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潤生指社會有共識重罰違駕

463

  【本報訊】政府正就修訂《道路交通法》進行公開諮詢,立法議員何潤生表示,過去幾年車輛增長迅速,但政府沒有同步提供足夠車位,故違泊問題不能一時三刻就可解決,建議暫緩調升違泊罰金,而對於社會已有共識加重超速、醉駕、毒駕罰則,政府應先行立法,以起到阻嚇作用。

  群力智庫中心昨舉辦論壇,探討訂《道路交通法》,立法議員何潤生、群力智庫中心副理事長陳家良、的士司機互助會理事長郭良順等出席及主講。

  泊位匱乏加罰金宜審慎

  何潤生表示,本澳交通實施情況是人多、車多、馬路窄,治安警近日公布交通違例數字達80多萬宗,當中絕大部分是違例泊車的。他認為主要是由於澳門經濟發展迅速,車輛增長非常快,但過去政府無提供足夠車位,合法電單車的數量僅得電單車數目的一半,故違泊問題不能一時三刻就可解決,調升違泊罰金的問題必須審慎,政府必須先想方設法增加泊車位,舊區中不少未利用的土地可建組裝式倉儲泊車位。

  何潤生續說,對於牽涉安全問題,尤其超速、醉駕、毒駕,社會早已有共識必須加重處理,已有共識的部分應先行立法,以起到阻嚇作用;但對於其他的違法行為如違泊、黃實線停車等,政府應暫緩修法。

  應根據實際引入扣分制

  對於文本提出探討引入「扣分制」的問題,何潤生認為,引入「扣分制」可以對駕駛者起到提醒、阻嚇及教育的作用,但必須要根據本澳的實際情況來釐清哪些違法行為應該或不應該扣分。

  他指出,政府在執法上亦應配合「扣分制」的實行,如利用電子監控系統輔助執行扣分制,以免出現執法者與違法者之間的拗撬,接下來社會可探討扣分制的實際內容和執行細節。

  陳家良認為,嚴重違法行為如醉駕、毒駕「一宗都嫌多」,社會對於加重刑罰、提高阻嚇力都有共識,故認同應先就有關問題先修法。陳家良又指,社會普遍關注對於輕微違反行為如衝紅燈、逆駛等的處理,除了引入「扣分制」外,法律本身對於「纍犯」的定義亦值得探討,例如是次衝了紅燈,下次逆駛,這樣將來都屬纍犯,希望政府能清晰纍犯的定義,並提高刑罰。

  陳家良續說,對於嚴重的違法行為毋需使用扣分制,因法律已有監禁、停牌等規定,而行政違法行為亦不應被列入扣分制當中,因本澳有自身的特殊情況,可以將輕微違反引入扣分制。

  另外,郭良順反映,不少的士司機反對「扣分制」,因本澳大部分道路是「黃實線」,若將「黃實線」上落客列入扣分制,的士司機1日內就可被扣至零分。他又促請政府先做好交通配套再修法,否則在市民無條件守法下推出新法就等同「惡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