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行業兩工種最低時薪升至32元

485

  【本報訊】立法會細則性通過《修改〈物業管理業務的清潔及保安僱員的最低工資〉》法案,會上議員主要關注最低工資檢討期時限可否趕上通脹。列席會議的經濟財政司司長梁維特回應指,最低工資的計算是由法律生效起,如社會覺得機制需要再科學或更多指數去支撐等,在日後討論全面最低工資時可以一啲研究。法案通過後將於9月1日起實施,屆時一行業兩工種最低時薪將調升至32元,政府預計約有8500名僱員受惠。

  《修改〈物業管理業務的清潔及保安僱員的最低工資〉》法案,建議一行業兩工種最低工資,由現行的時薪30元調升至32元;日薪由240元增加至256元;月薪由6240元上升至6656元。

  立法會在細則性討論期間,議員梁孫旭質疑是次最低工資金額調升幅度過低,不符經濟情況和客觀環境,基層僱員未能合理享受經濟成果。

  議員指升幅未追上通脹

  梁孫旭又指,最低工資起始金額低,缺客觀科學數據,由30元升至32元,升幅6.7%,但30元的金額自2013年6月首次提出,至2016年間通脹幅度超過兩成,因此最低工資的增幅未能追上通脹,促請政府思考最低工資問題時要全面和科學。

  議員李靜儀強調,是次法案的立法意義,是防止僱員工資過低,但最低工資金額的檢討和調升有滯後拖延,令金額不能適時調整,她問及法案當中的每年一檢機制如何實行?議員吳國昌認為,將來對最低工資檢討機制,最理想是將最低工資與維生指數掛鈎,呼籲政府考慮。

  勞工局副局長吳惠嫻回應表示,調升一行業兩工種最低工資的計算方式是根據行業收入變化、行業成本、消費物價指數等因素得出,舉例法律生效至2018年本澳累計通脹6.67%,在2018年的檢討工作已考慮到消費者承受能力,勞資雙方權利義務比重等,因此建議把一行業兩工種最低工資時薪調升至32元,而今年的檢討工作正在起動。

  法案各條文經逐一表決,獲細則性通過。工聯4名議員李靜儀、梁孫旭、李振宇、林倫偉在聯合表決聲明中表示,政府對於最低工資金額的檢討機制仍不夠清晰和明確,程序緩慢,顯然不符合制訂最低工資制度以及規定須每年檢討的原意,促請政府依法嚴格執行每年檢討規定的同時,亦須盡快建立一套適合本澳實際情況、科學合理的機制和準則。

  議員宋碧琪在表決聲明中表示,一行業兩工種的最低工資實施後,大廈管理費平均增幅超過20%,推高全年通脹率0.24%,全澳小業主就成為最終的埋單者。她認為,作為庫房水浸的特區政府實不應將照顧低收入居民的責任轉嫁居民,拿全澳小業主來開刀。

  為此,她促請政府有關部門多一些支援給業主會及物管公司,以防大廈出現管理真空,保障居民的居住權益。