所的期限,以起阻嚇作用。

  早前立法會2019年度施政報告方針中,各司範疇對於非法旅館是否刑事化的討論爭持不下。何金明認為:對於有意見認為行政法規無法達到阻嚇作用持保留態度,當非法旅館被斷水斷電,對於一個沒有違法的業主是不公平的對待,罰款20萬元已不算輕,認為需要從另一角度看待如何阻止多人以日租租住非法旅館,並研究可行措施。與此同時,在刑事政策理論上,要以最少介入的原則規範刑事罪行,若要實現刑事化,則要清晰犯罪的結構要素,一是客觀事件是否存在非法旅館犯罪行為?如何犯罪?損害哪些利益等;二是主觀要件包括行為人在參與非法旅館中是否存在故意成分,作出法律不容許的行為。

  綜合上述主觀要件及客觀事件要素,他認為有困難去判斷及細化。他舉例:部分不動產租賃業務不是由業主處理,而是委託第三方或地產中介,在業主不清楚的情況下,地產中介的某些不正當行為是否構成刑事制裁的因果直接關係?甚至有時地產中介不是故意違法,而是往往租客再以非書面的租賃方式出租予他人;若不構成歸責條件,又如何阻止犯罪人作出有關行為?

   刑事無罪推定可輕罰簡易審理

  何金明又指出:刑事訴訟基本原則中的「無罪推定」,認為比起行政措施更加堅固,即是法院未作出最終判決之前,都不能夠認定被告犯罪,故不能查封有關私人財產,除非加入保全程序的強制措施(針對違法場所禁止出租)。因此,大多刑事機關不太支持刑事化,認為若衝破「無罪推定」原則,當即時附加保全程序後,待最後被告宣告無罪,對於其自身的名譽、財產使用權將會受到侵犯,故在未必有強而有力的補償制度下,對被告相當不公平。

  他又補充指,在符合簡易訴訟程序過程中,有關刑法處罰不能設於太過重,建議不超過3年,故建議非法旅館刑事化可採取較輕的刑事處罰,便可透過簡易程序即時審理有關案件,避免冗長的司法程序。他指出:若不加入保全程序,其刑事程序的效益可能比起現行制度較低,違反者可能繼續使用涉案單位,直至最終判決為止。

  非法旅館衍生罪案切勿標籤化

  對於坊間指出非法旅館衍生不少毒品、禁錮、黑工等刑事案件,近年更趨隱蔽性及擴散,故提倡以刑事化抵制。他認為「唔係非法旅館都會構成呢啲犯罪,唔能夠將非法旅館標籤化」;指出非法旅館的隱蔽性的確存在,質疑夜店亦會衍生毒品、賣淫案件,雖然亦有數據指出非法旅館涉及刑事個案的存在,但仍需考慮有否其他更加適合的措施規範。

  何金明最後指出:若不實行刑事化,建議加強行政罰款的罰金及封閉使用場所的期限,惟對於現時實行的斷水斷電等非理性化措施不太認同,認為若1個單位缺乏合理使用的情況,是否又符合《民法典》對於不動產使用經濟價值的體驗?若然查封超過半年甚至1年,會令外來投資者對本澳租賃市場失去信心及存有負面影響,故希望當局慎重考慮是否刑事化,汲納社會意見取得共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