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居留目標引專才毋需闢新制度

177

  【本報訊】政府推出優才科才先導計劃,又強調新計劃有別於現時貿促局的居留制度。議員李靜儀直言,如果同樣以居留為目標引入專才、優才,根本不需另闢新制度,政府當務之急應集中精力優化原有制度彌補不足和漏洞,如果政府認為貿促局現有的居留制度不能為澳門引入所需要的人才,那就應從整體檢視本澳居留政策,研究是否仍需要保留現有居留制度,並革新整個制度。

  李靜儀批評說,至今政府仍未能解釋優才計劃如何有別於現行貿促局的兩個居留計劃,一般地區在引入外地人才方面只會有兩套政策,分別是就業政策和居留政策,澳門本身亦是如此,只是現行相關政策制度的細節、標準、內部指引、流程等出現問題和漏洞,以致未能如預期為本澳引入發展所需人才。

  政府強調參考香港做法,惟香港也只是分就業和居留兩方向引入專才,且會就經濟發展需要不斷對人才引入制度作出調整,且會因應輸入不同的專才制訂不同計劃,舉例如科才人員方面,香港會要求獲得名額的公司,要聘請3個本地人,1個是實際的從業員,兩個培訓實習生,以外地科才帶教本地人成長;若是其他專才,就會有另外的要求,但其他同樣性質是就業方向的引入專才,不具有居留權,只是針對性輸入不同類型專題人才時,會制訂不同要求和標準。

  檢討居留政策提升門檻監察機制

  居留制度方面,香港則是優秀人才入境計劃,並沒限定只輸入某一類型工種人才,每年入境處透過諮詢委員會,制訂人才引入清單,再對每年重點要引入的專才增加一定配額,以地區需要哪類專才為主導,審批時除設有計分制,還要聽取諮詢委員會意見再擇優取錄,「就算呢個地方需要好多科創人才,又好多人嚟申請,但人哋香港都唔會全部要晒,重要睇人哋有無在國際得過獎、有過乜研究成果、成功產品等。」申請人獲批後,不一定先要有僱主聘請,但入境處要求相關人士進入香港後,在限定時間內要提交已到香港定居的證明,包括找到工作或實施自己的發展計劃等,要提交符合自己專業的聘用證明,否則入境處不會延續居留簽證。

  李靜儀指出:今日澳門要解決的,是集中精力優化原有制度彌補不足和漏洞,或者整體檢視澳門未來如何保障輸入人才制度可以引入真正人才。如果政府認為貿促局現有的居留制度不能為澳門引入所需人才,那就應從整體檢視本澳居留政策如何變革,研究是否仍要保留現有居留制度,若有需要,則研究如何令制度更嚴謹和用甚麼門檻、如何甄選人才、有何機制監察等。

  她直言,同樣以居留為目標的引入專才、優才,不需另闢渠道,而應在現有居留制度中予以完善,包括要制訂輸入人才的清單、計分制度、遴選標準、設立獨立評審委員會,若社會發展需要甚麼人才,便在計分制度中調整綜合計分制及成就計分制標準。

  以企業主導可准僱主輸專業外僱

  李靜儀強調,現時貿促局的技術移民制度沒有人才清單,也沒有計分制,是否人才,由貿促局人員說了算,於是過去透過這種制度輸入的「人才」,很多都不是澳門發展所需要,政府近年聲稱澳門金融、中醫藥、中葡雙語人才緊缺,但貿促局批准的居留申請數字中,上述人才比例不多,酒店、文娛、博彩業這些本澳不缺的人力,貿促局卻輸入不少,廉署甚至揭發有人提交不是應有的學歷證明,或是長年不在澳門,廉署最近揭露有人在審批過程中涉職務犯罪,這就反映貿促局人員裁量權過大,存在漏洞及容易違規,這些都急需杜絕。

  她又希望政府要搞清楚,澳門發展過程中所需要的人才,未必需要透過居留制度引入,現時在輸入外僱制度上,有專業外僱類別,政府要清楚,若為滿足本地企業的人才需求,應以就業方式容許僱主輸入專業外僱,這是以企業為主導的暫時引入人才政策。惟現時在外僱輸入制度上,專業外僱輸入制度也沒有完善,引伸到技術移民制度審批都出現問題,過去只要按企業某部門主管職銜,這些專業外僱便可以透過僱主申請技術移民,成功取得居留權。為此,未來政府在革新現有居留制度的同時,亦要完善專業外僱審批制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