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交之窗)中國不懼外部勢力就香港國安法發出的恫嚇

482

  中國十三屆全國人大三次會議通過《關於建立健全香港特別行政區維護國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執行機制的決定》前後,少數外國政客借題發揮,肆意干涉香港事務,引起中國人民強烈憤慨。

  美國總統特朗普宣布,將開始取消在貿易和執法方面給予香港的特殊待遇。這是赤裸裸的恫嚇威脅。眾所周知,香港單獨關稅區地位的法律基礎源自世貿組織協定,是經中國政府同意,通過《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確認,由世貿組織多邊規則確立,獲得其他成員認可的法律地位,不是來自某一成員的單獨賦予。美國在香港有8.5萬名公民、1300多家企業,近300個地區總部和400多個地區辦公室,幾乎所有美國主要金融企業都在香港營運,美國對香港貿易順差在過去10年間累計達2970億美元,位列美全球貿易夥伴首位。如果美國無視國際關係基本準則,依據其國內法採取單方面措施,既違反世貿組織規則,也不符合美國自身利益。

  美國做法是最典型的「世界馳名雙重標準」。美國自身的國家安全立法五花八門,動輒以國家安全為由,阻撓、打擊外國與美的經貿、人文交流,卻「嚴以待人,寬以待己」,在香港國家安全立法上橫加阻撓。美將所謂的「港獨」和黑色暴力分子美化為「英雄」、「鬥士」,而將美國國內抗議種族歧視的民眾稱為「暴徒」。美國甚至要求聯合國安理會就此舉行視頻會議,忘記了安理會的職責是維護國際和平與安全,香港國家安全立法問題根本不屬於安理會職責範圍。不干涉內政是《聯合國憲章》的重要原則,違背這一基本原則的任何圖謀只能是失道寡助,註定徒勞。

  美國國務卿蓬佩奧發表聲明稱,中方把國家安全立法強加於香港,削弱了香港自治與自由。此言罔顧事實。香港是中國的一部分。香港回歸祖國後,中央政府堅定不移貫徹「一國兩制」和基本法,香港依法享有高度自治和保持良好法治。香港發生「修例風波」以來,「港獨」、「黑暴」、「攬炒」等活動對國家安全已造成現實危害,嚴重觸碰「一國兩制」原則底線。全國人大有關決定,目的是防範、制止和懲治危害國家安全的行為和活動,絲毫無損香港的高度自治和廣大市民享有的比回歸前更廣泛的權利和自由,相反,它將使「一國兩制」的根基更加牢固。

  美國、英國、澳洲、加拿大4國外長發表聯合聲明稱,中國全國人大有關決定違背《中英聯合聲明》所規定的國際義務,損害「一國兩制」框架。這純屬無稽之談。隨著1997年中國恢復對香港行使主權,《中英聯合聲明》中所規定的與英方有關的權利和義務都已經全部履行完畢。中國政府治理香港特別行政區的法律依據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和香港基本法。有關國家沒有任何法律依據、也沒有任何資格援引《中英聯合聲明》對香港事務說三道四。

  英國首相約翰遜稱,將修改有關持有英國國民(海外)護照的香港居民前往英國的規定。英國這個時候想起關心香港居民,顯然別有用心。英方曾明確承諾不給予持有英國國民(海外)護照的香港公民在英居留權。根據中國全國人大常委會《關於<中華人民共和國國籍法>在香港特區實施的幾個問題的解釋》,所有香港中國同胞,不論其是否持有「英國屬土公民護照」或者「英國國民(海外)護照」,都是中國公民。如果英方執意單方面改變有關做法,不僅違背自身立場和承諾,也違反國際法和國際關係基本準則。

  全國人大高票通過決定時,會場響起長時間熱烈掌聲,香港逾200萬市民簽名支持全國人大涉港決定,這表明香港國家安全立法是大勢所趨,人心所向。塞爾維亞總統武契奇、俄羅斯外長拉夫羅夫、法國總統外事顧問博納、柬埔寨副首相賀南洪、吉爾吉斯斯坦外長艾達爾別科夫、菲律賓外長洛欽以及緬甸、老撾、斯里蘭卡、孟加拉、朝鮮、伊朗、敘利亞、坦桑尼亞、津巴布韋、塞內加爾、尼日爾、馬里、塞浦路斯、哥倫比亞、阿根廷等多國政要以不同方式表示對中國全國人大決定的支持。有全國人民包括港澳台同胞的堅決擁護,有國際社會有識之士的廣泛支持,我們堅信,香港國家安全立法一定能夠順利完成,從而為保障香港長治久安繁榮發展打下更加堅實基礎。

  龔 新(逢周三刊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