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通局應加強管理輕軌角色

頻繁事故影響公眾信心 打破間接管理港鐵局面

219

  【本報訊】輕軌自去年12月投入服務後事故不斷,但都被分類為運營事件並歸檔處理。議員梁孫旭指出:輕軌氹仔線每年的開支分分鐘高於巴士服務的10億元補貼,政府軌道交通屬新手,對港鐵管理更見被動,由於現時輕軌管理存三角關係,很多時交通局都不能直接對港鐵作出管理,為此,他認為政府有必要進一步強化交通局對輕軌的管理角色,打破現時只能需要透過澳門輕軌公司間接管理港鐵的局面。

  日前輕軌1架列車由運動場站駛至排角站時出現重大故障滯留在軌道上,經處理後目前停在路氹西站,由於列車佔據1條軌道,故障發生後,列車服務只能單軌雙向行駛,來往海洋站至氹仔碼頭站列車服務維持每18至24分鐘1班。 暫時未知故障起因。 梁孫旭認為,雖然事件未有造成任何傷亡,也沒有對周邊公眾和環境造成影響,但輕軌投入運行至今先後發生多宗事故,頻繁的事故既影響居民出行,更影響公眾對輕軌的信心。

  打破三角分立 優化輕軌服務

  日前事故發生逾1小時後方透過傳媒通報輕軌發生事故,梁孫旭指出:根據現行法律,交通局為負責監察輕軌安全的實體,澳門輕軌公司則負責營運和提供客運服務的實體,它又把管理、營運、維護等服務外判予香港港鐵公司負責,由於現時輕軌的營運和監管存在三角關係,令交通局對輕軌的監管存在間接性問題,倘發生事故,交通局只能透過澳門輕軌公司,向港鐵進行間接對話,港鐵則首先向澳門輕軌公司匯報,再由輕軌公司上報交通局,層層上傳下達,費時和拖延了通報事故時間,交通局未能如現時巴士服務一樣, 直接主導和直接管理兩間巴士公司,和兩間巴士公司溝通。

  推輕軌賞景遊 增加乘客人流

  另一方面,據交通局網頁公布輕軌通車至今發生的4宗事故中,全被分類為運營事件並歸檔處理,沒有就事故對相關營運公司作出檢討、警告和責令其作出改善的要求,變相營運公司毋需承擔任何責任,難以引起營運者的重視,因應現時本澳現實情況,未來有必要打破三角分立的局面,強化交通局對輕軌系統的監管角色,特別應對營運者提出改善要求,以及加強對營運公司的監管,從而優化輕軌的服務。

  至於輕軌載客量低的問題,梁孫旭表示,去年政府預計輕軌投入服務後每日有2萬人次的日均載客量,惟今年以來日均載客量只有1100至1900人次,與當局的期望存在很大落差。巴士的日均載客量卻由疫情初期的21萬人次,回升至50萬人次。輕軌氹仔線在目前條件局限下未能發揮很大公交作用,但輕軌氹仔線每年的開支分分鐘高於巴士服務的10億元補貼。政府以58億元把輕軌的營運外判給港鐵,為期80個月,此外,政府每年還要額外支付4000萬元的電費和輕軌公司營運費。

  他又提到,按政府和港鐵簽訂的合約,當局沒有訂定服務費和客流量掛鈎的機制,所以導致即使輕軌載客量低、縮減班次、甚至停駛,政府仍要按合約支付相關費用。2019年港鐵在澳門輕軌線的營運收入高達9.49億元,扣除6.87億元的支出,淨收入達2.6億元,利潤非常豐厚。從社會責任角度,港鐵在服務、本地人員培訓方面應做得更好。例如服務方面應想辦法吸引更多人乘搭,輕軌沿線景色非常優美,未來重開自由行時,可針對內地旅客推出輕軌系統遊,增加客流量和增加澳門旅遊元素。

  梁孫旭透露,去年至今他收到不少對港鐵公司的投訴,指內部管理不善、人員晉升、員工政策等存在不少問題,輕軌在澳門屬新事物,澳門沒有相關管理人才,需要靠外援推行管理和維護,澳門輕軌公司對港鐵的管理,可謂外行人管內行人,很多事都要靠港鐵自律和自發做好。

  他指,現時在疫情期間,載客量不多情況下,港鐵應利用這個機會,多培養本地員工,提升人員的技能和優化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